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73章 杀不死

第73章 杀不死

感谢书友风火特使打赏本书5888起点币,真乃大手笔!

+++++++++++++++++++++

白天淡眼斜瞅,冷声道:“送他上路。”

楚煌点头上前,反手幻出一团炙阳光球。

“不,”风小怪叫一声,大张着双臂挡在风野面前,一张黑脸又是畏怯,又是惊怒,浮胖的身体不住颤抖。

“野小子,我阿爸跟你无怨无仇,你……你不能杀他?”

楚煌不为所动,十指收束,缠在风野身上的金砂气索毒蛇一般蠕动绞紧,贴附其上的凤炎真劲勾吐着细小火舌,如鸾刀,如獠牙,勾扯肌肤。定魂砂和凤炎真火,一砭灵窍,一焚肉身,这种煎熬,便是真仙也捱不过一时三刻。

“呃——。”风野发出一声闷吼。

楚煌在炙红光球上虚推,光团顿如银河倒泻,流星飞坠,炸在风野身上,轰然一声,连同肉身化为光屑。

“阿爸……。”风小惨呼一声,扑了过去。风大风二唬着双目抱作一团,大气也不敢出。

楚煌暗吁口气,向白天恭行一礼,“多谢族长厚待,楚煌定不负族长所望。”

白天见他神情自若,目光清正,轻轻点头,向众人团团一揖,高声道:“诸位,今日之事,众位首领皆予其会。风野卑事贼酋,我已杀之。血影魔飞扬跋扈,奴视我族,后生怯懦,有辱先祖威名,种性根骨。今日血祭祖宗,与血影魔誓不两立。尔等退去,须要精演武士,以备后患,不得懈怠。白元,着你将楚相公继任长老及风野伏法始末通告全族,你身为族中第一武士,必为战时领袖,务必小心在意。”

“是。”说到拒敌大事,白元不敢违拗,连忙躬身应命。

“风氏孽子如何处置?”雷鸣一顿拐杖,插了一句。

白天看看软瘫在地的风大、风二,又瞧瞧痛哭流涕的风小,眉头大皱。他本是大有怀抱之人,可惜四大长老权势极大,他虽为族长,却颇觉掣肘之忧,施令之难。昨日,白元拒杀血灵,风野便借此发难,重提夭夭配嫁风氏之事,图谋壮大一己势力。白天看似宠辱不惊,心中却大为恚怒。楚煌中道杀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拘杀风野,看似铁血孤胆,背后却离不开白天的默许。

如今风野已死,三子皆非栋梁,本已无足轻重。雷鸣性情刚挚,心胸却嫌狭窄,他与风野积不相能,陡然提起此事,分明有斩草除根之意。

白元看白天捋须不语,忙道:“我先将他们关起来。”

雷鸣冷哼一声,双目开阖如电,阴森森地道:“风野犯下的,可是叛族之罪。谁敢包庇他的后人?”

白天含糊笑道:“雷长老以为该当如何处置风野三子?”

他把雷鸣口中的后人不着痕迹的改为三子,便是不想雷鸣借机对风氏门人大加屠戮,强敌在前,这个时候在族中大斥异己绝非良策。

“风野因何而死?乃是为了统一全族的士气,战心。俗话说,重疾下猛药,白禺族安逸以久,和风野这样为保一己私利,不求救亡图存,得过且过的人,一定不在少数。风氏三子,托庇长老门下,浮华庸碌,不思进举,长老亲子尚且如此,就无怪我白禺族英才奇缺了。今日斩杀风野,就是为了给这股逆流一个警示,一个鞭策。世间叛族大罪,安有杀父而赦其子的道理?”

“武士何在?”雷鸣提起拐杖向风野三子指了指,“将风氏孽子带下去,曝尸三日,以儆我民。”

白元心中大愕,急道:“风大三人素性朴直,并无不赦之罪呀。”

雷鸣以杖击地,冷声道:“还不动手。”便有门人弟子大步冲上将风野三个儿子辖制起来。

“请长老法外施恩。”白元屈膝抢上,伸手拽住雷鸣衣摆。

雷鸣怒哼一声,一脚将他踹个跟头,“值此强敌伺犯之际,妇人之仁,岂能救危难?”

“阿元哥——,”夭夭惊呼一声,跑上前去,将白元扶了起来。“雷爷爷,难道滥杀无辜,便是仁者所为吗?”

雷鸣闻言一愕,呵呵笑道:“雏鹰要振翅,乳燕想投林,小家伙也会问难了。血影魔挥起屠刀欺凌族人的时候,可有仁恕一说?”

“势不容情,押出去吧。”白天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白元监斩。”

“族长?我……。”白元一惊。

“令出无回。”

白元额头见汗,面孔发赤,见白天嘴眉紧抿,俯身应是,自去招呼武士将风野三子带出木屋。

“饶命,族长饶命。”

“白元救我。”

风大、风二见族长令下,登时惨嚎起来,风小惊惧已极,抱着门框死活不肯撒手。

火弩微微皱眉,捻着唇须,沉吟道:“现在首要之事,便是派遣使者,与青狐、赤鹤两族互通声息,解开误会,共同对抗血影魔。”

白天点头道:“此事至关重要,族中谁堪此任?”

雷鸣捋着山羊胡子慢慢说道:“我们和青狐、赤鹤两族的恩怨,无非是当年争夺领地起了纷争,只因年代久远,怨怼牵缠,遂至不相闻问。想我们本都是天狼原一脉,后来又同在天齐帝麾下为将,两族族长只要不是冥顽不灵之辈,大敌当前,岂不知握手言和?”

“雷长老言是。”火弩道:“此事不如便由我和楚相公走一趟吧。”

白天微微点头,又皱眉叹道:“这些年,我族中人才凋零,竟至二十年出不了一个脱胎成人的。身为族长,不能行督导之责,至为惭愧。”

雷鸣重重一哼,叫道:“如今白禺族面临泰山压顶之势,无忧谷那位,就不肯出来援手吗?”

白天和火弩相顾无言,略有尴尬之色,竟然没人接他的话头。

楚煌奇道:“无忧谷却是什么地方,里面莫非藏着和族中甚有渊源的高手?”

雷鸣见白、火两人不答,冷哼一声,别过脸去。

白天干咳一声,“如今之计,还是结连赤鹤、青狐两族互为倚护,至于无忧谷中那人,若是事情走到那一步,我白天便拼了这张老脸也要请她出山相助。”

火弩轻叹口气,“事不迟疑,我和楚相公这便动身前往青丘山吧。”

“想联合青狐、赤鹤对抗血影魔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”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忽然响起,众人都觉如在耳畔,更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,心头齐齐一惊。

“阿爸——,阿爸是你吗?”风小面露狂喜,大声叫道。

那声音冷哼一声,“雷鸣、白天,你们好毒的心肠,竟然想让老子断子绝孙,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,我这便化作厉鬼,向你们这群老狗索命来了。”

“风野?难道真是风野?”

白天几个面面相觑,不约而同把目光放到楚煌身上。风野是被他金砂灵火炼化,众目睽睽之下,难道还能金蝉脱壳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