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灾变

一些闲话

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格局大阵

“只能怪你自己太答,在万佛之地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,都不晓得去里面去看看。”叶湛不屑的道,随后看向上古凶兽相柳兽。

这尊九头大蛇,盯着叶湛看了一会儿,仿佛是感觉到了叶湛身体内那恐怖的力量,以及强大的天龙心脏,眼中满是忌惮之色,随后这头相柳兽,就想钻地下去,不想和叶湛待一起。

只是这秦岭大川的地下,又岂是那么容易钻的,纵然叶湛现在也看不出下面的天龙尸体,但是毫无疑问,秦岭大川的下方就是天龙尸体,又岂是一头凶兽能够钻进去的?

相柳兽刚把头钻进去一半,就又冒出来了,脸上满是疑惑之色的换了一个位置,然后刚钻进半颗脑袋,就又出来,眼中满是苦闷之色。

巴尔也发现了相柳兽这边的怪事,直接冲着相柳兽大喊道:“喂,憨货!傻不拉叽的在那转悠什么呢?在地下找虫子吃么?”

相柳兽委屈的看了一眼巴尔,那眼中的神色,看起来仿佛是快要哭了一般。

“嘿,说你憨还委屈你了,早给你说过这下面有一头天龙,你还偏偏往下钻,你以为这是你的富士山啊?”巴尔翻了翻白眼,不再理会这头相柳兽,而这头相柳兽,在秦岭大川里歪着九颗脑袋思索了一会儿,然后转过身,扭动着巨大的身体,直接跑开了。

“这憨货,说他两句不好听的,还他丫的生气了,真是欠收拾!”巴尔恨铁不成钢的嘀咕着。

叶湛摇头无奈的轻笑一声,看了一眼相柳兽前去的方向,立刻就明白这相柳兽是发现了当年叶湛得到‘龙泉’的那个洞.眼,估计这相柳兽发现了那个洞穴,才跑过去的。

“叶小子,赶紧把符文石板拿过来让我瞅瞅,若是敢骗我,后果你应该清楚。”巴尔声厉色茬的向叶湛说道,随后盯着叶湛的身体,上下看了一遍。

“哪敢啊!你什么时候见我骗过人!”叶湛摇头一笑,把那块符文石板取了过来,递给了巴尔。

巴尔接过石板,却是没有看石板上面的符文,而是仔细的盯着叶湛看了好大一会儿。

“怎么,难道我身上长花了不成?”叶湛疑惑的问道。

巴尔撇了撇嘴道:“不是长花了,是长屎了,好小子,这才多长时间不见,现在连我都有些看不透你了,最近又得了什么奇遇?”

对于叶湛能够获得奇遇,巴尔早已经见怪不怪了,一般的人一生能获得一个奇遇都不得了了,反观叶湛,若是隔好几天不获得奇遇,却是非常的不正常了。

“汗!”叶湛暗中抹了一把冷汗道:“什么奇遇啊,就是前一段时间,把自己的心脏稍微改造了一下,弄成了和天龙一样的结构。”

说着,叶湛直接放开了身体外面包裹着自己的那层能量,紧接着,叶湛身体内那如闷雷一般的心跳声轰然响起,震得巴尔一个趔趄,差一点从巴尔的肩膀上面直接滚下去。

“卧糟!”巴尔紧紧的抓住叶湛身上的衣服,感受着叶湛身体内那犹海火山一般澎湃的能量,脸上满是震惊之色的道:“你,你丫说什么?你把自己心脏弄成了天龙那样的?没开玩笑吧?”

叶湛摊了摊手道:“你认为呢?我这像是在开玩笑么?”

巴尔头摇得像波浪鼓一般,一脸无语的望着叶湛道:“不像,不过我很好奇你丫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,天龙心脏所能提供的能量,可是足够天龙本身随便挥霍,你丫这小身板,怎么没被撑爆?”

随后巴尔再次摇了摇头,脸上满是惊奇之色的捏了捏叶湛身上的肌肉,然后用脚踩了踩,最后点了点头,脸上满是恍悟之色的道:“我明白了,老子忘了你得到了九鼎,而且已经和身体融合了,真是踩了狗屎运,崩了一身的狗屎!”

“……”叶湛有一种想要狠狠抽巴尔一顿的打算,这家伙实在是太损了,嘴里根本蹦不出一句好话。

巴尔脸上满是向望之色,摸着叶湛肩膀上的皮肤,脸上满是陶醉之色的道:“天龙心脏啊,那可是所有物种当中,能量最庞大的构造,没有之一,凌架于所有物种之上,若是我也能拥有这种心脏,哈哈……”

“你也想要啊,我可以给你,那种构造我还记得,可以帮助你把心脏改造成和我的一样。”叶湛笑着说道,说着,伸手就要把天龙心脏的结构模拟出来。

“停!千万别!我这小身板,可承受不住天龙心脏的能量冲击,不像你这头牲口一样这么变态,会被玩死的,最好不要让我看到,要不然若是我的意志力不坚定,控制不住自己的**,强行改变自己的心脏结构,估计就完蛋了,所以这件事我就当不知道。”巴尔脸上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叶湛摇头一笑,就控制着能量,在身体外面形成了一道隔离层,不过就在隔离层快形成的时候,巴尔突然张开大嘴,在叶湛的肩膀上面狠狠的咬了一大口,直接咬出血了。

“卧糟!你干什么!你属狗的啊!”叶湛怒声吼道。

巴尔伸出手接住从嘴里吐出来的几颗碎牙,这是刚才咬叶湛的时候被蹦掉的,随后巴尔眨巴了一下嘴道:“味道不错,不愧是经过天龙之心淬炼出来的血液,果然与众不同,叶小子,给你打个商量如何,以后每个月给我提供二斤你的鲜血,我把那头蠢蛇卖给你怎么样?”

“去死!”叶湛这一次真是忍无可忍了,直接一把抓起巴尔,胳膊用力一甩,直接把巴尔扔了出去。

叶湛这一甩的力量有多大,叶湛自己也不知道,反正是巴尔直接向着天空飞了出去,甚至连叶湛自己都看不到巴尔飞出去多远,不过叶湛敢肯定不会变成星星就对了。

听着那一声仿佛从天际传来的惨叫声,叶湛满意的点了点头,心中的愤怒这才消散了一些。

过去了足足十几分钟的时间,叶湛的旁边才突然咧开一道空间裂缝,随后一只身上满是泥巴的蛤蟆,摇摇晃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眼中全是星星,不知道落到了哪里。

巴尔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,定了定神,随后愤怒的看向叶湛,大吼道:“不就是向你要两斤鲜血么?你丫用得着这么玩命么?”

叶湛赖得理会他,直接探出大手,再次向着巴尔伸了过去。

吓得巴尔赶紧向后退出去十几米,脸上满是惊悸之色的喊道:“停停!你丫的,大爷我不要了还不行么?老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,交到你这样的损友,告诉你,大爷我生气了!”

“看来你还想重新体验一下太空漫步的感觉。”叶湛轻轻一笑,然后再次张开大手。

巴尔赶紧拿出符文石板,放在身前,然后神色严肃的道:“老子正研究这符文石板呢,办正事呢,别打扰我,要不然一切后果由你负责,咦?”

说到这里,巴尔突然停了下来,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,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符文石板。

叶湛看到这一幕,虽然不清楚巴尔到底发生了什么,还是为了转移话题,不过还是把手掌放了下来,静静的等着巴尔的下文。

巴尔盯着符文石板,足足看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期间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。

一个小时之后,巴尔这才抬起头,看向叶湛,神色凝重的道:“这块石板,真是你从万佛之地里面找到的?”

叶湛摊了摊手道:“这还能有假么?怎么,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说起来听听?”

“想听?先拿二斤鲜血过来交换!”巴尔淡淡一笑道。

“我看你又是皮痒了!”叶湛拳头一握,直接大步向着巴尔走了过来。

“停停,刚才开玩笑的,我这就说,嘿嘿,你小子这次真是捡到宝了,这块符文石板,可是连领域化存在都难以接触到的东西,只有那些超脱领域化存在,才有可能拥有,这块符文石板上面的符文,每一个都是夺天地之造化,不过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巴尔卖了一下关子,等到叶湛快要没有耐心的时候,巴尔才继续道:“这块符文石板上面,最重要的宝物是这块石板本身,要知道,这些符文每一个都是奈天地造化而成,拥有莫测的能力,都需要特定的材料才能够刻画出来,但是现在,这么多的符文,全部都刻印在这样的一块石板上面,能够想像的出来这块石板的恐怖之处么?”

叶湛眉头一皱,疑惑的问道:“可是我感觉这石板看起来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啊?和普通的石板并没有什么区别,唯一的区别,恐怕就是比较硬罢了!”

“哼!你懂个卵蛋!”巴尔撇了撇嘴,不屑的道:“能够承载这些符文的东西,本身就不可能是一件普通的东西,再加上这么多符文的加持,已经完全脱离于物质本身层次,达到了一种难以想像的地步,至于看起来平平无奇,是因为这些符文的排列方式,本身就是一种大阵的格局,把这块石板的不凡完全掩盖下去,才变成了你现在所看到的样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