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灾变

第1088章 人情

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人情

“不!”

听到叶湛冷然的话,五人全部凄惨的大声喊道。

但是叶湛却是根本没有再理会他们,而是直接伸出手,毁灭领域能量一震,一股诡异的能量瞬间包裹五人,紧接着,五个活生生的人瞬间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“走!”

处理完了五人,叶湛率先向大牢深处走去,刚才那番话,不仅是向那五名囚犯说的,同样也是对周云升,以及身后的其它人说的,在这件事情上,叶湛一视同仁,不会对任何人留情。

看到叶湛毫不留情的击杀五人,周云升等人全部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,相互看了看,眼中满是心悸。

原本他们以为叶湛看在熟人的面子上,会网开一面,放这些人一条生路,但是现在看来,叶湛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留着他们。

看来,这些人这一次是真的惹怒了叶湛,要不然叶湛怎么会如此毫不留情,不过这件事也为他们敲响了警钟,有些事可以做,但是有些事,绝对不能做,任何人都是一样,若是持宠而娇,最后会连宠都彻底失去。

只有玉思琪知道,其实叶湛是刀子嘴豆腐心,若真是他的兄弟出事,他肯定比谁都要急,若是真有人伤了曾诚,不管任何理由不管任何人︽』,..,叶湛都会为他挺身而出。

看了看已经走出很远的叶湛,几人赶紧追了过去。

很快,叶湛就来到了地牢的最深处,关押迈伦的牢房前。

相比于那五名进化者,迈伦的待遇显然很不同,此刻迈伦正坐在一张板凳上面,脸上满是沉思之色的望着外面,赫然是一名实力达到劲气物质化高阶存在。

华夏城能担任大统领之位的,全部都需要实力达到物质化中阶以上,而且整座华夏城,都只有一百名,由此可见迈伦在华夏城中的地位,这样的人,若是为恶,恐怕很大一部分人类进化者都要受害。

刚才外面那五人的惨叫,他也听到了,但是却无能为力。

看到叶湛,迈伦赶紧站了过来,随后直接向着叶湛跪了下去,喊道:“见过叶首领。”

与此同时,周云升等人也跟了过来,看到牢房里面的凳子,赶紧向叶湛解释道:“叶哥,能限制物质化巅峰存在的东西,咱们城里根本没有,而且你也知道,实力达到物质化,可以自己弄出任何的东西。”

叶湛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,他自己都是从劲气物质化实力走过来的,知道物质化存在的本事,别说一把凳子,若是需要甚至连一个女人都能够弄出来。

“知道我这次来的目的么?”叶湛冷声问道。

迈伦点了点头,“知道,是因为我滥用职权,有错在先,任凭叶首领处罚,只求叶首领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,只是那五人,是我在这座城池里面最要好的兄弟,有着过命的交情,相信叶首领也有自己的兄弟,看到他们遇到危险,又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?”

自从迈伦知道那三个女人是叶湛的女人,他就知道自己犯上事了,尤其是刚才听到叶湛亲手杀了那五人之后,迈伦更是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的危险,不过早在之前,他就已经想到了许多种应对策略,来达到挽救自己的办法。

比如利用牢房里面的守卫,让他们通知自己的叔叔,只要自己的叔叔肯出手,自己就能高枕无忧,只是这些守卫别说帮他通风报信,就算是正眼看他一眼都没有,更别说理踩他了。

之后他还准备和叶湛拉关系,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不止一次的和叶湛并肩战斗过,只这一点,叶湛就不可能下得了狠手,也正是因为这个,所以周云升才会一直把他留到现在。

不过当刚才迈伦听到外面的那五声惨叫之后,知道扯关系根本救不了自己,所以改而利用柔情攻略,想要利用人的本性,引起叶湛的同情心,打动叶湛,让叶湛放过自己。

“我不会有这样的兄弟,这样的人也做不了我的兄弟,只配做我的手下亡魂。”叶湛神色冰冷的道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窍一斑而见全貌,能和叶湛称兄道弟的,都是真性情之人,就算是心计非常深的周云升,内心深处也是那种真性情之人。

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见识到重伤的赵忠之后,不顾一切的陷入暴怒,当街殴打周围的那些城卫军。

迈伦听到叶湛的话,脸色一变,不过随后镇定下来,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:“看来叶首领今天是不肯放过我了,也罢,我只求能在临死之前,见上我的叔叔亚利一面,报答他的养育之恩,要不然我死不瞑目。”

“亚利?”叶湛皱头一皱,很快就在记忆中找到了此人,华夏城守护神,实力达到场域化高阶存在,在整座华夏城中也算是屈指可数,具有非常高的话语权,所说的话,就算是刘景都不能漠视。

叶湛这么知道为何迈伦敢如此大胆,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,就敢颠倒黑白,甚至直接罢免赵忠的职务的能力,原来是拥有一个如此强力的后台。

随后叶湛的脸色一冷,淡淡的道:“你是想把亚利叫过来,然后为你求情么,好,那我就把他喊过来!”

说完,叶湛伸手一挥,面前的空间轰然塌陷,随后叶湛直接把手伸进了里面,再出来时,手上提着一个人,此人脸上满是惊恐之色,拼命的抵抗着,但是却根本无济于事,被叶湛直接从里面拖了出来,正是迈伦嘴里面的亚利。

亚利看到是叶湛,这才震定下来,随后向叶湛行了一礼,“见过叶首领。”

“叔叔,恕迈伦以后不能再侍奉您老人家了,侄子做了错事,理应被叶首领处死,侄子死不足惜,只是可怜要让您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”迈伦看到亚利,直接大声哭着向亚利道,仿佛在交待后事,

亚利脸色一变,紧张的向叶湛道:“叶首领,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放孩子一条生路,这件事我也听说了,孩子还小,不懂事,难免会做一些不好的事情,有什么过错,您冲我发泄,不要跟一个孩子一般计较。”

“哦?那若不是我,换一个人,敢向你发泄么?你也活了上万年了,迈伦的年龄至少也要八千岁往上了吧?这样一个人你给我说孩子小不懂事?连三岁娃娃都明白的道理他会不知道?”叶湛冷声问道。

“不是这个意思,您听我解释叶首领,迈伦的过错,一大半责任在我管教不好,您有什么气,冲我身上发泄,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怨言,能孩子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亚利脸上满是请求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