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灾变

第1084章 把人给我带回来
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把人给我带回来

叶湛听到这道声音,扭头一看,赫然正是夏姬和玉思琪二女从外面跟着走了进来。

而在这两女身后,却是跟着垂头丧气的曾诚,还有仰着脸的党菲。

看这四人风尘仆仆的样子,身上到处都是破损,很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打斗,应该是修炼刚回来。

曾诚一走进屋子,就赶紧向叶湛使眼色,示意叶湛赶紧离开。

叶湛呵一笑,把两个孩子放到地上,然后拍了拍两个小家伙的头,抬头说道:“怎0容光焕发么,看到我回来了,不欢迎一下?”

“娘,快救我,这怪叔叔刚才打我,还说要把我们的房子给拆了!”

叶良辰脚刚一落地,立刻朝着夏姬撒腿就跑,边跑边惨叫着,而叶美景则是低着头,小嘴吮着手指头,一副乖宝宝的样子。

听到叶良辰的话,叶湛眼前一黑,差一点再次暴走。

这小混蛋,刚才说话那么好听,一口一个爸,现在倒好,转脸就把自己给卖了。

“小子,你过来!”叶湛冷着脸道。

“哇!”叶良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抱着夏姬圆润的大腿,大声喊叫道:“娘,怪叔叔又要打我了,快救我啊!”

夏姬双目一瞪,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被欺负,哪里能容得下去,就算是这孩子的老爹那也不行,俏脸寒霜。

“你敢再说一遍?你还有本事了啊?一声不吭跑了这么长时间,回头还耍起威风来了哈?”

叶湛暗中抹了一把汗,不好意思的道:“那个,我现在不是回来了么?”

“爱去哪去哪,你丫死外面最好,我儿子不需要爹!”

叶良辰皱着鼻子,瞪着叶湛嘿嘿一笑道:“就是!”

后面的玉思琪站着不吭,脸上满是冰霜的盯着叶湛,仿佛要把叶湛大卸八块一般。

叶湛心中一阵无语,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,不就是几个月没露面么,犯得着生这么大气么,仿佛老子在外面偷了腥似的。

“那个,你们是不是吃火药了?怎么一个个跟火药筒似的?我还没问你们呢,把这么三个孩子扔这里,没人理没人看的,伤着碰着了怎么……办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叶湛的话轻顿了一下,随后嘎然而止,脸色铁青的盯着叶良辰,愣是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。

只见此时的叶良辰,正走到一张桌子旁,仿佛是瞌睡了一般摇摇晃晃的,一头撞到了那张桌子上,好好的桌子,直接被叶良辰的脑袋撞的粉碎,而叶良辰的脑袋上愣是连红都没有红一块。

叶良辰摇了摇脑袋,回过头来,脸上满是迷糊之色的看向叶湛,随后憨厚的呵呵一笑,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叶湛一拍额头,脸上满是无语,此时此刻,他多么的想抽出大毁灭之剑,冲着叶良辰大吼一声:“妖孽,看剑!”

他倒是忘了这两个小家伙都是妖孽一般的存在,什么伤着碰着这种事,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两个小混蛋的身上,纵然现在叶湛把这两个小家伙从几十层高的楼上扔下去,估计这两个小家伙落到地上之后还能继续玩泥巴。

“我……我有点头晕,让我先休息一下!”叶湛捂着脑门,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,只是,以他现在这身子骨,就算是把华夏城撞碎,也根本不会受到一点的伤害。

后方的曾诚看到这一幕,伸出捂着自己的脸,仿佛是已经不忍心看下去了,招了招手,悄悄的向曾锦龙使眼色,让他出来,想要带着儿子离开这片是非之地。

曾几何时,威震天上地上的华夏城首领叶湛,现在却是被几个女人逼到如此地步,也算是天上地上独此一家了。

只是这爷俩刚走两步,就被常菲硬生生给拽了回来,强迫着他们继续看下去。

遇到这种事,曾诚也是预哭无泪了,这常菲是给他打预防针呢,要是自己敢像叶湛一样,曾诚绝对相信常菲绝对比夏姬要彪悍十倍。

“刚回来就想休息?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,怎么不说了?继续说下去啊!”夏姬双手掐腰,一副斗鸡样子的盯着叶湛,盛气凛然。

叶湛仰头默默望天,最后咬了咬笑,微微一笑道:“那个……这件事情咱们待会再说,夏姬,思琪,是我对不住你们,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是我这个做爹的没有尽到责任,不过你也知道,我离开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……”

事到如今,叶湛也只能采取转移话题的的战略方针,先把这件事情拖过去再说。

只是话还没说完,就再次被夏姬给强势打断。

“你还知道你对不起我们啊?当爹的责任你没尽到,当老公的责任你就尽到了?呵,今天老娘才算是知道你天天出去干什么去了,倒是好算计,把我们娘几个扔家里,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。”

叶湛眉头一皱,说道:“那你想怎么着?孩子都在旁边看着呢,话不要乱说,看你们把孩子都带成什么样了!”

这两个孩子捣蛋的性子,离不开夏姬和玉思琪这两个当父母的教导,正常的孩子,绝对不可能这么能折腾人。

夏姬点了点头,掐着腰来回徘徊了两圈,随后说道:“好,你是认为我在无理取闹对吧?好,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,思雨!”

“到!”

管思雨高声回应一声,随后麻利的关掉了电视机,一溜烟的跑了过来,丝毫没有面对叶湛时候那种爱理不理的模样,什么耽误看电视什么的,根本就不是事。

“去把人给我带回来!”夏姬大喊一声,颇有一种指点江山的味道。

“遵命!”

管思雨答应一声,麻利的冲了出去,根本没有怀孕数月的孕妇那种慵懒的样子,反倒像是百米冲刺的运动员一般。

叶湛皱了皱眉头,挠了挠后脑勺,有一种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,不过现在事情不明的情况下,叶湛还真不敢说什么,以免泄漏了什么不好的机密。

虽然叶湛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但是若是因为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,再被这几个女人抓住了小鞭子,那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