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79章 最后的战斗

第79章 最后的战斗

密林之中喊杀之声大作,风野生怕丢了头功,顿时焦躁起来,骨手不住开合,厉吼一声,向雷鸣抓去。

“行之,快带族长撤离。”

火弩飞身掠近,衣袂飘飘大鸟般挡在白天面前,反腿一脚将火行之踹得向门口滚去,手臂一长,拽住雷鸣后心,掠身急退。

风野利甲堪堪抓到,却只勾扯下雷鸣胸前布衣,气得哇哇大叫,挥舞着骨爪,发足追来。

倏——倏——

火弩冷哼一声,借着飞退之势,蓦地扣动机括,穿云弩八箭连珠,去如流火,连成两条银线,纷至沓来,连绵不绝。

火弩以弩为名,对机关消息一道颇能窥堂庑,虽然未遇明师指点,手制弓弩却精巧独运,威力惊人。他的穿云弩上装有双管,各藏四支寸银短箭,连珠八发,神鬼辟易。

风野识得利害,连忙收紧筋力,骨手一护心窝,一遮面门,‘嘿’的一声,将两枚银箭抓在手中,后续箭支却难抵挡,卟卟声中尽皆扎入胸口,带着一个硕大的身躯倒撞向屋壁,闷哼一声,整个身体被弩钉击穿钉死在木壁上。

火弩将雷鸣向白元身上一推,急喝道:“白元,你快去掩护行之撤退。”

“还是你去吧。”白元大摇其头。

两人正要辩解,雷鸣狠呸了一口浓血,哑声道:“怎么?真把我老头子当成拖累人的废物了。血影魔正在下面挥军碾杀族人,你二人尚有七八分战力,不去对抗强敌,静在这儿纠缠些什么?风野这狗贼已是强弩之末,留我对付他足矣。”

“不行,风野化身血魔,气力惊人,雷长老已受重创,岂能再战?”

白元、火弩都知道雷鸣存了必死之心,单独留下他绝对幸理,自然不肯答允。

楚煌看他们三人谁也不肯率先突围,不远处风野翻动着眼白,又慢慢站直了身体,不由替他们焦急了起来。

“夭夭,你跟着族长先走,我去助二位长老一臂之力。”

“不,”夭夭微吃一惊,急忙抓紧他手臂,纤细的手指因过分用力而更显白晰。

“怎么了?”楚煌见她神情激动,略感不解。

夭夭深吸口气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,啮着嘴唇,轻声道:“相公,我没想到血影魔来得这般快,声势又这般吓人。如今,敌围千重,霸王再生也无可奈何?以你的本事,杀出重围却不为难。……相公,你走吧。”

楚煌微微皱眉,深黑的瞳仁盯着她煞也不煞。

夭夭不敢和他目光对视,螓首低垂,心头涌起无限委屈。

“就是让我独自逃生了,好,夭夭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,真会为我着想。恕我多问一句,那您呢?”

楚煌轻轻一笑,食指勾起她滑腻的下巴。

夭夭面颊红赤,瞅了昏迷的白天一眼,神情一黯,小声道:“我得陪着爷爷。”

楚煌轻托着她小巧的脑袋,两额相抵,不轻不重的碰了一下。

“哎哟——。”夭夭娥眉凝起,一脸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傻丫头,此间事了,我再跟你好好算账。”楚煌忍着笑,在她粉嫩的脸蛋上掐了掐。

夭夭明眸一亮,嘟起小嘴着恼的哼了一声。

“不好,风野又脱出弩钉了。你们还不快走。”雷鸣一看风野缓缓从墙壁上走了下来,跺足叫道。

“想走。”风野从胸口拔出一支弩钉,闷声狂笑,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你们便来血祭我的王座吧!今后,白禺族中再没有什么族长,什么长老,只有我,白禺王风野。”

“狗贼狂妄。”雷鸣戟指喝骂。

风野冷淡一笑,骨掌反转,带起一道阴风,并如鹰爪,箕张摇舞。阴风中黑沙狂肆,白骨流飞,隐隐传出鬼哭之声。

“这是什么手段?”众人相视大惊。

“让你们尝尝我九阴白骨爪的厉害。”风野狂笑一声,手腕处蓦然分出许多骨手枝杈,舞动如白练银蛇,低嘶一声,向众人抓来。

雷鸣三个首当其冲,方要施展手段力敌,白练骨手一开一合,涨如巨蟹,锋楞如刀,尖锐如铁,手指掀动将他们劈手拿住。

“爷爷——。”

骨手纷纷如毒蟒巨蟹,有的踞空下噬,有的横冲直撞,白禺武士猱身惊跳,躲不三合,便被掀倒在地。夭夭急目瞥见火行之负着白天,被逼至屋角,心惊欲追。

“小心。”楚煌一紧夭夭纤腰,急掠而起,一只骨手咯嚓一声将站立处的窗格抓成粉屑。

风野铜铃般的眼睛一扫,见族中首脑尽落掌中,发出一阵得意大笑。扭头瞟见楚煌携着夭夭掠身逃开,冷哼道:“好你个小子,杀伤血灵,触犯血影魔大人在先,勾结白天,阴谋害我在后,方才忙着跟雷鸣老畜才厮杀,倒把你给忘了。白骨爪下,还不束手就死。”

风野摧动骨爪,白练如藤索般张牙舞爪向他撕抓过来。楚煌冷哼一声,潜运道息,激发体内魈丹,灵力如怒海狂潮,额上金线乍现,倏的射出一条神光,将骨爪击得粉碎。

“啊——可恶。”风野痛叫一声,急摧灵力,八条骨爪如老树枝杈,毒蛇出洞,收缩着脑袋,对着楚煌呲牙咧嘴。

抓到雷鸣等人的骨爪慢慢收紧,风野斜眼四瞅,盯着白天嘿嘿一笑,拉着骨爪往身前送来,獠牙缓缓张开。

“爷爷——相公,你救救爷爷好吗?”夭夭虽未看见风野大吸风小的精血,听他们的对话也猜到一些。见风野神情凶恶,顿觉毛骨悚然。

楚煌攀住屋板,顺着房顶破洞朝外面看了看,只见古树倾侧斜压在一堆倒折的森木上。古树高可百丈,虽然斜倒却仍有接天之势。

古树脚下,青狐族如蚁阵蜂拥攻杀过来,四大血灵居中指挥,驾着战车,挥动光剑将踞守树下的白禺军队冲出道道勾痕,白禺武士前赴后继,不时有埋身树下的白禺挣扎出来,嘶叫着冲入战团,勾猱之间,颇为猛厉。

“你这老东西,半死不活的还舍不得碧玉杖,这等十族共尊的权柄岂是你这种枯木老朽可保?”

风野瞅见白天怀中露出一段绿竹,识得是天狼原十族共尊的权杖,虽然现在十族分崩离析,十族共尊早成一句空谈,但碧玉竹流传千年犹如滴翠,本身便是一件灵宝。

风野勾起两指,捏住竹杖骂骂咧咧地从白天怀中强拽,哪知白天人虽昏迷,手上却抱持甚紧,风野拽了几拽,竟然不得到手。

“老畜才,果然是天生的贱命。此杖在你手里不过是抱残守缺,到我手中却有望重拾英芒,你吝啬个甚?”

雷鸣几个睁目怒喝,怎奈身被钳制,只有瞪眼的份。

楚煌暗以定魂砂护住肉身,潜运灵力,定魂砂明光闪烁,若有实质,化作一层淡金光晕贴附身上,金甲明铠,栩栩如真。

楚煌扫视全屋,快如箭矢掠向一边窗台,将夭夭放到上面,和声道:“呆着别动。”

“啊——相公小心。”夭夭轻轻点头,刚欲说话,便看见数条骨爪银练缠来,劈抓楚煌后背。

楚煌唇角轻勾,猛然转身,定在半空,四肢张开,腹中魈丹狂驭,炙热灵力游走周天。任白练骨爪藤蔓般缠绕全身。

“相公。”夭夭轻呼一声,目有忧色。

“不妨。”楚煌淡然一笑,他全身被定魂砂包裹,火炙异常,白练拉过,响起轻微的‘刺刺’之声,阴风煞气好像被烧着了一般。

身上骨爪越缠越紧,如藤如蛇,稍时,又得寸进尺,张如蟹爪,朝楚煌面门抓来。

楚煌面容一冷,厉喝道:“好不知死。”双手交叉在面门一挡,将骨爪扣个正着。楚煌曾与妖凤钩爪相持,与之相比,骨爪阴风就逊色许多,自然伤他不得。

楚煌飞快将骨爪抓到一处,一拧一搅,厉喝一声,暗使‘北溟接引术’心法,手掌火炙,将骨爪灵力抽去阴寒之质,导引至魈丹之中。

[bookid=1724702,bookname=《星际之全才公子》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