大灾变

第1030章 血色天龙

第一千零三十章 血色天龙

就算是那十几头实力达到场域化的怪物,在听到这道龙吟之后,尽管不像那些实力稍弱的怪物那样爬在地上不敢动弹,但也是惊恐的大叫一声,顾不上再攻击华夏城,扭头像是发疯似的跑开了。

留下华夏城那无数张惊愕的脸庞,迷茫的四处观望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就在这时候,一头火焰麒麟突然冲天而起,来到了天空中,麒麟身上,坐着一名浑身布满火焰的男人,脸上满是冷毅刚裂之色,冷喝一声:“杀!”

叶湛不知道发生在华夏城的事,也没有没有想过,此时他正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望着眼前的血色天龙,眼中满是疑问之色。

这尊血色天龙悬浮在叶湛的身前,比叶湛脑袋稍大一些的龙头,静静的盯着叶湛的双目,脑袋后面的龙身盘踞在一起。

吸收了那么多的天龙本体血液,这头血色天龙和之前的比起来,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,虽然体型还是和以前一样,但是看起来却仿佛是真正的活物一般。

此时被这头血色天龙盯着,叶湛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,仿佛面前鮌的时候一样,这尊血≈色天龙明明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,但是看着它,叶湛却就是忍不住心中不安起来。

若这头血色不是叶湛亲手构建出来的,叶湛甚至怀疑此时悬浮在他面前的是一尊真正的天龙。

不过如今,这尊血色天龙却是完全脱离了叶湛的掌控,甚至叶湛已经失去了对这尊血色天龙的控制,就连之前留在天龙身体内的劲气能量和精神能量,也是全部中断的联系,根本无法控制,更别提控制着这尊天龙向人形转变了。

这一切,让叶湛感觉到非常的不解,明明只是构建一个虚拟的天龙虚影罢了,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?

难道是天龙心脏太过强大,只要诞生出来就会拥有灵智不成?若是这样的话,天龙一族未免太恐怖了一些,只要随便捏出来一个天龙虚影,立刻就会有一尊天生出生,那样的话,恐怕大千宇宙,早已经被天龙所统治。

但是若不是这样的话,那眼前的一切又如何的解释?这尊血色天龙的眼神,实在是太过有神了一些,叶湛清楚的记得,刚开始这尊天龙虚影构建出来的时候,双目没有任何的神彩,甚至连动一下都不会。

而现在,这尊血色天龙的双目,却是充满威严,那淡然的,平静的如深渊一般双目,甚至叶湛都有些不敢直视。

不过叶湛却是强撑着自己,逼着自己一直和这头血色天龙对视着,开玩笑,若是连自己构建出来东西都不敢正视的知,他叶湛还是叶湛么?

别说是这一头血色天龙,就算是主宰降临,叶湛也会毫没有丝毫惧意的和主宰对视

一人一龙,就这样互相盯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中间两方没有任何一个人动一下,仿佛变成了两座石雕一般。

就在叶湛快要沉不住心的时候,血色天龙突然开口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“嘎?”叶湛眉头一凝,脸上满是不可思议,这家伙,竟然真的开口说话了,这实在是已经超出叶湛的认知范围,自己到底造出来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。

“你,你是……?”叶湛紧皱着眉头,试探着问道。

“你现在就在我的身体里,难道认不出我来么?”血色天龙淡淡的说道。

“什么!你是天龙陛下?那你怎么跑到我构建的天龙虚影里面去了?”叶湛脸上满是惊讶之色的问道。

血色天龙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我是天龙,但是也不是,我只是天龙仅存的一丝精神能量罢了,若是不出意外,可能一年后就要彻底消散,而天龙躯体也将会魂归宙宇,而我,也一直在天龙身体里面,等待彻底消散的那一刻。”

叶湛点了点头,前世的时候,确实是大灾变第三年的时间,秦岭天龙飞天而起,现在叶湛已经非常确认,前世的时候看到的那尊飞天的天龙,只是为自己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葬地罢了。

“那为何你不想办法复活呢?以你的本事,哪怕只是剩下一丝精神能量,应该也能重新复活的啊?”叶湛疑惑的问道,天龙以前的巅峰实力叶湛不知道,但是肯定比巴尔要强上许多倍,而巴尔在将死之际,凭借着一缕精神能量也是成功复活,更别提实力恐怖的天龙了。

血色天龙摇了摇头,无奈的道:“天龙和人类不同,人类的精神能量离开身体,依然可以生存,但是天龙却不可以,龙之所以强大,全部依赖于它的身体,而天龙的身体,早已经死去,灵魂也早已经泯灭,而我,只是天龙死亡之后的一缕执念罢了,根本无法控制得了天龙躯体。”

“所以在看到我构建的天龙虚影,就钻进了里面么?”叶湛皱着眉头问道。

血色天龙点了点头道:“对,离开这具天龙躯体,我必死无疑,而不离开,最后也将会消散,而你构建的天龙虚影,一来就在天龙的躯体内,我不需要离开,二来同样是天龙形体,对于我来说,可以说没有更适合的躯体了,有了这具躯体,我就可以离开天龙躯体,甚至有嘲一日,唤醒天龙本体。”

“唤醒的是你自己,还是真正的天龙?”叶湛疑惑的问道。

血色天龙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道:“我就是天龙,天龙就是我,虽然我是天龙死亡之后的执念所化,但是依然是天龙,而你所说的那个天龙,已经死了,永远的消失在了这片世界上。”

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”叶湛叹了一口气道:“看来天龙是真的死了,永远不可能再回来,而你,是一个全新的存在

。”

血色天龙点了点头道:“是的,你可以这么理解,就算有嘲一日我顺醒天龙本体,唤醒的也是它的躯体,那个天龙,依然是我,所以,我才要谢谢你,是你给了我重生的机会。”

叶湛双目一眯,神色郑重的道:“那么,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,就占据我的东西,据为已有,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