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55章 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

第55章 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

张无缺哂笑道:“二弟,你可看清了这帮正道之士的无赖嘴脸。你以为咱们跑到天涯海角,龟缩不出,逃得了一时一世,便躲得过永生永世吗?——不可能,只有向雍廷,向人界讨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,只有把强权掌握在自己手中,你才能翻手云雨、指鹿为马。只有让所有人都匍匐、仰视,我们要保护的人才能平安喜乐。二弟,你懂吗?”

疯子!疯子!

人情汹汹,看着张无缺的目光又是畏惧又愤怒。

呸!

雁天南指着张无缺狠啐一口,怒喝道:“老疯子,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,快来爷爷棒下受死。”说着从腰间拔出一根尖锥倒獠狼牙短棒,大吼一声,飞身向张无缺砸去。

张无缺面沉如水,拂尘随手一挥,灵力不鼓自溢,麈丝张拔如千万巨手一般,呼哧声中,尖刀一般撕开雁天南肚皮,穿胸而过。

雁天南愕了一愕,胸口剧痛传来,吃力的喘了两口,膝盖一软,跪倒在地。脑袋慢慢耷拉下来。

张无缺收了拂尘,麈丝如银,点血不染。他随意挥了两挥,浓眉皱起,“樊锐,你是怎么操控这干人的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一团乌烟瘴气。如此手段,将来如何做得大将军?”

樊锐连忙抱拳行礼,恭谨说道:“弟子无能,有负大贤良师教诲。”

“大贤良师?”张无眠听这称谓,大皱其眉,叹口气道:“大哥,你何苦要在红尘俗世中争名逐利,咱们兄弟三个僻居幽谷,调琴阅卷,逍遥一世岂不甚好?”

张无缺目中闪过憧憬之色,旋即被勃勃野心代替,摇头道:“不可能了。”

“怎么不可能?”张无眠苦口婆心劝道:“大哥,你现在回头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”

“天生伟力之人,一往无前之势,欲成千古霸业,岂有退路可言。”张无缺仰天一笑,微哂道:“不瞒二弟,我这二十余年,以治病传道为名广传弟子,创下太平道,人称我大贤良师。我门下有三十六方弟子,大方十万,小方九千,合一百二十余万人。我已传檄天下,遍邀各路英雄,约齐东海寇,北海盗,黑山贼,君山会盟。只等‘摩云金面’出炉,便可召集天国余部,重整江山。”

张无缺说的畅快,一阵大笑,声震瓦栋,似乎偌大天下就等他操刀宰割。

张无眠呆的一呆,暗道:“完了。大哥只怕要将天捅个窟窿。”东海寇,北海盗,黑山贼,太平匪。四大寇齐了。

众人听闻张无缺掀起偌大风浪,暗暗惊心。又见他手段狠辣,眨眼间便断送了雁天南性命,更是人人自危。

一真道长干咳一声,挪步上前,打个稽首,讪笑道:“太平道长请了,贫道乃是应雷宝大师邀请而来,特到贵谷修宝,……嘿,大家原本就是友非敌。想贫道不过是蜉羽门下一介散士,张道长想来不会留难吧。”

张无缺淡淡瞟他一眼,甩动拂尘一笑:“我太平道即将龙起天下,众位若有心共襄盛举,则此室中灵品可任你们挑选,我谷中保证为各位炼制一件称心如意地灵器。这原本也是我召集众位来此的初衷。若是暗怀异心……哼哼。”

张无缺冷冷一笑,话中的意思不言自明。一真道长心头一突,尴尬笑道:“贵谷的条件这般优厚,想来……大伙断无不允之理。”

他此言一出,那些骨软好利的立即纷纷附和起来,有些个不以为然的,面目阴沉站在一旁,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张无眠急道:“大哥,你这样胁迫众人,如何成得大事?”

张无缺脸色微和,得意笑道:“本师自有无穷手段,你还未曾都见识过呢?”

“好了,今日‘摩云金面’即将出世,我没空与你纠缠。二弟,你只管在一旁擦亮双眼,看本师如何成为天下至尊便了。”

张无缺哈哈一笑,轻摆拂尘,大步转入暗格中去了。

樊锐站了出来,高声道:“大贤良师的话众人想已入耳在心,我忘川谷向来好客,只要是良朋佳友,凡事自然会尽心竭力为他操办。若是谁暗怀不测居心,那么,这雁天南就是榜样。”

众人中还有些暗怀不忿,心存侥幸的,看了雁天南肚腹洞穿的惨状,也不由心中打鼓。雁天南游侠西北,刚直不阿,颇算得上一号人物。谁知和张无缺神通相较,简直如同木偶纸人,须臾之间便送了性命。众人中许多修为不及他的,更是偃兵息火,腼着脸讪笑。

“如此就请众位挑选灵品吧。”樊锐将众人神情收在眼中,知道这些人多半成了敛了爪的老虎,没了气焰,故示大方地说道。

室中气氛缓和,众人七嘴八舌地冲着樊锐拱手客套,一脸兴奋自去壁上挑选灵品。

张无眠眯眼朝石壁破开的大洞之中望去,脚下也不由走近了些。

樊锐横身挡住去路,抱拳笑道:“无眠道长,大贤良师行功正在紧要关头,干系重大,还请道长一边歇息,品茗论道如何?”

张无眠微微侧身,冷然道:“你这俗物又懂得什么道?”

樊锐也不生气,笑了一笑,踱步走开。

楚煌悄悄靠近上来,问道:“道长,现在该如何行事?”

张无眠往墙边靠了靠,假意观看壁上的灵石,低声道:“果不出我所料。那暗格中有一密室,里面藏着九大丹炉之一的‘七星照月炉’,炉中布有七星罡阵,照取太阴之火,能将凡铁煅烧成幽锋冷芒。那‘摩云金翅面具’本就是千年寒铁所铸,携有无限威煞凶杀之气,若经此炉炼出七星照月寒气,必会成为盖世凶兵,祸患之大难以度量。”

楚煌识得其中利害,闻言默然不语。

张无眠喟叹一声,嘱咐道:“待会儿起炉时,你替我拦一下樊锐,我则冲进密室,便是拼着魂飞魄散,也要毁了这件凶浊之物。”

两人刚刚说定,密室中忽的传来张无缺一阵狂肆大笑。

“摩云金翅铁面,永乐天王遗宝。今日便要重见天日了。”

张无眠神情一变,袍袖无风自动,‘倏’的一声,如箭枝一般向密室之中急窜。

樊锐吃了一惊,连忙飞身抢上,急喝道:“道长,哪里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