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7章 血灵

第67章 血灵(第三更)

身周三丈,无数黑影人头攒动。它们黑毛密长,体如巨熊,面孔和猿猴相类,却长着两只尖尖的白色耳朵,眼如炭珠,呲牙咧嘴,也不知是惧是怒。

“它们好像是传闻中的白禺,能通人性,趋退如电。据说吃了白禺肉可以日行万里,倒有不少修行者猎获来炼药。”孙茗娥眉微紧,疑道:“据说它们眼如墨珠,能窥探灵异,察视冥路,入阵不迷。难道是它们偷了我的衣服?”

孙茗恍然而悟,面上露出赧然之色。小心偷看楚煌,心中有些懊恼。

“它们似乎想攻击我们?”楚煌暗暗皱眉,白禺身法之快,他早有领教,若被它们群起扑上,恐怕不好应付。

白禺群情呶呶,似乎颇为不耐。密林中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嘶耳尖叫,白禺纷纷展露利爪,露出一寸长的尖锐指甲,悍不畏死的围扑上来。

楚煌腾身而起,双手连挥,打出八道金砂,散为张天巨网,将两人罩在其中。孙茗忙取出‘飞云笔’,虚空划出丹砂雷符,笔尖虚顿,雷符倏声穿砂而去,将白禺炸得鬼哭狼嚎。

“好手段。”楚煌看她捻笔画符宛如行云流水,红妆婉约,分明绝代佳人模样,拊掌称赞。

“小**贼。”孙茗红唇微呶,狠狠白他一眼。

白禺群中又传出两声嘶耳尖响,林木纷纷摇晃,狂风落叶一般顺树攀下许多白禺,大的如狮象,小的如豺狼,似乎源源不断。

“姑姑——楚相公——。”耳边传来孙绰的娇呼之声,群禺汹汹,如同万军严阵,围得水泄不通,也不知人在何处呼唤。

“阿绰——别过来。”孙茗眼见白禺越围越多,已将金砂阵咬破数处,连忙高声示警。

话声未落,一团灼若烈日的铜镜飞了过来,定在两人头顶,金砂之外,又洒下一片劲光,照得森林如同白昼。

一道急电钻入光幕,现出一个身姿窈窕的倩影,正是手持一对‘八棱金装锏’的孙绰。

“姑姑,你们没事吧。”孙绰展颜一笑,与楚煌目光碰触,不由双颊一烫。

她穿着月白色紧身小衣,贴肉直腿绸裤。那小衣料子轻薄,大红色抹胸若隐若现,全然一副闺房中打扮。

楚煌冲她点点头,不敢多看。

孙茗拊额叫道:“坏了,我的衣服未有收回,八成被这些畜牲踩破了。阿绰怎办呢?衣服还你的话,姑姑就要光着身子了。”

孙绰美眸欲滴,指着楚煌道:“你找楚相公借吧。”

孙茗两颊火赤,疑惑的看看孙绰,方才跟楚煌的纠缠实在太过羞人,不知她几时到的,可有看见。这却是不好开口问的。

楚煌冲着孙绰娇躯一指,灵光闪动,玉辰衣披到她身上,将妖娆体态遮住了。

孙茗暗自松了口气,赧然的瞅他一眼。

楚煌淡笑道:“不知你们可有发现,这白禺攻击之间颇有法度,似乎是受人控制。”

孙绰抓着衣襟,乜他一眼,明眸中颇有点不同寻常的意味。平整下思绪,点头道:“楚相公说的在理,只要找出那驯兽之人,白禺之围自然不攻自破。可是眼前到处群禺压压,那人又能藏身何处呢?”

‘分光镜’高悬半空,背面白光缭绕,吸收着月华灵气,阴阳流转,化为炙热灼流照射下来,划出一丈有余的空间,将三人罩在中间。

‘呜聿’尖嘶声不断,白禺发狂一般簇拥过来,冲锋在前的立即被金光灼成焦炭,簇拥在后的却浑然不觉,踩踏着同伴的尸体飞猱上来。

孙绰使开金锏,双手连挥,紫电一道接着一道劈将出去,一击毙命,决不虚发。孙茗飞快划着雷符、电锁,一推一挡,一劈一炸,三两笔下去,便炸飞一片。一番施为灵力也急剧消耗,光洁的额头已然见汗。

楚煌抖手连发三道火焰刀,将面前白禺打发干净。剑眉微挑,心念默转,对着大地伸手一招,浊浪排空般的一声震响,黑蟒妖身盘旋而出,楚煌扣住蛇矛在头顶盘旋,黑风狂肆,劲气流溢,楚煌和蛇矛心意相通,鲸吞海纳一般吸收着蛇矛狂涌而来的灵力,挥臂怒斩,将钻进光圈中的白禺尽数击飞出去。

孙茗姑侄肩背相偎,微微喘息。孙绰轻叹道:“如此打法决非了局,咱们还是瞅个空隙突围出去吧,只要找到花斑豹驾云而走,晾它们也奈何不得。”

“白禺身法太快,一旦失了防护,它们蜂拥而上,难保无虞。”楚煌摇摇头,忽尔冷笑道:“白禺即便已成驯兽,我就不信它们能无所畏惧。”

‘嘶聿’尖叫声又起,白禺佝偻着身体蚁阵一阵簇拥过来。孙茗两人连忙打整灵器戒备。楚煌一脸冷漠,蛇矛向地上重重一磕,真劲狂溢,额上现出一道蜿蜒金线,一闪即逝。

楚煌大喝一声,单手握矛怒甩,蛇矛嘶吼一声,现了黑蟒妖身,一晃巨柱般粗,数十丈长,大张着血盆海口,冰山鲸牙,一头撞进白禺阵中,东吞一口,西嘶一块,将白禺衔入腹中,搅动片刻,仰天长嘶一声,吐出一道白雾,似乎快慰非常。

白禺惊叫之声大起,再也顾不得攻击楚煌三人,四散奔去。闪得慢的立被踏成肉泥,机灵些的纷纷爬上高树,攀爬飞掠。

嘶聿——嘶聿——

鸣嗷声慌忙催促,不肯罢休的逼迫白禺向着楚煌他们进攻。向上攀爬的白禺闻声抓树不牢纷纷栽将下来。白禺阵中蓦的噪动起来,一群个大力猛的白禺围成一圈,此起彼落向着圈中扑咬,嘶啦声中,黑皮剥落,现出两团赤红人影。

赤影怪叫两声,两手一拉,现出一把赤色光剑,指着白禺大声尖叫,似乎在叱喝什么。一只高大白禺嗷嗷怒叫,带着几只个猛爪利的,伸展尖爪猱身飞扑。两个赤影人互为依靠,挥动光剑来回斩杀,血花纷飞,残肢断颈不时飞落。

“血灵?”孙绰惊呼一声,对准赤影弹指打出两道紫光,紫光触体即炸,游龙一般将赤影人缚住。白禺见状大喜,正要群拥嘶咬,那光影倏得稀释起来,化成一滩血水。

高大白禺仰天长嗷,众白禺纷纷附和,叫声中有着不尽的欢喜之意。

高大白禺高举利爪,嗷叫声稀稀拉拉停了下来,他又呜哩瓦拉说了一句,众白禺纷纷攀上大树,不一刻走个干净。

他看了看楚煌三人,大步走了过来。楚煌看他高大魁武,却不像一般白禺那么臃肿,广额隆鼻,眉浓目正,毛发极盛。除了鼻准略宽,一身黑毛之外,倒和寻常人类没多大分别。

高大白禺来到三人面前站定,竟然学着人类那样拱了拱手,说了一句:“贵客从哪里来?”

三人齐齐一呆,本以为他即便有些灵智,也只如灵兽一般,没想到却能人语。

楚煌轻笑了一下,“我们三个是路过此地,本来只想略作歇乏,却不知哪里得罪了你们。不知者不罪,还请海涵。”

白禺叹了口气,摆手道:“贵客说哪里话,我们白禺族受制于人,今日多亏贵客相助,我们才得以解脱,恐怕今后仰仗之处尚多。我是白禺族武士白元,相请三位见见我们族长如何?”

楚煌不由摸摸鼻子,微笑不语。心道:我哪作得了两位姑奶奶的主呀。

孙绰凝眉道:“白元将军请了,我看方才那两人好像是血族的血灵,不知可对?”

白元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据我所知,血族乃‘幽冥森林’中的一个显赫族群,喜欢蛰居阴冷僻暗之处,甚少出世。此间与幽冥森林不啻万里,他们又如何跟白禺族扯上关系?”

孙绰轻掠发丝,目露疑惑之色。

白元浓眉紧皱,叹口气道:“这中间缘由我也不太清楚,贵客如有疑窦,可向族长询问。我族长博学通识,乃世间少有的智者,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。”

孙绰小声道:“姑姑,咱们去吗?”

孙茗看了楚煌一眼,轻轻点头。

三人随着白元来到密林深处一棵千年老树前面。老树粗有十围,黛色参天,枝叶密布,举目看时,只有微薄月光透过缝隙穿射下来。

楚煌四处打量,却不见房屋,奇道:“你们族长不会住在这老树顶上吧?”

白元拊掌笑道:“楚相公真聪明,一猜就着。我听说人类中越聪明的人心思越复杂,对简单的事情反而猜不到。看来楚相公属于……属于……。”

楚煌哈哈笑道:“我属于笨得那种。”

白元也笑了起来,挠头道:“我先上去吧,你们跟在我后面。”

他说完攀着树干,四肢齐动,倏倏几下便爬得没影了。

三人看着高耸入云大树怔了一会儿,暗想白元还真跟他口中的笨人一样,凡事想得简单的很。

孙绰妙目的的,忽然道:“白元不知道,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复杂算不得聪明,能够将纷繁得头绪理出精简的思路才算真聪明呢?”

孙茗掩口笑道:“简单复杂什么的闲时再论不迟,现在紧要的是怎么上去呢?难道像白禺一样爬上去。”

楚煌脑中瞬间闪出孙茗二个美人爬树的样子,不由脸露微笑。

孙绰狡黠一笑,眨着眼眸问:“楚相公,你笑什么?”

,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