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灾变

第1150章 叶湛的质问

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叶湛的质问

“他真的没死,原来他真的没死!哈哈……”叶湛心中非常的兴奋,甚至兴奋的想要大吼出来。

之前叶湛就猜测到可能这家伙不会那么容易死,但是却一直止步于自己的猜测,根本没有遇到对方的真身。

但是现在,这头青牛的出现,却是让叶湛证明了,对方真的没死,一直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如此说来,自己并不是孤军作战,还有鮌,还有青牛的主人,他们都是走在最前面的人,这一路上,自己并不寂寞。

叶湛被青牛咬住枝干,不知道要被叼到哪里。

青牛的速度很快,甚至快到叶湛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地步,根本看不出已经跑到了哪里,叶湛自己的速度虽然很快,但是和这头青牛比起来,简直像是龟速。

叶湛虽然想过挣脱青牛的牛嘴,但是奈何受伤太重,再加上本身已经变成了一颗毁灭之树,根本无法摆脱青牛。

刚才宣武将军等人那一击,叶湛硬生生承受之后,整棵毁灭之树都差一点被轰爆。

若不是青牛出现,叶湛敢肯定自己下一次绝对要死。

脑海中的意识越来越模糊,叶湛知道这是自己消耗太大的原因。

尽管叶湛努力让自己/保持清醒,但是随着青牛的不停颠簸,不一会儿,叶湛就彻底丧失了意识,昏迷了过去。

当叶湛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巨大的草原上。

“我这是在哪里?”叶湛惊声道,想要努力抬起腿站起来,但是却没有任何用处,这才陡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棵大树,一直都是站立状态。

“小友,醒了?”

一道淡淡的声音,突然从叶湛的身后传了过来。

叶湛神色一惊,能在他不知不觉出现在他身后,这种事,对于他来说,简直是太可怕了,赶紧转过身。

只见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,脸上挂着平淡的笑容,看起来很是平凡,正骑在一头青牛上,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。

不过只看了一眼,叶湛就认出了对方,正是当初在世外天见识到的那个骑青牛的老者。

“敢问前辈是……”叶湛问道,想要拱手,但是却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手了,只有光秃秃的树干。

“呵呵,不用客气了,你想如何称呼我都行,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叫什么。”白袍老者笑着说道。

叶湛眼神一动,不过紧接着,叶湛就呵呵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尊称前辈为一声‘李老’吧。”

老者点了点头道:“好。”

“敢问这里是在哪里?”叶湛问道,他敢肯定,这里不是地球,如今地球几乎陷入了冰河世纪,若不是他们这些人实力强大,而且居住在小世界当中,恐怕早已经和当年的恐龙一样灭绝了。

“还在地球。”

“我明白了,这里应该也是一处小世界。”叶湛点了点头道,随后就想要继续问,不过却是被老者的声音打断。

“呵呵……”老者呵呵一笑道:“小友,我知道你心中有好多疑问,不过现在依然不是告诉你的时候,这一次出手救你,只是因为你的实力还太弱小,等到你的实力再强大一些,自然会知道这些事情。”

叶湛眉头一动,疑惑的问道:“难道以我现在的实力,也没有资格知道么?如今以我的力量,就算是界域化存在,我也有信心一战。”

和毁灭之树融合,使得叶湛的实力直接提升到了领域化高阶,就算是毁灭领域,都有了一定的进化,现在叶湛敢肯定,就算是面对一尊界域化的恐怖存在,叶湛也有信心一战。

但是前提是不能再像上一次那样,直接来一群了,叶湛可没有信心对付得了这么多的界域化存在。

老者依然只是呵呵一笑,却没有说话。

叶湛眼中浮现出不甘之色,不过却并没有再逼问老者,转而问道:“李老,不知鮌现在去了哪里?”

老者依然摇头,没有回答叶湛。

叶湛的眼中突然浮现出愤怒之色,怒吼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啊?看我好欺负是么?你们这些实力强大的家伙,一个个的躲起来逍遥,让我这个菜鸟去面对这些外宇宙的猛兽,我特娘的找谁说理去?”

不怪叶湛如此愤怒,若是鮌肯出手,不管是神明界,亦或是赵大师,或者说是宣武将军,对于他们来说,都没有任何的威胁。

但是从始至终,无论是鮌,还是李老,到现在为止,叶湛只见他们出手过一次,但是都只是为了救自己,没有向任何外宇宙的人出过手。

一直以来,都是他叶湛自己和这些人孤军作战,有时候叶湛甚至会想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又究竟是什么,到底值得不值得。

但是现在,这些家伙出现在他们面前,却是告诉他实力太弱小,不配知道,这叫什么事?

叶湛不知道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,但是却知道这些人一直对地球撒手不管,无论地球上死多少人,都从来没有在乎过。

而这,是叶湛绝对不允许的,对于叶湛来说,没有任何东西,能比这些鲜活的生命更加重要。

但是鮌和李老这些人,对于这些鲜活的生命,却是从来不管不问,任凭这些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,如今还向他编出一个又一个的借口,说什么不配让他知道。

老者看了看叶湛,眼中浮现出无奈之色,不过还是道:“叶湛,事情不是像你想的这样,总有一天,你会明白的。”

“好!”叶湛愤怒的大吼道:“那我就等着这一天,看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你们放弃地球上数十亿生灵,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你们如此的冷血!”

对于叶湛的质问,老者却是没有再回答。

叶湛大口的喘息了几口,随后才道:“既然你们不想管这里的事情,那么我管,纵然是最后死在这些人的手里,我也心甘情愿,不过现在我想知道,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我现在的这种情况?”

叶湛伸出一根树枝,指了指自己的身份,毕竟自己不可能一直以一棵树的形势活着,叶湛更不想,没有什么比人类的身份更让人感觉到舒服,这棵树的身份,对于叶湛来说,实在是有诸多的不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