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30章 斩杀龙太子

第30章 斩杀龙太子

大地震动,山石翻卷。

轰的一声,蛇矛拔地而起。幻成一只黑色巨蟒,紫电盘绕好不吓人。呲牙甩尾,腾身而起,径入云雾丛中,与青龙绞杀一起。

青龙觑得一惊,大口一张,喷出一道海水。那海水经他硕腹洗练,已具灵力,中人即伤。黑蟒身上紫电叱裂,盘旋出万道青藤,透过毒水,将它合身缠住。

青龙翻了翻灯笼大的眼睛,连忙张口喷出一道火焰,腾腾如红云,不及妨黑蟒尾巴怒掀将青龙腾云驾雾一个身体打翻出去。青龙在海岛上滚了几滚,现出敖迁人身来。

蛇矛刷的插在地上,楚煌魂体脱身而出,拔出蛇矛,抢上前去,一矛搠入敖迁腹中。

蟠龙太子、小螯龙两人远远看见,大惊失色。连忙飞掠过来。

蛇矛怒哮一声,化作蛇头,从敖迁隐现的青龙真身腹中趴出一颗金光闪闪的内胆,一吞而没。敖迁失了内丹,悲嘶一声,立时魂飞魄散。

“楚煌,你好大狗胆。竟然杀了北海龙太子。”蟠龙太子见敖迁就这么没了,又惧又怒,厉声叫道。

楚煌面容冷峻,祭起捆仙绳喝道:“把这两个混蛋给我拿了。”

这捆仙绳本是被他以凤炎真劲强行拗断之物,虽未重新祭练,还是非同小可。蟠龙太子两人如何躲得过,登时被绑得牢了。

蟠龙太子怒喝道:“楚煌,我乃泾河龙王大太子,你敢绑我,不怕五雷加顶吗?”

楚煌挥矛在他脸上抽了一记,冷声道:“北海龙太子我都杀了,何况你一个泾河太子。你不用在我面前展示你的硬骨头,我没有帝师那么好相与。听说雍帝在大殿上立下五尺铜柱,里面烧上木碳,执人抱柱而立,倾刻化为腐肉,你可想试试?”

蟠龙太子闻言面皮铁青,暗道:此子胆大包天,我以太子之尊,没必要跟他死磕,白白被他欺辱。

小螯龙更是面如土色,想想自己跟楚煌还有些过结,他还不知要如何对付自己,心中百味杂陈。

楚煌催动念力,蛇矛上金光幽软,刹时隐没地下不见。看岛上一片狼籍,心中耿耿,上前收了玄衣,见明素心花容惊乱,怜意大起,轻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明素心贵为一国之后,本就雍容大气。这两日经受数度异变,惊惶之心反而淡了,见楚煌温声探问,强笑道:“还好,……多谢你了。”

两人相对默然,过了一会儿,似觉气氛尴尬,明素心慌乱抬头:“三妹他们呢?”

楚煌霍然醒悟,正要和言宽慰。

呼喝打斗之声传来,楚煌一揽明素心细腰,低声道:“得罪。”挟着她展开身法,向声音来处掠去。

一片树荫空地之下,丛幽疆、水幽然挥动剑芒双战李铁牛。鹿静姑侄等人却在一旁观战。

“楚相公——。”还是鹿酥眼尖,瞧见楚煌,老远就喊出声来。

“王嫂——楚相公——。”鹿静和明素心见了一礼,语声平静的叫了楚煌一声,明眸中闪过隐秘的欢喜。

“楚相公,你真是本事呀。我和小姑姑都说,这回多亏你了。”鹿酥高兴的小跑过来,看着楚煌甜甜腻笑。

“大家没事便好。”楚煌心头苦笑,他也是行一步看一步,情势逼迫之下,反倒意外发现紫芯梧桐许多妙用,难怪妖凤如此着紧。

交谈之中,水幽然三人已打到紧要关头,水、丛两人纷纷使开飞剑之技,只见那明霜灿雪一般的宝剑如同飞梭一般,在两人身周盘旋。人驭剑、剑驭人,分明两人双战,倒像是四人合围一般。

李铁牛哇哇大叫,板斧使得霍霍生风,只听兹兹声中,水幽然驭剑将他两臂划破。李铁牛大喝一声,状如疯虎,双斧旋如车轮,劈出道道黑色光旋,四下攒飞,搅起两道黑色旋风将水、丛两人吞没。

鹿静看出凶险,登时娥眉一挑,就欲上前。楚煌连忙一拉她小臂,人已飞身闯进涡漩,他仗着定魂砂护体,瞅着间隙,抓把金砂朝李铁牛劈面打去,李铁牛不妨有此,呀的一声,仰天便倒。

水幽然长吁收剑,说道:“此人恶贯满盈,雷师兄地下有知,也应瞑目了。”

众人闻言都是喟息不已。

鹿静问道:“楚相公,不知此间又是何地?”

“这里是紫芯梧桐幻境。我方才发现,这境中之象也并非全是虚幻。而且其中还有一个‘颠倒乾坤’的法门,你们要回哪里,或许我可以直接送你们过去?”

楚煌幻出阴阳之气,将紫芯梧桐祭起,紫电缠绕,现出一片三丈图幅,光芒闪烁,不时流动着金光闪闪的古字。

“万安城中吧?”鹿静迟疑的看他一眼,不知此图是否真有那般神妙。

楚煌在金字上搜寻一番,伸指一点,白光闪耀,图幅中景像大变,好像到了一处街市之上,到处都是人影走动,熙来攘往,看那打扮,倒像是黑水国民无疑。

众人见了这般异事,都是惊讶不已。鹿酥小口微张,忽的跳了起来,指着光图叫道:“我认得那家店,那是国都最有名的珠宝首饰店‘吉乐斋’呀?前日我还和小姑姑一起去逛过,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“鹿酥——,”鹿静见她有些忘形,神情微恼,面颊却有些红了。

楚煌笑道:“既是地方不差时,几位便行吧,我灵力有限,怕撑不了太多时候。”

柏幽城等人上前告辞,飞身一掠,钻入光图中去了。

鹿静姑侄两个四目相对,又似无心的别过头去,好像谁都不想先走。

“楚相公——。”

楚煌回头一看,却是桃花岛六散人行了过来。

财生主‘哎哟’一声,高叫道:“这是什么宝贝,真是稀罕呀稀罕。”

涟岚目光惊异的看了楚煌一眼,笑道:“楚相公年纪轻轻,却是神通不凡,得此宝相助,看来晁天王再要捉拿我们,只能徒劳往返了。”

鹿静笑了笑,问道:“不知几位要去何处,今日之事多亏大家热心援手,我和涟岚姐姐又甚是投缘,诸位可肯到万安城中盘桓几日,让鹿静少尽地主之谊吗?”

财生主笑道:“那赶情好,以后咱兄妹几个,若到北海游玩,有黑水国长公主照应着,想不舒坦都不行呀。”

涟岚浅浅笑道:“我们兄妹懒散惯了,恐怕精致起来反倒不自在。”

“哎呀,这光圈变小了。”鹿酥眨眨眼睛叫道,嘟嘴站在一边,瞧着甚是委屈,人家还等着跟楚相公话别呢?

鹿静偷瞪了楚煌一眼,不由的轻啮樱唇,“楚相公,大恩不言谢,鹿酥许了你的,她是小郡主,一言九鼎,没有不作数的。”

楚煌笑道:“你真想我到你们黑水国做将军?”

鹿静赧然,轻声道:“你来不来?”

楚煌见鹿静神情微羞,原本很有几分飒爽的女子,倒像个未经世事的小女孩般,小声道:“做了将军是不是就可以……。”

鹿静大羞,忙叫道:“可以什么……我不知道。王嫂,咱们走。”鹿静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般,连忙拽着明素心,掠入光团之中。

“楚相公,你可一定要来看我。”鹿酥看看只剩自己一个,反而慌了。桃花岛六散人还在一旁‘虎视眈眈’,也说不得什么要紧言语,只得招招嫩生生的小手,黯然转身。

楚煌双手如关门一般,将图幅合了起来,光团消失,光华尽没。

“楚相公,今天若非有你相助,我已丧生在那天杀星的斧头之下,救命之恩,鬼难藏记在心里。来日必有以报效。”鬼难藏虽然面相凶恶,沉默少言,却是个实诚汉子,他言词铿锵,谁也不会怀疑其中份量。

“鬼先生言重了。”楚煌难道摆手。

顺时风接过话头,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楚相公,你救了我四弟性命,就是救了我六兄妹。况且,今日若非相公,我兄妹恐怕已在劫难逃。大恩难报,相公但有所命,我六兄妹愿供驱驰。”

顺时风一开口,六散人都是面容一肃,抱拳为礼。

楚煌苦笑道:“大家何必如此,方时咱们同舟共济,互相救助原是份所应为。几位不但神通超妙,更有豪侠仁骨,楚煌感佩在心。我年轻识浅,岂敢言驱驰二字,若蒙不弃,大家兄弟相称便了。”

六人闻言一愕,顺时风皱眉道:“有志不在年高,这也使得。”

“大哥——。”顺时风一躬身。

五兄妹有样学样,连忙跟着拜了下去。

楚煌哭笑不得,赶忙摆手,“别——,六位再要如此,楚煌便无颜与诸位相处了。六位哥哥姐姐结拜在前,楚煌附为骥尾罢了。”

顺时风欲要争拗。楚煌抢着道:“哥哥姐姐若是允时,咱们便是兄弟姐妹,若依不得,你往东,我往西,便互不相见也罢。”

涟岚抿嘴笑道:“反正是自家兄弟,大哥还是依着楚相公好了,你要把他当大哥时,便敬着他。你若拿他做兄弟时,便护着他。净纠缠些称谓便怎么了。换作是我,要叫楚相公大哥也实在别扭的紧。”

观彻宇哈哈笑道:“这下倒好,我老观下面也有七弟了。”

几人深谓涟岚说的在理,顺时风也不便坚持。楚煌看的出顺时风这个大哥确实很有风范,几个弟、妹都对他很是敬服。

此议即成,便是皆大欢喜。七人就在大槐树下拈土盟誓,拜了皇天后土。财生主呵呵笑着从腰间取出一个羊皮口袋,那口袋貌不惊人,却有无穷妙用。唤作‘乾坤一气袋’,极善装乘。只见财生主不时伸手进去,拿出许多水果蜜饯,花式点心。完了还有两坛‘绿蚁’美酒,敢情是在那风凌渡上所携。

七人便在槐树底下,推杯换盏,高谈放歌,共谋一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