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69章 你是谁

第69章 你是谁

楚煌趴在窗口呆了一会儿,脑中瞬间闪过许多人和事。忽然省起自己将阿璎丢进‘紫芯梧桐’很久了,想要叫她出来关心一下,看看夜色已深,只好作罢。

坐在地板上,将这些天收获的灵宝盘点了一下,琢磨着‘紫芯梧桐’中还藏着多宝道人的肉身。这家伙竟然有多宝之名,但愿不是浪得虚名才好。

楚煌在他身上搜了一下,在搭链中发现一个牛皮袋子。传些灵力上去,牛皮袋立时白光流动,显然是件灵宝。不由想起财生主那极善装承的乾坤袋来。牛皮袋却无灵力伽持,楚煌拿在手上掂了掂,轻如无物。抓住两角一倒,只听哗啦阵响,五光十色的物事堆了一地。

楚煌在那团物事中随意翻看,拿起一根艳红如珊瑚管的羊角,足有一尺,光泽绚烂。他听白如萱说起过因为‘金羚赤角’追击多宝道人的事,暗想,“这可能便是那只赤角了。听说它能打磨出很多归藏饰物,有空闲倒要好好研究研究。”

楚煌又拿起一根两寸长的黑铁片,看起来跟把钥匙差不多,灵力贯聚,啪的一声伸展一尺有余,变成一条黑糊糊的戒尺。楚煌一看失笑,见那戒尺上隐现一只爬虫纹理,那日在忘川谷中多宝道人多半便是以此物收了许、成二人兵器,好像叫什么‘粘龙铁尺’来着。

楚煌翻看了一会儿,见里面五花八门,多半是些小物件,有些样子古怪的也看不出作何而用。一阵困意袭来,楚煌依然用牛皮袋子一股脑儿装了,投进紫芯梧桐之中。

烛火慢慢燃尽,木屋中顿时暗了下来。只有寥落月光透过窗口,送来一片斑驳树影。

吱呀一声,木门推开。静夜之中分外清晰。一双雪白的赤足闪了进来,走到窗口,将窗板轻轻合上,些微月华顿被挡在门外。

那人将柔软的发丝轻轻掠在身后,跪坐到楚煌身前,呆坐片刻,似乎怀揣心事,又好像在适应房间中的黑暗。

口中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,她慢慢俯身到楚煌面前,直到鼻尖碰触,双臂撑在他脑袋两侧,嘴角勾起一丝甜笑,抬起修长结实的大腿跨跪到他身体两边,拉开他胸前衣襟,伸出俏皮小香舌在他结实的肌肤上舔弄。

“谁?”楚煌感到胸口不时撩过绵软和清凉,神思一醒。脑袋中传来一丝痛楚,喉咙发干,似乎残留着洒的甜香。

“我何时喝酒了?”楚煌脑中一阵昏沉。一头乌发轻轻擦过颔下,胸口传来湿热的触感,很舒服又有些难受。楚煌挺了挺身子,发觉身上虚压了一个人,一惊非小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楚煌迟疑着问了一句。触手欲推却碰到一片温软滑腻的肌肤。心头一震,“难道她没穿衣服?”

楚煌微感恍惚,低声问道:“孙仙子,是你吗?”

那女子动作微顿一下,便接着舔吻起来,柔软的小手朝他裤子上摸索。

楚煌以为猜着了,稍稍安心。伸手按住她柔腻的香肩,苦笑道:“你怎么这会儿跑过来了,不怕被孙绰发现吗?”

女子娇躯一震,拉开他的裤口,伸手探了进去,倏又飞快缩了回来。

楚煌闷哼一声,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,谑笑道:“吓到了吧。”

女子含糊的应了一声,身体微微向下移动,纤细的手指在他肚腹和腿跟微划。

楚煌挤挤眼睛,觉得那细细的划痒好似来自梦中,吃力地晃晃脑袋,轻哼道:“茗儿,别闹了,今天好累。”

身上女子蓦的一声轻叫,撑着他的胸膛仰起无限美好的上身,长发披散到臀部以下。

楚煌倒抽口凉气,刹时进入到一个湿热逼仄的所在,惊得坐了起来。两人齐齐痛哼一声,楚煌脑袋碰到两团绸布包裹的挺拔柔腻,心头一震,伸手摸到她背上两指宽的束胸,惊问道:“你是白姑娘?”

+++++++++++++++++++

一丝明光从木窗的缝隙里照射进来,楚煌心有感应,立即翻身坐起。上前推开木窗,窗外明光大亮,叽叽喳喳的禽鸟觅食之声此起彼伏,到处充满勃勃生机。

笨重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,楚煌心头微动,来人刚要砸门,只听白夭夭一声娇喝: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

一个粗哑的声音叫道:“夭夭,这才几天不见,你可更加好看了。”

“大哥,你记性不好,咱们昨天还躲在小树林里偷偷看过她来着。”

一个声音怪叫道:“大哥,二哥,你们太坏了。偷看夭夭姐都不叫我。不过你们看也是白看,阿爸说了,夭夭姐是要给我做老婆的。”

大哥急道:“夭夭这么好看,给你一个人做老婆多可惜呀,应该给咱哥仨儿做老婆。”

“就是,就是。”二哥连声附和。

“你们三个闭嘴。”夭夭怒道:“谁让你们进来的?”

大哥道:“我阿爸说了,白元那老小子伤了血灵,惹出了大祸。”

二哥道:“阿爸说,要拿住白元和他的同伙,交给血影大王。”

小哥道:“把白元喀嚓了,免得他跟我抢老婆。”

楚煌快步拉开木门,门前站着三个小山一般的白禺人,皮糙肉厚,体壮如熊。不同于寻常白禺,他们都在腰间围一条皮裙,从面目上隐约能看出年龄。

夭夭站在一边的木梯上,上身穿一件跟肚兜差不多的吊带白衫,下身穿件长不及膝的紧身短裤,粉光致致,乌发漉漉,大概是刚洗过澡出来。

楚煌双目一亮,眼中就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,想起昨晚木屋中的缠绵,顿时心头一热。

夭夭粉颊微烫,对着三只白禺板起面孔,“楚相公他们都是我爷爷的客人,白元有无过错也还没有定论,风长老有什么权力来我爷爷的屋子里拿人?你们三个,给我出去。”

白耳最长的大哥干笑道:“夭夭你别生气,我们不是想看看你嘛。”

老二、老三连忙讪笑附和。

小哥兴奋地道:“夭夭姐,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阿爸说今天要向族长提亲,讨你给我做老婆呢?”

楚煌瞅着他树桩一般的身板,树熊也似的厚掌,再看白夭夭娇花嫩蕊般的身子,暗道:这算什么好消息了。

夭夭脸色阵红阵白,指着门梯咬牙道:“出去。”

哥仨儿不敢违拗,灰溜溜的爬着楼梯上去。

“三弟,我看夭夭不喜欢你呢?估计是你太弱了,他还是喜欢我这种强壮的,回头跟阿爸说说。”大哥撇嘴说道。

“对,对。三弟平时太懒了,又贪玩,我看白大婶家的阿花倒跟你挺配。”二哥连声附和,落井下石。

“族长家的房子太窄了,木梯又绕,等夭夭姐见了我们家的大房子,一定会喜欢我的。”小哥一脸不以为然,满怀信心的加快脚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