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76章 三族对垒

第76章 三族对垒

“就你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还妄想做白禺之王?”

雷鸣指着风野,一脸嘲弄,“你看看自己哪还有半点儿像我白禺族人。”

“匹夫,气杀我也。”

这话真真戳到风野痛处,就见他狂吼一声,尖利指甲抖的笔直,挥舞如勾镰一般,两臂一抬,骨手抓破屋顶,奋力拉扯,撕下磨盘大的一片明洞。

众人都觉脚下震荡,似乎整棵古树都被他撼动一般。

一阵呼啦异响传来,好像巨翼拍击之声,听其声势,却有如万马奔腾,虽未眼见,却能感受到气流中凌迫而来的压力。

“什么声音?”

小辈们纷纷挤出门外张看,只见远方澄朗的天空中现出一团明艳的红点,不一刻,那红点越飞越近,越散越大,竟是一群赤红的仙鹤,赤潢潢如蝗虫蚁阵,让人矫舌不下。

赤鹤每只足有两人多高,火赤的羽翼,云纹般的爪指,剪尾朱喙,好似云锦上铺展的花绣。漫天勾勒出一道虹霞,眩人眼目。

“这是……赤鹤族。他们如此大张旗鼓而来,是何缘故?”白天指着天边鹤群一脸诧异。

雷鸣也是心中纳闷,迟疑道:“是否赤鹤族长也不堪血影魔的欺凌,起了结盟之心。若是敌侵而来,如何不见传哨报知。风野恶贼为狼作爪,他的话不可尽信。……哎哟,不好。”

雷鸣话声未落。就见那群赤鹤俯冲直下,双翼张开,犹如刀锯,高大森木顿被拦腰截断,藏身树上的白禺族人惊叫着纷纷跌落。

“赤鹤族此举何意呀?”白天观之大惊,“想不到二十年不相闻问,赤鹤族居然练出这么一支征天劲旅。”

震地的轰隆之声传来,几人手搭凉篷张望,尘土飞扬中,疯牛群似的青衣武士驾着纸马碾压过断树奔驰而来,手中弓弩急张,箭矢雪花一般朝摔倒地上的白禺攒射。

那些武士都是狐首人身,狼腰窄背,四肢修长,外罩一件青色披风,精悍异常。

阵中还有化为狐身的武士,拖拽着四辆战车,上面各站着一个赤衣包裹的血灵,挥舞着赤色光剑,嗷嗷斩杀四处惊窜的白禺人。

“族长,大事不好,赤鹤、青狐两族攻杀过来了。”

一头身姿矫捷的白禺领着几个白禺武士飞快攀爬上来。为首白禺一袭白袍,身形高瘦,他虽然略显狼狈,举止之间却不失分寸。正是火弩族弟火行之,秉赋才干与白元相仿佛。

白天长眉方自一抖,雷鸣已磕着拐杖,暴跳而起,“岂有此理,族中哨探为何不早来报知?”

火行之一脸惭愧,叹息道:“赤鹤族腾空而至,青狐族护卫冲杀,他们配合精严,来势如雷。又是乘我族人不备。哨探武士未及放出讯号,便被击杀了。”

雷鸣一听更是郁怒,责难道:“白元,火行之,你二人都是族中最为杰出的武士,放风、哨探却是如何调教的,这等后知后觉,我白禺族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。”

“这——白元羞愧。”

“行之惶恐。”

白元见雷鸣大发雷霆,和火行之并立一处,噤若寒蝉。

“白禺族数十年未有外患,警戒之心锐减,才让两族有机可乘。”

白天摆手道: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行之,赤、青两族来敌多少,可有后援?你又是如何迎敌的?”

火行之连忙振作精神,应答道:“赤鹤族遮天而来,羽翼相连,声势浩大。前队约有三千赤翼武士,羽肱多力,必是族中精锐。后队约有五千,良莠不齐,倒不足为患。青狐族来犯者约有四五千人,鱼龙掺杂,泥沙俱下,前锋精干武士一千有余。我白禺族聚则为兵,散则为民,成年武士足有八千之数,我已命雷泽、雷被收笼武士四处扼守。白通、白显率三千武士蛰伏在后,静等族长号令,便可厮杀。”

听完火行之的布置,几人面色顿和。雷鸣轻哼一声,“临危不乱,也算难得,功过可以相抵了。”

白天微点头,沉声道:“赤鹤、青狐与我白禺一族数十年不相往来,今日难得找上门来,远来是客,几位和我一同会会两族统帅吧。”

说话之间,赤鹤、青狐左右两路杀到,已逼至古树之下。赤鹤阵中一声忽啸,羽翼齐振,三千武士敛翼迫降,弓上弦,刀出鞘,动作整齐划一,拿捏得当,显现出训练有素,不负精锐之名。

一个高挑健美的女战士阵中走出,她身穿白色软甲,发如乌绸,眉清目冷,两只雪白羽翼微微翕合,稍稍透出几许霞色。手上碗口粗的镔铁棍往地上一戳,果然是卿卿之态,落落之姿。

“这是谁家的丫头,好重的煞气?”白天遥指少女,侧首问道。

火弩笑道:“我听闻赤鹤族长赤尊信老来得女,宝爱异常。那赤飞霜天生异秉,力大无穷。两只羽翼,左曰风翅,右曰雷翅,争斗起来,遍体风雷,人莫能近,着实了得。想必这便是了。”

雷鸣哑然失笑,闷哼道:“赤鹤族举族都以赤色羽翼为荣,赤尊信偏偏生出一个雪翼的,自然威信大丧,编些鬼些自提身价也是有的,听他胡吹大气,一个小女娃能有多大能为。”

火弩淡淡一笑,却不反驳。

那边青狐族也冲到近前,战车上血灵猛拽缰绳,下令列阵。青狐武士狂冲猛进,甚嚣尘土,须臾间哪里停得下来,又前冲了一箭之地,方才忽忽拉拉止住步骑。后队军马先自撞了个人仰马翻。

风烟涤荡,三军对垒。

中间战车上的血灵一摆手,一个青狐骑兵冲到阵前,高声叫道:“白禺族人听了,血影大王有令,尔等不知顺逆,竟敢拒杀血灵使者,限你们在一刻钟内交出凶手,肉袒乞降。血影大王赏罚分明,准你们将功补过,即往不咎。否则,大军扫荡,誓灭白禺全族,鸡犬不留。”

雷鸣闻声大怒,厉喝道:“火弩,与我射杀这狗才。”

“你瞧好吧。”火弩夹起一支骨箭,搭在穿云弩中,瞄准那人,嘴角微勾,扣动机括。

倏声中,骨箭激射,呼吸便至。那人‘啊’的一声,嘎然而止,被骨箭插进咽喉,撞下纸马,化作一只青尾狐狸。

“好!”雷鸣击掌大笑,高声骂道:“血影老魔,尔非我主,我非你奴。谈什么宽大赦宥,纯属放屁。你要打要杀,只管放马过来。白禺族中,只有断头根骨,绝无乞活种性。但教我雷鸣三寸气在,今日你休想讨得好去。”

“行之,列阵拒敌。”

火行之连忙撮唇长啸,响遏行云,有不尽高亢之意。

身后密林中鼓噪嗷叫之声大作,无数白禺顺树攀下,密林、茂草、泉头、深谷,须臾间到处都是白耳招摇,黑头簇拥,左首雷被、雷泽,右首白通、白显,俱是身披革甲,手抓枪棒,引着白禺武士围列古树左右,精兵严阵,杀气腾腾。

四个血灵相顾惊异,他们分别以江河湖海为名,可算是血影魔的亲信。见这阵势,不由收了轻视之念,为首的血江游目一扫,高声道:“风野长老何在,速速出来答话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