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74章 九阴白骨爪

第74章 九阴白骨爪

“你活着时不过是个卖族求荣的小人,如今做了死鬼,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来?”

楚煌冷笑一声,双目微阖,潜运道息,腹中魈丹‘嗡’的一振,金光大盛,一股莫可沛御的灵力充溢灵窍,游走周天,穿玉府,射云霄,眉心一炸,现出一道小蛇般的蜿蜒金线,烛如天眼,猛然射出一道神光,灼灼如日。

木屋被金光笼罩,神鬼难藏。众人搜目细看,只见墙角地板上多了一片暗红血渍,心头惊疑不定。

那声音痛哼一声,血渍也好像禁不住明光照射,缓缓向壁角洇去,侧耳静听,尚有轻微的‘唧咕’之声。血渍越拉越长,好像研出的脂粉慢慢化开,色泽愈红,渐渐凝成一团血影。

“血灵?是血灵?”

不知是谁当先叫出声来,看的出神的众人霍然一惊,毛骨悚然。

“血影要成形,快阻止他。”雷鸣撕开黄钟般的嗓门,跺足急喝。

血影宛如穿衣一般从光团中掏出头颅、四肢,伸手在未化尽的暗红血渍上揭开薄如蝉翼的一层,双手一振,化成一件黑色皮毛穿在身上。

一眨眼间,血影已变作白禺模样,他有着雄伟如山岳般的躯体,乱发虬髯,面目沉雄,肤色虽黑,却不像寻常白禺那样浓毛遍体。

“阿爸,阿爸真得是你吗?阿爸?”抱着门柱的风小眨蒙眨蒙眼睛,大喜叫道。摇摆着浮胖的身躯跑了过去。

押着他的两个武士,一个疏忽,见挣脱了风小,口中呃呃直叫,撒开大步追上。

“阿爸真的是你,你没死?”

风小抱着那人的脑袋端详了一番,大喜过望。那人除了脸上毛发比以前的风野干净了许多,身躯五官一般无二,风小是风野最钟爱的儿子,哪里会认不得。

两个武士见此情形,略感怯惧,指着那人叽哩咕噜问了几句。

那人嘴角噙着一丝阴冷的笑意,双肩微动,手上多了两团血肉模糊的物事,尚在砰砰跳动。

两个武士认出那两团物事却是血淋淋的心脏,胸口猛然剧痛,眼中尽是骇惧之色,直楞楞的栽倒在地。

“啊——阿……阿爸,这是什么东西呀。”风小回身看到风野手上的物事,吓得四肢酸软,面无人色。

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风野呲牙一笑,神秘说道。‘卟卟’两声捏得血花飞溅,指爪间红光大盛,闭目呼吸红光中的血气。

众人这才看清风野手腕以下尽是森森白骨,指甲细长尖锐,如同骨刺,拇指上的指甲花卷般缠在一起,尤其惊人。他方才想必便是借着骨手利甲害了两个武士性命,手段凶残让人发指。

“风野,”雷鸣一摆拐杖,厉声骂道:“想不到你早已拜入血影魔门下,修练魔功,作其走狗。今以血腥手段残杀我族中弟子,天地昭昭,神人共怒,你还有何话说。别走,今日‘蛰龙拐’下,要你万劫不复。”

“他两个不识尊卑,死有余辜。”

风野懒洋洋地说了一句,舔着手上血迹,打个哈欠,哑声笑道:“血影魔怎么了?只要他能给我白禺族指一条康庄大道,我风野任他驱使,五体投地。你再看看,白氏掌族,白典、白贯带领族人披肝沥血,到最后只落得个荒山遁迹。这一躲藏,可就是五百年呀!五百年来,我族人足不出荒山,终日与禽兽为伍。还谈什么上古灵泽,天赋独异。他白氏掌族文难治平,武难拓土,又有何面目穷踞族长之位,让合族父老祖祖辈辈随他老死于荒山之中。”

“五十年前,无忧谷结出一棵龙涎朱果,此物本是我风野发现,可是白天私意褊袒,借着族长权威强夺给自己儿子服用。否则,以白寒山的资质修为焉能够脱胎成人。白天你煞费苦心一意栽培你那不成器的儿子,到头来又如何呢?叛族忘本,一去不回。哈哈哈哈,真是天理昭昭,报应不爽。你败坏别人的仙路,自己如何不飞升啊?”

白天须眉抖动,轻叹口气,“举族人都道风长老粗豪爽直,你曲事血影魔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想不到其中还有这段衷曲。你能有这番见地,已见不是等闲之辈,伪饰多年更是城府不浅。可惜你心术不正,与血影魔沆瀣一气,包藏祸心。自古伤天和者命必不久,兽人凶行岂足倚仗,你道追随血影魔是光明大道,我只当是取死之途。”

“族长跟他啰嗦作甚,风野修习魔功,手段凶残,已是入了魔道。我白禺族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雷鸣一振蛰龙拐,暗聚灵力,大步抢上,瘦小的身体贯注着一股磅礴之气,裹胁起雷霆之势,厉啸一声,朝风野当头砸下。

风野双目一亮,两手**,刷的一声,拇指甲刺抖得笔直,变作两把尺长钝剑,吞吐不定,犹如毒蛇。

雷鸣拐势如狂风忽啸,那拐得自一棵万年古槐,木质能作地籁之声,随着他一招一式,嘶怒不已。狂风入林声,巨蟒穿草声,怒虎啸扑声,一式一变,摇魂落魄,扰人心神。

风野被拐影缠裹不得脱身,猱身挡隔,蓦的厉嘶一声,掀起一道阴风,骨爪一伸,如探骊珠,撕破光影,将拐杖扣在手中,左掌急掠,碜碜骨剑向雷鸣脖颈之上抹去。

雷鸣没想到风野竟敢生拿他的孤拐,‘蛰龙拐’在他手中挥舞起来,势比万钧,陡被风野扣住,不惊反喜,正要施术将他手骨震断。见风野指爪缠扣,掌中泛着一团幽幽亮芒,灵力急驭时别说震断,要挣脱也难,顿时心头一紧。

“九阴白骨爪?你如何习得黄泉魔宗神通?”

雷鸣怒目惊问。风野阴测测一笑,骨手利甲朝他颈上急割。

“恶贼,看箭!”

火弩见雷鸣扑身而上,早将穿云火弩擎在手中,此刻见雷鸣危殆,一扣机括,弩弦‘崩’声巨响,箭石带起一团尾火向风野脑颅打去。

箭石飞响,云气撕裂。风野大喝一声,骨爪在孤拐上一转,倒立而起。箭石擦着头皮掠过,倏的射穿屋壁,只听门外喀嚓一声,半截树干被打落下去。

一卷头发飞落,慢慢荡到雷鸣面上。风野目光一亮,嘿然一笑,顾不得头皮火辣生疼,急运道息,掀开骨刺向他顶门飞抓。

雷鸣性情挚烈,自不愿舍拐保命,大喝一声,举掌迎上。两掌交扣,灵力交崩,咯吱声中,雷鸣肉掌宛如上了夹棍,被骨刺凌虐的血肉模糊。

雷鸣喉头闷嘶,十指连心,痛如刀剜。

风野哈哈大笑,“雷鸣老儿,我往日对你百般谦让,今日却要连本带利讨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