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3章 孙茗这女子

第63章 孙茗这女子

“我的‘飞云笔’和‘分光镜’呢?”孙茗面带红霞,也不知是羞是气。

“在,在。”楚煌将两件灵器拿了出来,想了想道:“孙仙子,咱们原本只是一点儿误会,当时激斗凶险,收你的灵器也是迫不得已。……”

孙茗将灵器劈手夺了过来,冷然道:“就算先时是误会,现在也不是误会了。”

楚煌闻言一怔,想起自己还在孙茗的美/乳上抓了两把,以她的性情恐怕确实难以善了。

孙茗见楚煌神色怪异,目光闪烁,忽的想起什么,登时面如丹染,浑身颤抖,羞愤叫道:“阿绰,快把这混蛋给我丢下去,丢下去……喂鱼。”

孙绰失笑,好言抚慰道:“楚相公既已认错,姑姑还是饶他这一回吧。况且,姑姑被忘川谷的人追击之时,他也是出了力气的。此地不宜久留,我知太平道人已经大发英雄贴,召集四大寇,蛮荒鄙国,魔门妖道君山会盟,天下从此多事。二弟猝死之事究竟如何善后,也要好生计议。”

孙茗冷哼一声,别过脸去。

“有什么事咱们还是出去慢慢说吧。”

孙绰微露苦笑,施展灵力朝楚煌脚上的紫电索一指,绳索一松,便解开了。

孙茗皱眉道:“你怎么把他放了,这小子可奸诈的很,……。”

孙绰连忙抱着她的胳膊,抿嘴笑道:“放心吧,楚相公不会走的,再说,他也不是咱们的犯人呀?老这么绑着,像什么话。”

她笑着轻瞟了楚煌一眼,掌上翻出一只八棱金装锏,盘旋片刻,定在半空。

“姑姑咱们先走,楚相公,可别丢远了。”

孙绰叮嘱了一句,抱着孙茗纤腰,驭使金锏,一声嗡鸣,金锏上光华大盛,撕开瀑布,电一般去了。

楚煌轻揉脚踝,想了想,祭起北斗衣随后跟了上去。

玄衣蓬蓬,如同大鸟。楚煌逆流飞掠,行了数息之地,远远便看见孙绰姑侄两个站在崖边踮脚张望,看他赶来,孙茗轻哼一声,回身便走。

孙绰伸手拉他一把,小声道:“我姑娘性情不大好,你看我面上,别与她计较。”

楚煌嘴上应着,心道:这姑侄两个一硬一软似乎吃定了我,上回以‘捆仙索’侥幸胜了孙茗,现在‘捆仙索’都被人家收了,若她们成心与我为难,恐怕还真斗她们不过。

“姑姑,走慢一点。”孙绰娇声喊了一句。便是她不喊时,孙茗也只在远处徘徊,哪像高飞远走的样子。

孙绰轻摆纤手,弹出一团白色光圈,氤氲消散,现出一只花斑豹。她明眸流转,盈盈笑道:“南都万里,还是以健骑代步吧。”

孙茗瞧那花斑豹毛色如缎,身姿健美,不由想起自己的坐骑来,心中气苦,撇嘴道:“我才不要和这小**贼共骑。”

孙绰叹口气,说道:“姑姑,太平道长约齐四大寇君山会盟,他若起兵,我南都正是首当其冲。如今二弟已死,父亲这一枝更无男丁,爵位空悬,我和小妹一介女流恐怕当不起大责。素闻二叔的襄州兵强马壮,不如就请二叔来南都坐镇,兄终弟及原也不失为祖法。”

“孙贲想做镇南侯,他那是白日做梦。”孙茗勃然作色,“阿绰,他是不是让人要胁你了。大哥被俨纣帝那暴君所害,只留这么一块食邑给你们母子安身,姑姑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它被恶人夺去,让你们母子受人欺凌。”

孙绰为难地道:“可是二弟遭难,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此事传出,便是无人来抢,雍天子也会褫爵。”

“那暴君还有脸褫爵。”孙茗冷哼道:“我南都攻打三山关多年,早和暴君断了君臣之分。天下皆知大哥无辜惨死,暴君荼毒良善,他褫爵又能如何?关键得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以塞天下悠悠之口。”

孙绰点头道:“正是这般说话。可父亲只有一子,如今却上哪里再寻一个子嗣,姑姑的意思莫非是向二叔过继一个?”

“找孙贲之子过继还不是跟让他自己来做镇南侯一样。”孙茗微微摇头,沉吟道:“孙翊已死的消息绝不能传出去,说不得只好找个人暂时冒充一下了。”

“找人冒充?”孙绰明眸如水,“此事至关重要,丝毫泄露不得,急切间上哪儿找这么一个人?”

“他——”孙茗飞身一掠,将楚煌抓在手中,眸光清冷,朝他细细打量,微微点头,道:“这**贼跟孙翊倒有五六分相似,再有我两个助他,冒充孙翊应该不是什么难事?”

楚煌微微皱眉,冷淡地道:“孙仙子,你能不能不要老是**贼**贼的叫,我楚煌名姓俱在,你若是有求于我,还是应该礼貌一些。免得我怀疑你——家教不好。”

说着将孙茗的玉手拨在一旁。

“你——。”孙茗柳眉倒竖,指着楚煌大感恚怒。

孙绰连忙拽住她手臂,轻笑道:“好了姑姑,你们倒像天生的冤家似的,我夹在中间反像外人。楚相公本也没有恶意,我们找他假扮二弟,大家还是应该默契一些,才好弥补破绽。姑姑以后需把他当二弟来看,便不会这般生气了。”

孙茗一甩袍袖,气愤难平。楚煌冷眼旁观,也决不低首俯就。

孙绰轻抚花斑豹毛绒绒的脑袋,花斑豹前爪俯低,蹲下身体,孙绰在它颈上一按,轻飘飘坐了上去。

“姑姑,楚相公,咱们快走吧,再不走月亮都出来了。”

孙茗走过去摸摸花斑豹的耳朵,心情好了不少。孙绰挪挪身体,笑道:“姑姑,委屈你坐我前面吧,楚相公,你坐我身后。”

楚煌应了一声。孙茗撇嘴道:“不能让**……哼哼,他坐你后面,我不放心。”

孙茗纵身一掠,抢了孙绰身后的位置。

孙绰也不在意,拍拍花斑豹的脖颈,甜笑道:“那楚相公坐前面咯。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孙茗抢着说道。

“姑姑啊,南都离此万里迢迢,你不会想让楚相公自己走过去吧。”孙绰瞟了楚煌一眼,小声说道。

孙茗点头道:“对,不能让他自己走。孙翊几个月音信全无,南都军事必然紊乱,不拿他这个假的震一震,如何得了。”

孙绰松了口气,伸出白生生的小手,叫道:“来吧,楚相公,我拉你一把。”

“你一个黄花少女搂着一个大男人算怎么回事。”孙茗把她的纤手打了下去,见孙绰妙目盈盈,满是无奈,面颊微热,轻哼道:“让他坐我身后,……我要一路上看着他。”

孙绰附在她耳旁,小声道:“姑姑,你也是黄花女子呢?就不怕被他占了便宜去。”

孙茗心头一跳,浑身都好像浸到热水里,有种烫烫的感觉,连忙收束心神,在孙绰细腰上一拧,“还不是为了你这个小妮子,姑姑只好以身饲虎了。”

++++++++++++++++

第二更,求支援!推荐!点击!火力一点吧,大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