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36章 第七神兵

第36章 第七神兵

一条黑影快速掠来,月光照在她泛着光影的黑色皮衣上,来人身段饱满,光头俏美,正是海王殿虎豹骑左武卫大将军温暧。

“你跟着我做甚?”

突兀的声音响起,温暧脖颈微僵,顺着声音看去。只见一朵花瓣似玉的荷花慢慢绽放起来,荷花中躺着一个头枕双手,两腿翘起,神情悠哉,不满三寸的小人。那人穿一身月白锦袄,上有金线纹饰,瞧来甚是华美。脖子上围着一条貂绒围巾,长发以金线束住,面如温玉,齿白唇红,乍一看便是楚煌模样,细看来又多着几分温和之气。

温暧目露疑色,问道:“你是何方妖物?楚相公又在何处?”

那人哈哈一笑,一掠上岸。眨眼间,身躯便高如成人一般,除衣着打扮有些不同外,与楚煌倒有八九分相似。

那人指着温暧,朗笑道:“楚煌小儿已被本大王吃了,你回去带话给烈无忌,让他休要打我北海璇玑图的主意。还有,明日天亮以前务必离岛,否则本大王让你们片甲不留。”

温暧大怒喝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,竟敢如此张狂?”

喝声中,温暧倒掠而出,双手交叉幻出腾腾绿气,越聚越凝,好像一只雀鸟一般,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。温暧反手在身前一转,绿气渐渐凝成巨斧形状,身前一摆,绿雾消散,手上顿现出一把绿柄玉斧,正是七十二斤重的『金雀宣花斧』。

楚煌本也没指望三言两语能将温暧真的唬住了。他方才化为一楼清气钻入莲苞之中,寻得肉身,先散了定魂砂,北斗玄衣诸般伽持,魂体便入了灵窍,与肉身合一。他的肉身被太液芙蓉池浸炼多日,皮膜筋骨百倍从前,魂体灵窍又经定魂砂打磨,一旦合体,登时觉得元气充盈,浑身劲气勃勃,直欲找人厮斗。

见温暧掌斧出来,楚煌心头一动,问道:“不知温将军手中所持,可是天地神兵榜一十三种神器之一?”

“不错。”温暧一仰下巴,非常傲气地道:“此斧乃是排名第七的『金雀宣花斧』,为上古混世魔王蚩尤所持,霸道无双,你可有胆一试?”

楚煌哈哈一笑,略一抬手,大地剧震。太液池中活水蓦的沸腾起来,无数荷花散放出馨香之气,绿、白、红、碧四色光雾缭绕不休,荷花尽皆俯首,好像臣子朝天一般。

轰!

一条水桶粗细的鲸牙红睛巨蟒破土而出,在楚煌身前扭腰摆尾,化成一柄蟒纹霜牙的丈八蛇矛。蛇矛上回吞了北海龙太子敖迁内丹,今日现身又有不同,水色蟒纹泛了一层淡淡金色,楚煌握定矛杆,双眸微闭,顿觉一条蝌蚪般的急电从腕脉钻入体中,游走大小周天,最后汇聚到眉心处。楚煌猛睁双目,眉间‘嗡’的一声,好似金锥豁了一下般,现出一道细小的弯曲金线,稍时,渐渐隐没。

看温暧一脸惊异之色,楚煌一拍矛柄,笑了笑,道:“湛龙腾雾矛,第三。”

温暧回过神来,冷哼一声,说道:“便是真的又如何?今日正好劈了你,为我手中神兵正名。”

温暧娇叱一声,腾跃而起,抡起大斧照着楚煌顶门怒劈而下,风声嘶裂,隐约间便有一只朱雀鼓其巨翼,张喙猛啄。

楚煌被她气势所夺,奋力挡格的话必然处在下风,连忙静心敛气,一挥蛇矛,纵身跃开。温暧紧追不舍,宣花斧一侧转为横削,那斧头乃精钢所炼,煞是猛悍,便小山也能剁碎咯。楚煌不欲两败俱伤,飞身再退,蛇矛急在地上一扎,身后已是百里荷池,更无退路。

温暧双目一亮,拽斧抢上,借着小臂一压一翘,偌大一颗斧头好像冲天巨炮一样砸向楚煌勃颈。温暧目如流火,额头见汗,这三招已是倾尽所学,志在必得。若被她砸中,必是脑袋稀烂,再无人形。

楚煌‘嘿’的一声,玄衣一抖,隐身其中,遮了个头脸全无。温暧变招不及,暗自咬牙,催动灵力,斧上青气盘踞,雀形咆哮直欲将人荡为齑粉。斧势猛厉,只要这回砸实了,甭管砸到哪儿,不死也叫他脱层皮。

砰!

巨斧如同砸在铁板上,玄衣凹下一个大坑,银色星图光芒大盛,与青气盘斗,一时相峙不下。温暧方欲加力,斧上一沉,蛇矛压着斧柄选了一个诡异莫测的角度刺了过来,快如游鱼,捷如脱兔,温暧一惊之间,蛇矛已逼颈上,寒锋森然,温暧分明感到蛇头獠牙的嗜血意味,犹如活物一般。

楚煌把玄衣一收,温暧才看清宣花斧从他右胁下贴着衣服砸了下去,真是差之毫厘,胜负立分。

“你可心服?”

温暧一仰脑袋,骄傲的冷哼一声,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楚煌微微皱眉,见她一手还牢牢把持斧柄之上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,劈手抓在斧头之上,运起凤炎真火之气,斧头顿被烈焰环绕,熊熊燃烧起来。

温暧不屑的睥了楚煌一眼,“我的金雀宣花斧乃百炼精钢、北海金雀石所炼,你以为天地神兵的名头是白叫的,没有天雷地火,三昧真火,九幽冥火休想伤它分毫。我劝你还是莫要白费力气了?”

楚煌笑了一笑,问道:“不知上古妖凤的本源真火却又如何?”

温暧脸色微微一变,倔强道:“我不信你血肉之身使得出凤炎真火?”

天地人三才之中都有无极真火,能焚毁万物,非凡火可比。在天则雷火,在地则冥火。在人则莫过于天生神通的本源妖火,三者都具先天之绝大威力。

温暧看着楚煌白玉一般的双手,明眸中惊异不定,楚煌冷冷一笑,手掌遽然变成赤红,真火炽烈便温暧也能觉出其烫人,眼眸顿瞪大,斧头上刹时现出一个神情恹恹雀鸟发出一声凄惨之极的惶叫。

“不要——。”温暧被这声叫唬的小脸一垮。

楚煌笑道:“你这不是金雀吗?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,今日倒要试试,这话虚也不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