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章 凤兮

第1章 凤兮

风如刀,高城下。.520.

万军阵列,旌旗如海。

打着南都旗号的黑豹图腾帅旗下,孙翊身穿金锁甲,玉束带,大红袍,头戴兽面吞口护颊盔缨,坐骑神骏。他颔下微髭,面目俊冷,倒提一杆方天画戟,英武非常。左右排开四员战将,乃是程甫、黄乾、韩当、朱茂。俱是甲胄威严,面容冷肃。

扑天盖地的南都兵阵列于后,刀枪映雪,钩镰灿霜。号角声起,战鼓雷动。十万精兵以刀击盾,喊杀之声震天动地。

阵前百丈是巍峨的三山关城墙,墙壁上风烟惨淡,城垛间血迹犹湿。关上旌旗浩荡,大雍王旗和总兵帅旗烈烈而动,玄甲兵士弓弩戒备,滚木擂石严阵以待。

三声号角,长空抖擞。

孙翊略引画戟,马蹄得得。赤甲盈野的南都军宛如一团流火排闼而进。

嗨——嗨——嗨——

轰!

只听城关上一阵炮响,三军震动。城门开处,一哨军马从关下飞骑而出,骏马勒定,弓箭手射住阵角。

为首一将,烂银甲,大红袍,火龙驹。眉耸目峙,正值壮年。手握斩将大刀。三山关总兵郑九功是也。

左首骑上一青年面目英挺,绰一杆豹尾银枪,乃是长子郑摧。右首却是个娥眉淡扫,姣好无比的女子。年仅及笄,清挺如莲。她也不穿盔不着甲,一身青色衣裤,纤尘不杂。青丝如瀑只以丝带约束,骑一匹白龙小马,身板笔直。纤眉微凝间有种郑而重之的味道。鞍上斜挂着一柄雪玉短剑。

两阵圆住,使双鞭的黄乾哈哈笑道:“郑老儿,既是三山关中已无能战之将,何不献关乞降,免却杀伤。”

“涅槃”——

眼见妖凤鼓翼抓来,楚煌驭起北斗玉辰玄衣,转身飞掠。

透过云层,遥见远处有条十丈大河,白水激湍,奔流甚急。

楚煌大喜,连忙扑了过去。妖凤鼓翼赶上,眼见楚煌要钻进河里藏身,连忙凤羽一扇,水气蒸腾之声大盛,数丈深沟,顿见底石。楚煌大吃一惊,将身一折,溯着上游猛掠。妖凤追袭在后,鼓翼不止,真炎之气几乎蒸尽半条白河之水。

楚煌心惊不已,一个猛子就欲扑进河中。

“九天雷火珠。”——

妖凤抖手发出一道红光,轰然大震中,浊浪掀天,水雾蒸腾,一条千丈活水登时干枯起来。

孙翊摇摇脑袋,远远看到这般景状,惊得目瞪口呆,先前他十万军队埋火造饭都不曾损得此河分毫。

楚煌掠上河岸,喘息不已。没想到一颗九天雷火珠,威力强横一至于斯。

妖凤冷哼道:“看你还往哪儿跑?敢抢夺我本命真炎,这是你自绝死地。”

“六识神经树”——

楚煌神情冷淡,忽然伸手在身前一刷,‘紫芯梧桐’插在地上,紫光暴闪,立即长为参天大树,根脉纠缠,唇齿互倚,霎时间,千株万棵,枝丫蔽空,如入原始森林,无边烈焰尽被遮掩。

紫芯梧桐乃妖凤孤栖之地,与她气血相连,魂命相依,她费了绝大周折,方欲炼成‘六识神经树’,浇灌元神。不想一时疏忽被楚煌盗去。此树乃她本命克星,妖凤见那紫光盘绕,顿时心生怯意。

观察片刻,却不见术法展动,心中咯噔一跳,“假的?……”左翼一扇,身边一株立时不见。右翼一扫,右边一行瞬间消靡。

“假的?幻象,可恶。”妖凤飞起半空,双翼鼓动,无边幻境顿作琉璃破碎。

身边景象一涤,妖凤立见楚煌展动身形迅速朝远处飞掠,不过比起驾驭玄衣时已不可同日而语,显是魂体已被‘九天雷火珠’炸伤,驾不得云气。

妖凤冷哼一声,振翼欲追。方始掠起,忽觉脑中轰然大震,仰首只见一面紫色大合身罩下,无数桐花作飞雪降落,但教擦着,立被灼伤。

“也不尽是幻象……。”妖凤大怒,双目直欲喷火。

“楚煌,哪里逃。”

孙翊见楚煌飞一般掠近,蓦的,妖凤飞起高空,鼓翼打出一道炎气,好像流星飞坠,击中楚煌后心。楚煌狂吼一声,身上玄衣如怒潮狂掀,露出一个淡淡金色人影,反出打出‘紫芯梧桐’。妖凤心胆俱裂,竟尔不知躲避,被梧桐当胸穿过。两人迅速化为两点光团,向他身上飞快扑来。

“不要——”

孙翊心头大叫,却是体软如绵。俟那两点火团相继没入胸口,顿觉胸中如沸,眼前似有无限光明。意识消失之前,蓦得想起自己那位貌美善卜的妻子行前叮咛。

“穷关险隘,战之不利。功业非其时,有噬脐之患。”

收藏推荐,例不虚发!靶子在此,向我开炮!!??,!

上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