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5章 偷衣贼

第65章 偷衣贼

楚煌听到孙绰声音,放下心来。至于布下幻阵多半要做些女儿家私事,就非他所能关心了。

“让他走远些。”孙茗低声说道,想起河边除了幻阵,更无别物,虽不虞被楚煌看见,也不免羞意暗生。

孙绰心知其意,微觉赧然,高叫道:“楚相公,麻烦你帮我溜溜豹子吧,去……下游让它喝些水。”

楚煌答应了,自去一边牵了豹子,向下游幻阵不及之处慢慢游逛。

听得脚步声去远,姑侄两个抱作一团,咯咯轻笑起来。

“这个小**贼倒听你使唤。”孙茗用绢帕擦着臂膀,娥眉微紧,疑道:“他不会对你心怀不轨吧?”

“去——。”孙绰佯嗔道:“姑姑别瞎猜,楚相公原来就挺仗义的。”想了想,将他入鬼潭为琳琅寻取肉身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。

孙茗撇嘴道:“那叫琳琅的鬼丫头八成也是个小妖精。”

孙绰闻言一呆,苦笑道:“倒被姑姑猜着了,琳琅年纪不大,倒着实是个美人胚子。不过楚相公跟她应该没什么吧。我倒觉着,他跟紫仪之间倒有几分男女之情的痕迹。”

“说来说去,左右就是个**贼。”孙茗想到自己被她摸过胸乳,还打过屁股,又羞又恨,身子不由微微发烫。连忙向岸边走了几步,说道:“阿绰,反正衣服也湿了,你就好生洗洗吧,姑姑在岸上为你瞅着。免得哪个不开眼的色狼溜过来,把你这花不溜啾的小妖精衔跑咯。”

孙绰微羞道:“楚相公才不是姑姑说的那样。”

孙茗蛰到岸上,去拿衣服时,却是空空如也,不由傻了眼。

“怎么了?”孙绰奇道。

“我衣服不见了。”孙茗银牙暗咬,脸上乌云密布。

孙绰心中咯噔一声,连忙跑过去看。“会不会……忘记放的地方了,或者被什么野兽衔跑了,姑姑,你别生气,别生气,好好想想。”

两人本就隔不太远,孙茗脱衣服的地方,便是孙绰也清楚记得。此时,河岸两旁一览无遮,两人目力极好,哪里有衣服的半点影子。

“此事不会是别人,肯定是楚煌那**贼做的好事。亏你还一直说他的好。我看他多半骑着你的花斑豹逃了,他跟我有过结,便偷了我的衣服让我丢丑。”

孙茗忿恚已极,眼圈登时红了,劈手打在水中,击起数丈水花。游目一扫,看到孙绰放在大石上的裙袄,孙茗目光一亮,随手召在手中,“阿绰,姑姑借你衣服一用,待我赶上那**贼,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“姑姑——。”孙绰急叫欲拦时,孙茗哪里肯听,将衣裙往身上一裹,身形展动,眨眼已在数十丈外。

孙绰快步欲追时,亵衣全湿,曲线毕呈,无人见时还好,万一赶上楚煌,岂不羞煞。一时间,脸颊娇艳欲滴,心头千回百转,追与不追,可把她愁坏了。

……

楚煌引着花斑豹向下游走了数百步,浓雾消散,幻阵难及,楚煌便打发花斑豹到河边喝水。走过一旁,在河里洗把脸,拢拢头发,精神为之一爽。

算起来,楚煌与花斑豹也是老朋友了,灵兽能通人性,带着他溜溜倒不费什么力气,本还以为要连比带画什么的,岂知花斑豹从小就是家养的,闻弦歌便知雅意,就差张口说话了。

楚煌在河边坐了一会儿,瞅见河尾连着一片浓林,甚是繁茂,心头一动,便缓步逛了过去。

密林中树木如竹,粗仅合抱,高有数十丈,躯干笔直。绿叶如掌,不知何名。茂密树叶,不时扑朔响动,间或露出毛绒绒的黑腿,或是黑滑滑的眼珠,飞跃之间,伶俐已极。听到声音急看时,只恍到一鳞半爪,也不知是何怪物。

树林愈行愈深,不知不觉行了数百步,看看前面仍是绿林阻道,棵棵如椽。背后传来细微的沙沙声,楚煌微微皱眉,脚下一停,沙沙声顿止。继续走时,沙沙声又起,反复数次,楚煌猛一扭身,一条黑影倏得隐入高树之中,露出一双滚黑的眼珠回头觑看。却有几位灰色袍服掉在原地。

楚煌心头微讶,拣起衣服看时,有衣有裳,那件灰色道袍分明是孙茗所穿。

“**贼——,你果然在此。”叱喝声传来,孙茗飞掠而至。

她急急奔出幻阵,忙以‘逡光问兽术’确定花斑豹方位,数百步距离片刻便到,询问之下又获知楚煌所在。

“孙仙子?这几件衣服可是你的?”楚煌看她身上绢袄红裙,甚是凌乱,好像是孙绰衣物,一时惊疑不定。

孙茗看清楚煌手上衣服时,雪颊一片绯红,怒叱道:“果然是你做的好事,**贼受死。”

孙茗恼怒异常,不由分说,猱身抢上。拳捏凤眼向楚煌面目、颈侧急戳而至,拳风凌厉,出手冷辣。

楚煌分拳急格,砰的一声,不及妨小腿上被踹了一记,痛入骨髓。

“孙茗,你怎么不讲道理。”楚煌反手刁她手腕。

“给你这**贼有什么道理好讲。”

孙茗冷哼一声,手臂如游鱼一般,奇异一扭,呼的朝楚煌胸口砸到。不退反进,暗合兵法中奇正相兼之道。楚煌唬了一跳,竖臂急挡,曲身忙闪。孙茗动如脱兔,一拳捏凤眼打他臂弯,身子一拦,轰在楚煌左肋,以掌变拳将他击飞出去。

“好厉害的手段。”楚煌心惊不已,贴身短打时眼明手巧远比灵力强横更有优势,楚煌向来觉得自己拳脚功夫还算不弱,没想到孙茗倒是个货真价实的硬茬子。

楚煌揉着肋骨,冷汗涔涔,若非自己肉身经‘太液池’浸炼,这一击非断几根骨头不可。

孙茗得势不饶,母豹一般扑了上来,罡风霍霍,抬脚朝他脸上猛揣。楚煌心头恼怒,挺身扑上,战不三合,又被她一肘撞在前胸,蛤蟆一样扑摔在地上。

孙茗身体胁调性极好,几乎每一个部位都可以用作武器,好像装了无穷的机关一般,暗箭频出,如何能挡。楚煌倒抽口凉气,忘川谷中若非自己用‘捆仙绳’得了先手,单凭她一身小巧腾挪功夫,也难讨得好去。

“孙仙子,我想这回咱们真的是误会了,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解释?”

孙茗冷哼道:“那我问你,我的衣服如何会在你手里?”

“这——。”楚煌心头苦笑,这倒真是个问题。

“没话说了吧。”孙茗掌摆如蛇,隐隐有丝丝之声,宛如蛇过草丛。楚煌暗吃一惊,伸手猛钳时,孙茗掌风一荡,啪的一声,楚煌躲闪不及,脸上已着了一记。心知如此打法占不了便宜,飞身急退,欲使灵力出重拳。孙茗如影随形,伸掌在他喉上猛敲。

楚煌脚下再摆再退,不及妨孙茗在他颈下猛然一勾,咯噔声响,差点把颈骨摘断。楚煌脑中轰鸣,仰天便倒。孙茗猛拉他双腿,一手抓住后心,头下脚下照着地上猛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