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29章 幻境逃生

第29章 幻境逃生

“不好,抓住那小子,当心他们跑了。”公孙太白是个识货的,一见紫芯梧桐出现,大惊喝令。身边之人一时摸不着头脑,正在踌躇上前。

楚煌摆手在眼前一挥,紫芯梧桐同纱帘一般铺展出去。灿若玉带,散下一天光华,大喝声“走。”

众人但觉眼前一花,院落房屋全都不见,眼前只剩下一团迷雾。

晁盖急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公孙太白一皱眉,道:“此乃幻象,他们走不远。”

“可有破解之法?”

公孙太白叹道:“紫芯梧桐乃妖凤归栖之所,幻力强大,万年物象尽化其中。进去抓人太过凶险。天王还是让众兄弟把守离岛要道,再差人日夜不休守着这片浓雾,他们一则意要离岛,二则便是真仙也得滋补元气。守着这两处便是拿住了毒蛇的七寸。况且,那黑水剑派和桃花岛之人未必经得住其中凶险。”

晁盖不悦道:“说了半天还不是坐以待毙?”

公孙太白讪笑道:“守株待免而已。”

“天王不好,三位龙太子入阵去了。”石越跑来,慌忙说道。

公孙太白捋须沉吟道:“龙凤正是劲敌,三位太子能看破幻象也说不定,吩咐众兄弟,好生看守此阵,另外把守好离岛要道。”

++++++++++++++

“哎呀妈呀,这什么地方。”李铁牛坐在地上,着目处一片蓝天白云,细软的沙滩,闲散的鸥群。四外大海泛蓝,洋洋万里,却是一处海岛。

李铁牛扭头四顾,却见楚煌站立不远处,手上虚拂现出万道金光,团成一片光幕,上面隐约有字迹浮现。李铁牛只会舞弄板斧,自然识不得金光所写。

楚煌低叹道:“三万六千幻象,处处谲怪凶险,我能在其中辟一块净土,虽不过百丈方圆,也可自/慰了。”

李铁牛拍拍屁股站了起来,举着斧头喊道:“呔,小子。你如何将黑爷爷摄到此处。方才我一时大意,被你蒙了一跤,咱们重新打过。”

楚煌淡淡扫他一眼,随手一指,光幕上现出一个十丈方圆的巨幅图象。李铁牛睁着牛眼看时,只见图象中到处都是体态臃肿的怪物。个个都有几头巨象那般大,如龟如鳄的脑袋,却是要粗壮数十倍。那张着翼的宛如巨型蝙蝠一般,凶猛更胜狮鹫。图象中到处都是凶残争食的图景,惨烈处让嗜杀的天杀星李铁牛都瞪直了牛眼。

“哎呀妈呀,俺铁牛杀过几只老虎,都算是凶恶的很了,可还没见过这等凶残怪物。哎呀……。”李铁牛看的咋舌不已,哎呀个不休。

楚煌笑道:“李铁牛,我也不与你比斗,你若逞强时,待我把你摄进这图幅之中,你跟这些庞然怪物比拼比拼如何?”

李铁牛眨蒙眨蒙铜铃般的巨眼,笑道:“你小子看来比军师的道行还高,我铁牛却不顶这个强。这等怪物,我是料理不过。”

“啊……。”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子尖叫。

楚煌扭头一看,却见明素心不知何时向着此处走来,指着图幅怪物吓得晕了过去。楚煌苦笑一下,连忙收了图幅。暗道:这大千世界看来不能轻易示人,搞不好会出人命的。

楚煌将明素心扶靠在身上,见她面白如纸,冷汗隐隐,不由心生怜意。连忙帮她掐人中,更以灵力护住前心。过得片刻,明素心幽幽醒转,瞧是楚煌,舒软的手臂揽腰抱持,扑在他怀里,低声道:“真的吓死我了。”

楚煌看她肩背单薄,宛如少女,拍着香肩轻声道:“不怕,不怕,都是假的。弄来骗人的。”

“是假的?”李铁牛瞪圆了牛眼,跑过来问道。

楚煌狠瞪了这浑人一眼,沉着脸道:“真的假的,你进去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

李铁牛心头一突,觉得这小子极度危险,还是离远点好。万一他把自己弄进那怪物横行的图景中,我铁牛多半要给怪物塞牙缝。

“呵,这小子倒是艳福不浅,走到哪都有美女跟着。”三道光团一闪,敖迁三人从中跳了出来。螯龙见楚煌怀抱美女,禁不住啧啧连声。

明素心抬头看看,见三子都不相识,略感放心。

楚煌悄然一叹,拍拍她后背,站了起来。明素心惶然的看他一眼,颇是不舍。

蟠龙太子见明素心容色绝美,虽是发散衣褶,反倒平添柔媚,真乃秀色可餐。不由妒意大起,冷哼道:“你以为‘紫芯梧桐’这点小小幻术,便能就此逃脱吗?我龙族万年之灵,早已参破一切幻象,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难躲覆灭之殃。”

“大哥,少跟他废话?先拿下再说。”螯龙冷喝一声,展出九节玉竹鞭,蟠龙太子闻言也现出八宝陀龙枪,两人成掎角之势站定。

“速战速决。”敖迁知道楚煌奸诡。幻出七尺龙泉剑,指着楚煌道:“小子,死到临头尚且不知进退,想这女子陪你一同受死吗?”

楚煌微一愣神,敖迁剑抖万道银光,将他上下四方全部裹定。如巨蛇吐信,闪烁不定。

楚煌冷哼一声,祭起北斗玉辰玄衣,拧衣成束,抖作银枪,将万道剑锋尽皆击破。敖迁挥剑斜退,将楚煌围在核心。

楚煌以玄衣护住明素心,慢慢踱入三人的包围圈中。

敖迁不怒反笑,“这小子真是狂妄,与我三个比斗,还敢弃护身宝衣不用。”

蟠龙太子冷哼道:“这是他自寻死路。”

“不知死活。”

楚煌冷哼一声,以定魂砂护住魂体,至炎之气绕行小周天,金砂金光大盛,好似烈火焚炼一般,不一刻,身上现出若明若隐的一件光华璀璨的铠甲,乃是清净光明铠的精魂之气以定魂砂仿铸。穿在身上,如一件金丝软甲一般,宛如天神。

螯龙笑道:“这什么玩意,二位兄长可能认得?”

敖迁傲然道:“四海龙宫珍奇异宝之名冠绝天下。人道是:东海之兵,西海之器,南海之株,北海之甲。我北海龙宫宝甲无数,这件鬼东西值得什么?”

楚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抬手叫道:“兵来。”

螯龙疑惑道:“他说什么?”

蟠龙太子正要出口讥讽。

突然间,九天云动,阴云密布。

喀嚓!天雷滚滚。轰隆!大地剧震。

九幽之下一声巨嘶,大地斥裂,一条黑蟒腾身而出,盘绕在楚煌手上,幻成一把双锋湛然的丈八蛇矛。

楚煌横矛于身,冷笑道:“湛龙腾雾,出必见血。”

三人面面相觑,目露惊色。

“小贼受死。”敖迁大喝一声,龙泉剑幻起千道残影,匹练般包卷而至。楚煌却不退避,挽个枪花,挥矛怒砸,蛇矛如同巨蟒翻身,‘咣’的一声,将敖迁整个身体砸飞出去。

敖迁面皮紫涨,怒愤填膺。伸手在面上一掩,现出真身来,却是一条十丈青龙。巨吼一声,夭矫入云。在九天上仰首振鬣向楚煌噬来。

楚煌挥矛急闪,青龙摆尾,搅起滔天尘雾。甩动山石巨树,向楚煌迅疾砸来,如倾盆怒雨,浇人头脸。

楚煌或以身闪,或以矛格。心中郁怒,踩踏一截断树,就势腾身而起,挟矛向敖迁溯去。

真龙之身,何等伟力。敖迁喷出云雾,顿成狂风,打个喷嚏,如落疾雨。楚煌赶它不着,反而狼狈。

青龙舞动一会儿,径自穿海而入,在海中搅起飓风涡漩,一仰首喷出一道洪水来,波翻浪涌,挟着山石泥浆,将海岛淹没半边。

楚煌心头大怒,这海岛乃是他从紫芯梧桐三万六千虚境中辟出的净土,岂能任它如此糟蹋。把蛇矛往地上一插,心念转动,魂体化为光团钻进蛇矛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