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3章 收将

第13章 收将

楚煌面露黠笑,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。太史紫仪觑得脸颊一热,心口‘卟通’好似揣着一只撒欢的小鹿。

孙绰见此情景,只道两人之间有些暖昧,自然也不好再刨根问底。眼波流转,扭头笑道:“楚相公离家很久了吧?你大概还不知道,如今东鲁也不安宁,东海寇屡屡犯边,掳掠百姓。镇东将军李君侯誓师招讨,却是损兵折将,引得天子颇为震怒。如若再不建功,恐怕有褫爵夺禄之忧。”

“东海寇竟如此可恶。”楚煌听言不由怒形于色,“此等恶人究竟有何倚仗,竟敢如此肆无忌惮。”

“东海本就是四荒之地,海岛众多如星罗棋布。朝廷流徙之徒,豪强亡命之辈,多聚于此。五百年前,天齐帝代周而立,征发龙蛇舰队十万众扫荡东海,与浮桑人大小三十余战,无不击破。殄其神社,陆沉浮桑三岛。从此,东海大靖,三百年无有大患。”

孙绰说起古时征伐,眉目间大有神往之色,顿了顿,叹道:“想那浮桑人几百年飘逐东海之中,血海深恨可想而知。东还之心更是无一日稍歇。如今太师魏仲羁兵西川,劳师动众。我南都军陈兵三山关下,鏖战七载。十常侍惑乱内廷,蒙蔽圣聪。大雍已是内忧外患。东海寇势大人杂,其中不乏才智之士,此时来犯恐怕不是劫掠一番那么简单。”

楚煌听她一番分析,果是入情入理,一时存了心事,神情也有些恍忽。

孙绰摇头笑道:“天下之势,分分合合。原无多少出奇处,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。万古不易。我二弟撒手一走,南都已是一团乱麻,还说别人的闲话作什么?”

“紫仪,我想到那乾元阵中一观,我那兄弟即便真的尸骨无存,也当前往拜祭一番。”

孙绰说着不由红了眼睛,太史紫仪也觉凄然。

楚煌问道:“这妖女还占着琳琅肉身,你们可有手段拘她出来。”

两女闻言面面相觑,符印拘魂之术却非所长。

“看来只能把她拿给龙岩婆婆处置了。”楚煌苦笑。

“此人如何处置?”孙绰一指泾阳小龙。

“此人乃是泾河龙君小太子,与我家龙君份属姻亲。况且又是四渎镇海将军,虽然今日无撞冒犯了妹妹,妹妹大量,幸勿与他计较。”太史紫仪虽也觉泾阳小龙为人甚是惹厌,可他并无大恶,还是好言劝孙绰放他。

孙绰冷笑道:“这泾阳小龙骄横跋扈,早晚是个祸胎。不如妹妹今日替你除了,好来个一干二净。”

“妹妹切不可惹祸上身。”太史紫仪急忙劝阻,“泾阳小龙不足为患,可那泾河龙君却非同小可,唉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妹妹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”

“也罢。”孙绰挥手收了紫电索。

泾阳小龙跳了起来,驾云在半空,方才回首叫道:“孙绰、太史紫仪,你们今日辱我,本太子誓不与你们善罢干休。”

“此人可恶。”孙绰恼怒,欲祭紫电索出来。太史紫仪忙抓住她袂袖,摇头道:“随他去吧。”

泾阳小龙见此情景,心中打鼓,冷哼一声,慌忙去了。

孙绰卟哧一笑,“我也只吓吓他。……这个黑衣服的怎么办?”

“此人无用,杀了便是。”楚煌一抖蛇矛。

“慢来。”黑杀觑得一惊,“小人能驭使骷髅惊杀阵,三千骷髅兵可冲锋掠阵,凶厉莫当。小人愿随孙小姐南都效力。”

孙绰摇头道:“此阵太过邪恶,恐伤天和。”

黑杀忙道:“各军阵上,各显手段。小姐若能用我,可救免无数南都百姓得脱家破人亡之苦。况我阵下骷髅,俱可如我一般打扮,如寻常军士无异。非修行之士绝难分辨出来。”他现在努力乞命,话也尽量往满的说。其实以他的鬼样子,一看就与常人不同。

“也好。”孙绰施法收了紫电索,说道:“你先前往程甫将军帐下听用,俟我回去再作安排。”

鬼杀忙不迭应了。

白灵叫道:“大哥得了生计,就要置小妹不顾吗?”

黑杀踌躇不已,施礼说道:“小姐容禀,我四妹本是此间白鸟通灵。只因道术疏浅,无法修成人形。这才借助妖脉之力,占据琳琅姑娘肉身。还请小姐念她无有大恶,法外施恩。”

“楚相公。”慌乱叫声传来,一个女影飞快掠近。

楚煌看她倩影单薄,眉目甜美,是琳琅无异,连忙迎了上去。

琳琅见他欢喜,抓住他臂膀,乳燕一般投入怀中,拍着胸脯叫道:“楚相公,我可找到你了。”

楚煌瞧她举止可爱,笑道:“怎么急成这样?”

“我看那海莽都散了妖力,想是你破了妖根。心中欢喜,就辞了婆婆出来迎你。不想被那恶鬼王撞见,他说要吃我,还好我跑得快,吓死我了。”

琳琅说的惊乱,面上却一脸甜笑,趴在楚煌身上,感受他温暖的怀抱,觉得很是安心。

“女娃,哪里逃?”鬼王体重步缓,又实是饿到了,远远瞅见琳琅趴在一人身上,大喜叫道。

“你这恶鬼,竟敢施诈诳我?”楚煌尚未开言,太史紫仪早已不忿,提鞭赶了上来。

长身鬼王看是太史紫仪,吃了一惊,扭头就跑。

太史紫仪抬手打出菱形飞刺索链,将鬼王缠住。“大仙饶命,大仙饶命。”鬼王倒也利落,心知斗不过,连忙跪地讨饶。

太史紫仪冷哼道:“你这厮内怀奸诈,须是饶你不得。”

“小人愚昧,不知大仙法力无边,实实不敢了。”

楚煌抓起一把金砂,朝鬼王胸口打去。那金砂是极热之物,能推宫过窍,抽取灵力。鬼王神情一呆,那金砂陷入胸前打转,他的巨大身躯宛如撒了气一般极剧缩小,不一刻,已剩丈余。五官渐显轮廓,不比先时的丑陋可怖。

鬼王大惊失色,叩头如捣蒜,惶叫道:“大仙饶命……。”楚煌收回金砂,对太史紫仪说道:“此人或可一用。”

太史紫仪寻思龙宫武备确实有待加强,有孙绰的榜样在前,顿时有样学样。“我龙宫尚缺一守门武士,你可愿做。”

鬼王听的一呆,慌忙点头:“我愿,我愿,愿做。”

他这个鬼王空有其名,近日连个把活人都逮不到,口中早淡出鸟来,凄惨落魄莫过于此。

太史紫仪点头道:“以后只能吃三牲家畜,倘敢害人,定斩不饶。”

鬼王赌咒发誓以后只吃素菜,不沾荤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