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章 奇阵

第6章 奇阵

龙岩之内处处幽深,无数穴口好像斗大明星盘旋周天,让人无所遁形。

长身鬼王使开三首六臂,蒲扇魁掌不时突入岩穴,好像鼓捣蜂巢的大猩猩一般。尚幸龙岩之中甚是广大,少女琳琅又对其中形貌很是熟悉。长身鬼王空自哇哇大叫,探入三颗狰狞头颅,几条大臂变着法奋力掏摸,总被两人险之又险,滑如游鱼般闪过。

如此游斗了片刻,长身鬼王焦躁起来,甩甩脑袋,丑陋头颅陡然涨大数倍,大张着血盆大口,几乎将整个岩口充满,好似一层层堆叠的乌云。

“他要做什么?”

两人对视,都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一丝疑惑。

“小鬼受死。”

长身鬼王重重哼了一声,如同闷雷滚滚。骷髅可怖的鼻孔中喷出两团黑气。他伸出蒲扇巨掌护在鼻梁上,腹中轰鸣,岩中海水顿如急瀑银练般倒卷入鼻中。

两人同时觉得感到一种莫大吸力,似乎要被海水裹胁而去。

琳琅一声轻叱,挡在楚煌面前。雪白素衣上现出一袭薄如蝉翼的绸装。巨浪冲击下,上面显现出金莲、银萼、水晶、璎珞各种灵器伽持,和一只金线勾勒的凤凰。

“金凤霞帔——”。

长身鬼王面带急怒,放手施为。

海水却被‘金凤霞帔’所阻,如同驯兽般没了火气。长身鬼王怒哼一声,收了神通。三头六臂跟着缩了回去,似是黔驴技穷。

琳琅轻吁口气,龙岩之中顿时平静下来,甚至有点死寂。

不知何处光影透过头顶岩穴照了下来,散成万点金芒,海水全被涂了一层金色。

楚煌暗自皱眉,他敏锐的感觉到海水中似乎带着莫大灵力,原本的清澈透明的海水变得有些粘稠。

琳琅焦急说道:“糟了,龙岩每到海底正阳直射时,便**火大盛,罡风四布。不但凡人血肉尽成齑粉,就是妖仙鬼怪也要魂飞魄散。鬼王守在外面,咱们躲他不过,只有穿过地下禁宫,求龙岩婆婆庇护。”

楚煌问道:“龙岩婆婆是谁?”

“现在没功夫细说。”

琳琅微闭美目,催动咒语。‘金凤霞帔’素练般盘旋离体,俏生生落在手上。

“龙岩之中险恶,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挡。我传金霞衣于你,但愿保你平安无事。”

“不可。”楚煌吃了一惊,连忙拒道:“大厄在前,你怎能没有宝衣救护。”

琳琅道:“我自有求生之法。”

楚煌坚持不应。

琳琅懊恼道:“实对你说,我乃是鬼仙之体,龙岩秘境未必伤得了我,你肉身凡胎,却是必无幸理。”

“你可是叫琳琅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你——。”琳琅未及细想,矢口应道。回来味来,不由美目睁大,珠泪盈眶,大感委屈。

“我只是个没人搭理的小小女鬼罢了。法力低微,确实护不得你。”

琳琅轻啮细唇,大觉神伤。

楚煌自觉小智伤人,心下后悔,一时却不知如何宽慰。

劲风袭来,灌木枝杈般大手左右开弓,突入岩穴向两人抓来。

“当心。”楚煌只来得及喝了一声,身体一紧,两人齐齐受缚,被鬼王抓个正着。

琳琅‘啊’的一声,下意识的闭目念咒,‘金凤霞帔’立时罩在身上。

鬼王桀桀怪笑道:“两个小娃真是有趣。宝物都抢着推让,何不送与本王。”

“可恶。”楚煌心头大怒,手心一紧,握住一物,却是先前琳琅缠在他腰上的海莽。反手一陡,崩的一声,砸中鬼王臂腕。枝摧岩裂,如有石屑。

鬼王吃痛松手被楚煌借机挣脱。轻咦一声,颜色立变。三只巨掌突入岩穴齐向楚煌扎来。

事已危殆,楚煌顾不得隐在暗处的妖凤。魂体大盛,肌血贯注,手中海莽宛如鼓起巨蛇,将鬼王巨爪抽得委顿不堪。

鬼王失了算计,龙岩之中究竟运作不便。三个爪子虎视眈眈,却不敢轻易上前。

激斗之间,楚煌只觉头顶岩穴好似铜炉镜眼,灼人难当。浮腾海水顿作黄流,益发粘稠,好似大浪淘尽,要炼出真金一般。

鬼王巨手忽的缩回,其中一手还抓着琳琅,楚煌岂能由他全身而退。一个巨蟒翻身,缠住他楼栋粗细的巨腕。

光影变幻,尽在地底岩穴四周徘徊。

海水尽金,愈密愈实。

鬼王有了一丝焦躁,大喝道:“本王饿了,不陪你们玩了。”巨掌一松,急速回缩。

楚煌一把揽过琳琅,手上海莽卷起一蓬绿色利芒,好像百丈毒蟒张开巨口,赶上鬼王蜷缩的巨手,一口撕开,穿了进去。

鬼王惨叫一声,海莽钻进臂膀,急聚澎涨起来,原来就骇人的臂膀岩石般鼓突起来,卡在洞口,哪还收得出去。

头顶光晕盘照,终于和下方岩穴分寸嵌合。一道赤芒在两穴中间急聚贯通。数万岩穴顿时罡风大盛,鬼王胳膊塞住的穴口立即罡风急灌,刚猛威烈,忽啸中将其臂绞为粉碎。

鬼王陡遭断臂之痛,切齿深恨。狂叫道:“小贼,你断我肢体,今天让你横死上古神通‘乾元金光大阵’之下,魂消魄散,不得轮回。”

“我听龙岩婆婆说,地上岩洞暗含三垣天机,头顶赤阳如镜,携带先天雷火,一旦与北斗七星勾连,必有一重厄障出现。”

楚煌心头暗凛,果见赤影缓缓向左上移去,该是到了‘开阳’位置。倏忽间,两相嵌合,地底岩穴阴火四窜,神秘莫测。臂上一紧,被琳琅抓起飞向半空。先时所占位置瞬间被阴火湮没。

琳琅道:“现在所有洞穴都被罡风遮挡,我们只有趁阵法还未完全启动,躲入地底禁宫,过得这一时三刻,自然平安无事。”

“那好,我们快走。”

楚煌欲行,猛觉得丹海一滞,道息紊乱。

识海中妖凤咯咯笑道:“何必躲来躲去,如此上古奇阵,不观摩一番岂不可惜。”

楚煌面色一沉,心知方才与鬼王激斗时,魂魄相合,全力以赴。被妖凤乘隙作了手脚。如今自己再也无法对肉身绝对控制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琳琅见他神情大变,一脸关切地问。

“咯咯……小妹妹,你可真是个好人。可惜,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楚煌,你说这话可对?”

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琳琅见楚煌身体里忽然有女人说话,顿时吓了一跳。

“琳琅,不必管我,你快向地底禁宫躲避去吧。”这却是楚煌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。

琳琅小口微张,急道:“你到底怎么了,快告诉我。我该如何帮你。”

“不必。”

纷乱间,光影摇动,须臾已照到‘玉衡’位置。

阴风卷裹着黑沙四面八方而来,如果说罡风阴火还是朗朗乾坤,阴沙漫荡,刹时间如同翻转了天地,把人砸进了无间地狱。

阴沙阵阵,好似黑羽狂裹。楚煌双眸轻闭,肉身瞬间被黑暗吸纳。

琳琅仗着金凤霞帔护体,在阴沙中勉强支撑。却也觉得阴风透体,砭骨锥肌。努力睁眼却见楚煌瞬间被阴风卷没,呼呼声中,阴风鼓荡,分毫渣滓也不曾留下。

“你……。”琳琅只觉眼眸酸涩,黯然失语。

彷徨中,一团火光扑面打来。

琳琅傻傻站定,竟尔不知闪躲。一道黑影倏得遮在眼前,琳琅无端一慌,腰间一紧,便被揽入一个温暖怀抱。飞身攀在高处岩壁上。

小姑娘眨眨大眼睛,这才看清抱着她的却是一个青年男子,他看来不过十七八岁,颜如温玉,俊美异常。面部线条柔和,眉峰却隽秀清峭,有种奇异的冷意与缠绵。发丝浓密,额头丰隆,五官周致无可挑剔。锦袍束带,能舒能敛,整个人如同芝兰玉树,木秀于林。

“你是谁呀?”琳琅一脸惊诧。

“楚煌。”

“小鬼,瞧不出你还有几分怜香惜玉的性子。”妖风声音从阴沙苍茫中传来,也不知何处藏身。

“啊!”琳琅听出这声音似曾相识,“你们……他呢?”

楚煌心中叹息,这确实不太好解释。

“回头再说。”

正阳流转,一时已照到‘天权’方位。只见万千穴口光茫大盛,千万道强光天罗地网般攒射。

琳琅道:“这金光引发的是地心纯阳之气,凡人当之化为脓血,妖鬼遇上有噬魂之厄。”

楚煌识得厉害,低声道:“如今逃往地底禁宫已是迟了,只有尽力遮蔽。好在你有金凤霞帔护着,我有北斗玉辰玄衣在身,或可躲过此厄。”

“什么噬魂之厄,老娘偏是不信。”妖凤藏身不牢被金光烫伤,心中恼怒,立时现了妖身。却是一只两丈有余的烈焰凤凰。扇动双翅卷起至炎之气,朝顶洞岩穴打去。

琳琅看见火凤吓了一跳,见她鼓翅施威,大惊叫道:“不可。”

至炎之气打在正阳之镜上,立时隐没。妖凤方自一呆,无穷流火铺天遮地而来,光晕立时转到‘天玑’方位,亿万牛毛也似的寸毫金针如同急雨霰雪漫射,简直无孔不入。妖凤避之不及,登时大吃苦头。

楚煌施法将北斗玉辰衣广张,银色星芒灵器伽持现在北斗七星图样,光芒大亮,堪堪将两人护住。金针俱携炽热,倘被其钉住,就是穿窍撕魂之苦。

琳琅道:“现今阵法无人主持,不过是被天雷地火引动,过得一时三刻,自己法力潜消。威力不及百一。如果妄想破阵,滥施术法,触动主阵玄机,诸般厄障纷至沓来,风云齐作,恐怕金仙也难逃脱。”

“该剩两厄了吧。”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PS:求收藏!求推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