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4章 不悔

第4章 不悔

太史紫仪见龙君面色惨淡,慌道:“龙君……。”她不善言辩,略无机心。龙君所言她多有疑惑,自不知如何宽解。

“紫仪,我与你父八拜为交,待你如同亲生。可喜你禀性温厚,武艺超拔。只是智谋要略并非所长,这也无可为难。白河事我已尽知,你下去休息吧。”

太史紫仪惶恐叩拜,惭愧地道:“紫仪愚笨,不能为龙君分忧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洞庭君摆摆手。

“还有一事。紫仪在白河岸上偶遇两军厮杀。镇南将军被三山关总兵郑九功之女飞石击杀。那孙翊长姐孙绰与紫仪本有一拜之交。我不忍故人亲弟死后受辱,谁知那孙岫不听分辩,恃强以神通打我。……紫仪非敢违抗龙君钧旨,插手凡间纠葛。只是孙翊已死,他若惜命,恳求龙君赐一粒长生丹,此后,让他永羁龙宫,充作护卫可好?……也算成全紫仪与孙绰一份故谊,日后才好相见。”

太史紫仪忐忑不安的低头说了许久,却见龙君从紫金葫芦里地摸出一颗长生丹,笑吟吟地问道:“说完了。”

“呃——。”太史紫仪咽口唾沫,傻傻点头。

“快拿去救人吧。”

……

张无缺兄妹出了英华殿。看看左右无人,张浅语忍不住问道:“大兄为何不向洞庭君兜售你的制霸七海之策?”

“时也,命也,人也。”

张浅语沉默片刻,又问道:“大兄认为,洞庭君时命不济,人和未备?”

张无缺傲然道:“我闻一力降十巧,人和焉能左右大势?”顿了顿,轻叹道:“洞庭君过于祥和,不是天生伟力之人。”

“四海龙王,万年传承,也已是强弩之末。倒是泾河龙王素有大略,九个儿子,英勇豪迈。可是大哥口中的天生伟力之人?”张浅语沉吟问道。

张无缺失口笑道:“泾河龙王雄才大略,九个世子,仪表非俗,我正欲从中择一妹婿,浅语以为何如?”

张浅语娥眉略紧,轻嗔道:“大哥拿我取笑。”

张无缺呵呵笑道:“泾河老龙犹不失为乱世雄杰,几个儿子,资质平平,豪强恶霸之流而已。”

“烈覆空尊为妖族七圣之一,称霸域外,四海龙王都为之侧目,可能成为水域龙神?”

张无缺不语。良久方道:“妖族七圣中,牛魔王交游最广,美猴王名头最响。俱是一世豪雄,风光莫比。却不足为天下患。惟有这蛟魔王阴鸷桀骜,坐领七海。谋士蚁聚,战将如云,不论谁执掌乾坤都不能等闲视之。”

张浅语深以为然,叹息一会儿。张无缺冷哂道:“可惜此人出身不正,功业至此矣。如今人族当道,早晚必为殄灭。”

闲语间,两人已至宫门。张无缺打了个噤声的手势,兄妹心领神会,只管迈步。

守门的虾兵蟹将望见,连忙躬身唱喏。“道长,这就走?”

张无缺微笑示意。看到停在一边的辟水金睛兽,张浅语双目一亮,问道:“这是何人坐骑,缘何停留在此?”

那虾兵闻言忙道:“是……是……太史将军的。”张浅语高傲冷漠,又以轻纱遮面。这些守门武士虽也对她迷人容色多有向往,可惜从来都是乃兄引领出入,哪得以一语攀谈。那虾兵陡闻她问话,大感受宠若惊,不由结巴了起来。

“是太史将军的。”其他武士也赶忙附和,深悔反应太慢。

“兽上伏着的却是何人?”

“这——”。大伙面面相觑,有说不知的,有说是太史将军带回来的。

“此人为何雌伏。”张浅语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他已经死了。”众武士七嘴八舌回道。

张浅语闻言便不再上前。张无缺浓眉一紧,隐隐觉出那人身上能量波动,且还难测深浅,好奇心大起。闻说那人已死,心头更是惊讶。当下笑着上前:“老道略通歧黄之术,虽不敢说活死人、肉白骨。等闲病痛尚有一二分心得,可肯容老道试手吗?”

“坏了,这老道神通不浅,许是发现咱们了。”妖凤声音在识海中响起。

楚煌岂不知大道莫测,天外有天。两人藏身识海,不惧人、妖、鬼,却是避不得仙道宗主。太史紫仪身为镇殿将军,修为已是不弱,却还没有搜寻六识的修为,龙宫前遇上的镇海将军泾河小龙也未发现异常。楚煌本道龙宫之中只需避开洞庭龙君便可,哪里想到凭空跳出这么一个神通不俗的道者。

那些武士本不知孙翊因何而死,难得张无缺主动援手,自是不敢阻拦。

那虾兵忙笑道:“这人反正已是死了,若得天师妙手还阳,岂不是莫大造化。”

张无缺一脸淡然,向楚煌腕脉切去。事到临头,楚煌反而冷静下来,心下暗忖,说不得就是鱼死网破。

“张道长——。”

太史紫仪快步而来,面上不觉带了一丝愠意。看着那些虾兵蟹将,自然有种威慑。楚煌是她交待照看的,那些武士竟敢阳奉阴违,因循苛且。尚在龙宫之内,竟然宾主易位,不知主人姓甚?

张无缺不着痕迹的收手还袖,稽首笑道:“老道听说贵友身陷弥留,不觉动了恻隐之心,未审太史将军尊意如何,僭越了。”

“哪里。”太史紫仪神情略和,接道:“紫仪已求得龙君长生丹在此,不劳道长费心了。”

张无缺笑示不妨,引着乃妹缓步离去。

虾兵赶忙将金睛兽牵过,干笑道:“将军,这是您的坐骑。可要小的将这位公子为您送到府上?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……

天上白玉京,海内水晶宫。

相传龙宫奇珍异宝无数,龙王则是比人间帝王都要富有的存在。四海龙宫如何富丽繁华,楚煌未有眼见。洞庭龙宫的琳琅妙丽却着实让人大开眼界。

三十六洞天,七十二福地。神灵未必过此。

八百里洞庭,烟波浩瀚,已是让人胆壮。却不知这地底世界,九重深潭之下,又是如何的无垠无限,无疆无界。

水族十万,决非虚指。

龙宫之内有水晶宫,好比皇城之中有紫宸帝阙。领海将军便驻扎在龙宫之内,水晶宫只为龙君私有。龙宫之外,八千龙岩,十万丹穴,处处灵气集聚,皆为修行之人梦寐以求的福地。岩穴之中,水、火、风、沙层出不穷,倘若误陷进去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太史紫仪住的是珊瑚丛深处的一重院落。两层阁楼,院子很大。放眼看去,檐角红瓦间到处都是花树簇拥,里面穿梭着几个人首鱼身的年轻鱼怪充当婢女。

五光石本就伤不了楚煌,得了太史紫仪的长生丹调理,自然‘复原’的很快。言语间,得知太史紫仪要他暂留龙宫,更是正中下怀。当然不更问,这个暂留到底是多久。

水族之中除了龙君、丞相、镇海将军几个身居高位者,要兴土、讲排场之外。水族多半是以水为家,随处安栖的。

楚煌了解到太史紫仪本是前朝将军之女,只因将军生前与龙君交好,阵亡后紫仪便被龙君携回抚养。本非水族,又是女子,更居高位,自然要调理自己的院落。

龙君不升殿的时候自然用不着太史紫仪这个镇殿将军前去镇殿,确认楚煌身体无碍后,她便尽可能领着他在龙宫之中游览一番。还顺便传授了一些粗浅的辟水分水法门,楚煌听之即会,行之即能,让一心将他认作肉体凡胎的太史紫仪小小惊讶了一回。

人言龙宫珍宝无数,许多机要之地自非外人所能涉足,楚煌虽有心寻幽探胜,却也不得其便。

光阴瞬息,不觉半月有余。

这日,太史紫仪在花树间使了一回鞭法,听到远处隐约的笑声,不觉有些意兴阑珊。放了钢鞭,坐在花阶上发呆。

心思渐静,海水流动、花草扑朔,水族私语缭绕成趣,入耳不移。

一种奇异的感觉传来,太史紫仪霍然一醒,提起钢鞭撩开花丛深处,却见一人盘坐,面目冷俊,对着她散淡一笑。

“你在此作甚?”

楚煌轻咳一声,笑道:“无聊枯坐。”

太史紫仪面颊微红,心知方才神态全落入他眼中。顿时有些赧然。她今日穿了一身玄色武士服,长发扎起,更显得干净利落。素面朝天,不减颜色。低领紧束的优美粉颈。隐有光泽的清丽面庞,无不让人神醉。略显中性的打扮愈发突出一双修长美腿,刚健婀娜。

太史紫仪转身先行,楚煌不由把目光投注到她劲装包裹下更显得圆润丰满的美/臀之上,不期然想起妖凤的评价。顿觉心头一热。

识海中妖凤咯咯笑道:“楚煌啊楚煌,任你平日奸似鬼,这会儿终究原型毕露了吧。”两人共处识海之中,这具身体的分毫变化自然逃不过妖凤的感知。

似是觉出走在一个青年男子前面大是不妥,太史紫仪抱着钢鞭快步坐回花阶上。狠狠瞪了楚煌一眼。

楚煌自在花树石台上坐下,讪笑道:“太史姑娘,真是一手好鞭法。”

太史紫仪不应,默然半晌,说道:“天行有常,仙佛神道都不可强加干涉。龙宫之中更有禁令,我本不该逆犯。你被郑岫飞石所杀,我和你大姐孙绰原有一拜之交,不能任你尸首难全。你虽还阳,后续之事却颇费斟酌。我向龙君推说要将你永羁龙宫,充作护卫。但你贵为人间朝廷一镇将军,父仇血债,我夙所听闻。你若怨忿难消,强留于此,反为不美。”

在楚煌心中那孙翊的血仇自不与他相干,一镇将军也不足可惜,只要他神通大成,人间富贵还不是唾手可得。没成想他自己不惦记,倒有人帮着挂心。苦笑道:“将军以为该当如何?”

太史紫仪沉吟道:“你若能收束军士,不再到三山关厮杀。偃兵息甲,马放南山,使百姓休息不再杀伤。功过相抵,我救你一命,也是不悔。”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