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8章 恃强

第18章 恃强

三更送到!!冲榜中,求推荐收藏!

+++++++++++++++++++++

繁星在天,斜月寂寞。

路旁的大树后面转出四个人来,三男一女,步履沉凝,显然都有不俗修为在身。为首一人是个长发披散的汉子,淡金色的面孔,浓眉直鼻,颇显冷毅。他穿一身粗布直裰,腰上有麻绳扎紧,很是利落。

右首跟着一个瘦小道人和一个青面头陀。那道人尖脸猴腮,相貌甚是猥琐,偏是生了一把怒虎也似的胡须,让人见了顿感滑稽。头陀却是虎背熊腰,十分雄壮,只是一张面皮布满青气,看来甚是凶恶。

方才说话的却是个红裙连逦的女子,面如芙蓉,鬓如堆鸦,容色清美,让人眼前一亮。她身躯修长,腰系合欢带子,更显得婀娜多姿,腰肢欲折。款款行来,身边三人如同众星拱月一般。

真是:雪满山中高士卧,月明林下美人来。衣带当风,宛如月宫仙子。

道士抚摸虎须,皱眉道:“黑水剑派摆出这般阵仗,不知意在何为?缘何没有高手坐镇,任这小辈百般凌虐门下弟子。我闻黑水剑派四大长老俱有『阴阳天』修为,掌门雪依娘夫妇已窥『自在天』秘境,倘有一人在此,岂能让此人横行?”

被楚煌绞断手臂那人一咬牙,迎了出来,施礼道:“在下刘简昌,乃黑水剑派柏幽城真人坐下弟子。不知四位是何方高贤,听道长言辞对我派中人物颇为熟稔。敢是与本门有些渊源?”

那道士哈哈笑道:“十大玄门名满天下,四海之中谁人不知。老道本名早已淡忘,只是略懂几分卜算之道,人送大号一卦清。我兄妹四人只是江湖萧散之客,无门无派,今日正要上北海奢乐岛访友。因缘巧遇,失敬失敬。”

刘简昌闻言脸色微变,说道:“不瞒四位散人,那奢乐岛晁天王纠结诸多亡命之徒,据岛为尊,不服王命。江湖呼为‘北海盗’,谈之色变。我派此行正为剿杀此辈。四位长老早已捷足先去,四位好自斟酌,免得不知根细,牵连进去徒然坏了性命。”

金面汉子不由动容,“不意黑水四长老俱已先行,如此说来,奢乐岛上龙争虎斗,少不了一场恶战。”

“好啊,你们这群乌合之众,原来真是冲着我奢乐岛来的。”晁冲听得刘简昌之言大怒,抖擞银枪喝道:“我且把你们一锅端了,看你们如何上得岛去。”

抢上两步,向刘简昌扎来。刘简昌一臂已断,如何能挡。

那女子轻抖衣袖,带起一股劲风,将刘简昌推开。右手一翻,现出一支‘金批雕翎箭’,挥手将银枪格开。凝眉喝道:“你是奢乐岛上何人,为何这般嗜杀?”

晁冲银枪一横,昂然道:“我乃晁天王三太子晁冲是也。你们既是来我岛上探友,我不与你厮杀。这些人来势汹汹欲对我奢乐岛不利,却是放他们不得。”

说着一摆银枪,就要冲阵。一卦清连忙说道:“小哥儿原来是晁天王三公子,我大哥与贵岛太阳星君李晋兄份属至交,此番前来也是太阳星君盛情相邀我们上岛聚义。想那黑水剑派位列玄门,结连甚广,若与贵岛赌斗,只能是两败俱伤。

……愚意以为黑水剑派与贵岛之间或许有些误会,我兄妹不揣名微,想邀来双方三头六面,澄清误会,使双方握手言知,免却杀伤,岂不甚好。”

晁冲劣眉一掀,挟枪骂道:“好你个牛鼻子,原来你们却是那李晋的党徒。黑水剑派冒雪骤马,气势汹汹,正是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我奢乐岛纵横天下,无往不利,怕过谁来。安能与这些土鸡瓦犬握手言和?你们既是李晋招来党羽,今日且将人头寄下,将来如敢图谋不轨,再拿你等试枪。”

“你……气杀我也。”一卦清一番好言语,却被晁冲没头没脑唾骂一气,他纵是脾性再好,也气得七窍生烟。一时面皮铁青可比那青面头陀,手指抖颤指着他说不出话来。

“小辈无礼。”金脸汉子冷喝一声,也不见如何动作,游魂一般轻飘飘掠起,眨眼已到晁冲面前。甩起骨节虬劲的蒲扇大手,朝他面门拍来。

晁冲不虞他速度如此之快,也被唬了一惊。脚步急撤,大喝一声,使个‘神龙摆尾’,银枪如蟒蛇出洞,对着金脸汉子迎面搠来。那汉子身在半空,却不惊乱,身体奇异一折,五指箕张,径向枪杆抓到。

晁冲握抢急振,银枪寒光大盛,如一截冰橛子,急挑他小腹,冷辣狠厉。汉子脸色一变,急驱小臂架开,五肢收缩如猿猴,向晁冲迎面猱去。手掌猛涨如石盘大小,五指根根如柱。晁冲看的一骇,登住风火轮,横枪急退。

轰!

一声大震,积雪攒飞,大地震动。晁冲先前站立之地顿时陷了下去,露出三丈见方的一个掌形大坑,好像巨人踏过一般。

“大手印。”晁冲倒抽一口冷气,这一手若是打在身上,岂不早成了馅饼。

一卦清探头看了看,咋舌道:“大哥的大手印又有精进,看来很快就能有所突破,进入『自在天』境界,成就鬼仙修为了。”

青面头陀抱臂说道:“我倒更看中大哥的‘御风之法’,禀天地之正,御六气之变,深得道家宏旨。顺时守命,趋退如风。顺时风这个名字,唤得不虚。”

他们方自品头论足,那边晁冲已咬牙掂枪,抢了上来。翻如巨龙,挑如蛇舞,果是凌厉毒辣。顺时风被他攻得紧,使不得‘大手印’,只得绕身缠斗。他的御风之法尽在两条腿上。两腿各以符印画下两只甲马,左曰‘追日’,右曰‘逐月’,施展起来能日行千里,近身缠斗如同鬼魅。

楚煌冷眼旁观,已知这顺时风修为不在晁冲之下,他们四人修为想必也在伯仲之间,晁冲如要恃强,绝对没有胜算,最多两败俱伤而已。

正要上前劝他停手,却见晁冲挥枪急扫,一登风火轮跳出圈子。暗道:“不好。”晁冲不但手段狠辣,斗法也甚是乖觉,顺时风虽然修为略胜,却只想给他一个教训,并不赌斗生死。见晁冲拽枪而走,也不追赶。正要说些山外有山,让他不得恃技逞能的话训导一二。不妨晁冲早祭起乾坤圈,喝声‘着’。那圈子是仙家灵器,坚逾金铁,霸道异常,顺时风躲之不及,被一圈砸在肩上,大叫一声,扑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