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0章 破阵

第60章 破阵

树木参天,丛林幽谧,溪水湍急,阳光热辣。

数十丈的林木密密麻麻的长着巴掌大的叶子,爬到树顶似乎可摘星月,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自如的生长着,远远看去,乌压压一片苍翠,自成一个世界。

丹语冰微微点头,道:“好,这里面没有跟它们体形相似的怪物,不至于日夜争食,也没有太过弱小的动物,助长它们的气焰。若是换个无人约束的地方反倒无法生存,也怨不得谁吧?”

她眨动星眸,浅浅一笑。纤纤十指,虚排唇下,引指虚按,一支幽婉动听的曲子便从虚无中响了起来。

幽幽管乐,静谧宛转。

‘呜聿’声中,众人如同遁身深山窈林之中,清泉呜咽,鸟兽深鸣,心头自然升起空旷寂寥之感。

盘旋上空的翼龙、蝠龙,闻声嗷嗷鸣叫,成群结队朝光幕中飞去。聚集桥下的剑龙之属也纷纷鼓噪起来,向着光幕争抢跑来,嚣腾之势比千军万马还好惊心。

丹语冰浅浅一笑,勾手划出一道七彩虹桥,通往光幕之中。群龙踏上虹桥,彩虹流转立时向着光幕之中流动,径把一群庞然大物送进幻境之中去了。

衣袂破风之声不绝于耳,一队武士从谷中追了出来,前脚登上桥阜高处,看到眼前情景,都是目瞪口呆。

当头一个提着龙头青铜短斧的老者目光一湛,箕指叱喝道:“妖女慢来,你安敢恃技逞凶,坏我忘川谷天险?”

丹语冰扭过头来,见那提斧老者身躯魁伟,须发微见霜痕,识得是谷中九龙旗主之一的睚眦旗主。当下淡然笑道,“三位旗主来得好快呀,大伙和和气气好聚好散岂不甚好,贵谷这般赳赳不舍,说到恃强欺人却不知究竟是哪个?”

“大胆,‘忘川谷’尊你为客,你却抢我谷中灵宝,若还由得你安然出谷,日后岂不让江湖上取笑我谷中无人?”

说话的是个青瘦汉子,身量极高,脸色阴沉。手上提着一口盘龙金纽铜钟,乃是谷中的蒲牢旗主。

丹语冰娥眉微挑,笑吟吟地道:“‘忘川谷’忒也小气,一只破烂丹炉,便作个人情送与我又如何?”

蒲牢旗主还欲再言,他身边一个年约三旬的黧黑大汉,焦躁起来,大喝道:“两位旗主,妖女毁了谷中天堑,此事岂能善了。毋须与她废话,拿住了交给谷主处置便是。”

丹语冰拊掌笑道:“还是霸下旗主痛快,你若能在我手下走上三合,我便随你见见贵谷主又何妨?”

霸下旗主听她意存轻视,勃然大怒,大鸟般飞掠下来,势如奔马,双臂抽拉放甩,‘咯崩’之声不绝于耳。

只听他口中暴喝一声,劈手打出一片树桩大的巨石,冰雹一般向丹语冰没头没脑砸去,声势汹汹,荡人胆魄。

楚煌就在丹语冰左近,自然免不了池鱼之殃,刚刚提起孙茗。身体被丹语冰一拽,向桥上急掠,身后轰隆之声滚滚而来,丹语冰或勾指,或虚弹,或以披风遮挡,巨石纷纷被她击落桥下,

三大旗主见巨石未能奏功,连忙施开身法,掠身抢上。丹语冰三个过了木桥,正要钻入甬道之中。霸下旗主沉喝一声,指端灵力闪烁,冲着石壁一指,一道石碑从壁上急射而出,咣的一声,砸入对面石壁半寸,将甬道挡死。

楚煌咋舌不已,若非丹语冰扯着他脚下缓了一缓,被这道石碑砸中,不死也得重伤。

“莫非这白猕王真得便能事事推定?”楚煌想起丹语冰的前知之能,心头发虚。

三大旗主脚前脚后落在崖上,霸下旗主冲拳行功,霸道真劲狂肆游荡,暴喝一声,握拳在地上猛砸。

石崖叱裂,数道石碑从在上攒射而出,依九宫之位布下八卦阵图,碑阵开启,金光灵力汇成一个密闭圆球将三人困在阵中。

楚煌微微皱眉,问道:“丹小姐可识得此阵?”

“不认识。”丹语冰摇头。

一般而言,法阵必然蕴藏着精微的相生相克之理,若识不破生死玄门,贸然破阵,毁其一环必然勾动天雷地火,后患无穷。

霸下旗主见三人被困入阵中,神情微和,沉声喝道:“妖女,你困入我‘八门玄碑阵’中,死到临头,还不束手就擒,尚想顽抗。”

丹语冰低声笑道:“料他一个小小旗主,能排出什么高妙阵法。道法璇玑千万,非是我不识它,而是此阵入不得我眼而已。”

楚煌闻言一呆,暗道:你真是自负得可以。

丹语冰低叱一声,祭起‘紫金摩云杵’,晃一晃,现出八道残影,对着八道石门施以雷霆重击。

轰!轰!

巨响之声不绝于耳,八门六十四道石碑被摩云杵扫荡一空,败残零落倒蹋一地,光圈消失,石阵暴废。

丹语冰银白披风一甩,石屑击飞,朝满面惊愣的三大旗主劈头盖脸打去,脚上更不停留,拽着楚煌夺路而走,冲入甬道之中。

甬道中狭窄晦暗,丹语冰掠身甚急,未行一息之地,铜兽铁门拦在面前,丹语冰却不停身,祭起摩云杵将铁门劈手砸得稀烂。

+++++++++++++++++++

“呔,神荼、郁垒二神将在此,来人止步。”

“丹小姐,你往哪里去?”

出了甬道,顿时天光大亮。龙湫瀑布呈阶梯状流泻下来,喧响遥闻,山势高迈,空气清新,杂花满路,让人心目一爽。

樊锐抱臂站在瀑脚下,身后跟着向冲、李滚和数十玄衣武士。神荼、郁垒各持剑索,竟也耀武扬威的站在一旁。

丹语冰失笑道:“我说路上如何不见了两位门将,原来早被樊旗主调来谷口把持。”

郁垒赤髯蓬蓬,得意笑道:“这谷中道路再多,任你千绕百转,想要出谷却必经‘兽首门’,我哥俩何等聪明,岂能被你瞒骗过了?”

丹语冰俏脸一寒,“你们那点儿微末法力,不留在谷中养老,却跑来凑什么热闹,呆会儿赌斗起来,让你们七窍皆灰,心魂尽灭,百年修为化为乌有。你们可想好了?”

郁垒见她俏脸含煞,心知她所言不差,禁不住心中打鼓。

“妖女休走。”

三大旗主从甬道中追了出来。霸下旗主被他破了得意阵法,通身狼狈,更是咬牙切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