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51章 昵昵儿女语,恩怨相尔汝

第51章 昵昵儿女语,恩怨相尔汝

这水中楚煌早已走过一遭,也不觉的有什么希奇。倒是张无眠折舟自驶之能,简直神乎其技,让人羡慕。

张无眠盘坐舟头,面色凝重的操控方向。楚、白两人挤坐舟后,倒没有太多紧迫心思。白如萱偷看多宝道人干瘦的面孔,不知是否被楚煌附着的缘故,只觉着他眼神清正,倒没那么讨厌了。

“喂——,”白如萱扯扯楚煌,小声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夺了多宝道人肉身的?莫非……不对,你以前并不识得多宝道人吧?”

楚煌点点头,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,老实说道:“就是在园中,他被你两个师兄打倒的时候。”

“啊——。”白如萱小口微张,脸蛋登时红了,轻啮嘴唇,问道:“你是何时来到园中的?”

“也没有多少时候。”楚煌摇头笑道。

白如萱微侧脸颊,犹豫着道:“我成师兄为学勤苦,雅通诗赋。许师兄便邀他代笔给我写了一篇……诗文。”

楚煌心头恍然,想来许一飞本想借成坤文思表达好逑之意,不知怎么的被白如萱识破了。原本对他兴许还有些好感的,这下反倒弄巧成拙,于是便有了花园中的一幕。而成坤心里对这位美貌师妹想必也存了爱慕的心思,否则也不会偷偷跟踪,怕是未敢启齿罢了。

“楚公子,你如何下井救的我,我两位师兄呢?”白如萱想到荒园中事,心中一慌,下意识的抓紧楚煌胳膊,纯美的面庞有些发白。

楚煌暗自一叹,将许、成两人被樊锐所杀说了一遍。

“你说我两位师兄都被杀死了?”

白如萱嘴唇发白,啮咬之下,好似樱桃乍跳,渗出殷红的鲜血来。

楚煌怜意大起,轻声道:“白姑娘,你两个师兄俱被灵器所伤,或许……还有得救。”

话虽如此,便是楚煌自己也难相信。许、成两个,一个面中火毒,一个胸骨尽碎,他们境界不过『潜形』,元神未成,如何能活。

“贼道,我三人若非追你来此,如何会断送两位师兄性命。”

白如萱冷汗涔涔,她和许、成二人同道游历,修行之中颇受二人照顾,陡闻同门惨死,不由的心神大乱。低叱一声,面容铁青,柳眉倒竖,显然把楚煌真当作多宝道人看待了。

楚煌见她神情有异,暗道不好。白如萱出手如电,冰玉一般的手掌扼住楚煌脖颈。切齿之意溢于形色。

楚煌憋了口气,叫苦不迭。上回盗用孙翊肉身被阴风搅得粉碎,这回眼见得要被掐得断气。没奈何,楚煌澄虑凝神,魂体一收,倏的从灵窍中走了出来。多宝道人失了魂魄,登时面如死灰。

白如萱神情一震,猛醒过来,见多宝道人断了气息,惊道:“楚公子,……我并非有意?”

一言未毕,珠泪便如断线珍珠簌簌下落。

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楚煌用金砂护体,现出阳魂。使紫芯梧桐在身前一刷,紫光闪烁,将多宝道人肉身收入其中。见白如萱哭的伤心,连忙轻拍她香肩。

白如萱乍惊乍喜,心神大乱,就势扑入楚煌怀中,泪流不止,体软如绵,如欲融化了一般。

美人粉颊如梨花带雨,娇娜动人。楚煌就她面颊上揩了一滴珠水,手指虚捻,灵力贯注,响起轻微丝丝之声,泪水凝成胭脂大一颗晶莹剔透的绝好冰珠。

楚煌摆到她眼前,轻笑道:“白姑娘,你眼中流的滴滴都是珍珠,颗颗都价值连城,这么一会儿功夫,可够寻常人家吃喝一辈子了。”

白如萱神情微羞,推着他胸膛坐直身子,夺了冰珠,捻在手上把玩。

张无眠见他们两个雨过天晴,呵呵笑着捋着胡须摇了摇头。

“你们俩小心了。”

小舟快如疾箭,在水波中翻腾。透过白色光圈,水底细波,纤缕可数。巨大齿轮矗立眼前,不觉已到了水底。张无眠‘嘿’的一声,驾着小舟从**之间穿过,挥动拂尘将水闸换个方向一扭。

齿轮咯嚓响动,牵着铁索急速转动起来。湖水倒泻,急漩大起,小舟被水流顶得向左边一侧,张无眠扣住两舷,长笑道:“坐稳了。”

说时迟,那时快。舟中平滑无可借力处,楚煌没有张无眠的能耐,登时被掀得朝后倒去。白如萱眼明手快,连忙将他伸臂楼住,冲力未尽,她后背实实在护圈上撞了一下,骨疼欲折。

楚煌长吸口气,整个身体被揽在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当中,后背还顶着两团细软如绵的暖肉,伴着舟身摇晃连带着微微颤动,舒服的让人直欲长眠。

这一波急漩过去,小舟顺着水流上溯,顿时平稳起来。楚煌想明白背靠何物,身上一热,连忙撑坐起来。扭身看白如萱光洁额头满是细汗,双眸微眯,隐现泪光。连忙将她揽抱起来,轻声问道:“你怎样?”

白如萱偷眼看了操控小舟的张无眠一眼,神情甜蜜的轻摇螓首。

楚煌轻吁口气,跟她肩挨着肩坐在一起。

张无眠喟息一声,指着悬浮湖中的巨大石室说道:“这几座石室便是他们秘密建造的军械所,平日湖水充盈,石室深埋湖水之下,极为隐蔽。那湖底齿轮原本控制着几条地下甬道,是先辈留着事急时应变潜逃的。却被他们用来建了偌大石室,隐藏无穷祸端。”

张无眠一摆拂尘,小舟窜入石室下面,他攀住室底青石,在上面一阵摸索。‘咯嚓’微响中,一面磨盘大的石头旋得半开,露出半尺宽一道间隙,张无眠急喝一声,从石隙间窜身上去,两人看得分明,连忙掠身跟上。

张无眠将磨盘合上,眼前却是一条狭长甬道。三人目力极佳,沿着甬道走了百十步,尽头现出一段石梯。拾级而上,隐约听到上面传来叮叮当当的铁石击打之声。

张无眠示意楚、白两人稍待,打开石梯尽头的顶板,悄悄探出头去。青石铺就的宽阔石廊平展开来。石廊两边开着八九个石门,门口站着十多个青衣劲装的佩刀武士,叮当之声便从门中传来。

张无眠退了下来,低声道:“果然便是此了,不过他们防范极为严密,贸然出去恐难得手。现在惟那摩云金翅面具是极要紧的,待我传你们两道‘银丝灵咒’,此咒能隐身一刻钟,我们分头探查那金面所在,瞅准时机,抢了便是。只要摩云金面在手,我大哥便不能不有所忌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