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2章 刀兵相见

第82章 刀兵相见(补昨天)

昨天拉闸限电,第二更没来得及传。送上!

风野驭使骨手将古树压下的断树缠牢钳紧,深吸口气,灵力导引,银练上溢出丝丝血气,摧功猛撕,一声哗然大震,断树炸散惊飞,古树失了支撑,轰隆砸下。

楚煌站立一旁,暗暗监视着风野举动,见他魔功奏效,心中方自一喜,就见两根如椽断树迎面砸来,却是风野趁他心神微懈,勾住两截断树,飞甩而至。

楚煌微微皱眉,随手翻出一道火焰刀,将断树击飞。扫目却见风野借着这一阻之力,拖着臃体的身体连奔带滚,如飞而去。

楚煌笑了笑,这风野既然将事情办成了,自己便没有必要不依不饶,赶尽杀绝。转身向火弩等人撤离的方向奔了一程,脚步放慢,心头掠过稍许茫然。

白禺族长老什么的不过是情势所迫下力求自保,他原本就没有放在心上。若非和白夭夭意乱情迷下云雨欢洽,他跟白禺族原本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。

夭夭他们平安撤进什么无忧谷,要战要和,自然有几大长老部署,或生或死,各凭本事。自己若非误入此处,原本也不知道世间有这么一处所在进行着这么一场厮杀。难道还要巴巴跑过去,真做他们什么长老,生死相与不成?

可是夭夭……?

“凡天之所命尤物,不妖其身,必妖于人。”以此作解,恐怕更胜‘桃之夭夭’云者。夭夭虽有几分狡黠,却不招人嫌恶,璞美之质尤为让人叹赏,和琳琅都是天然之质,一以纯美,一以明艳,各擅胜场。

两人感情虽不深,感觉却极好。惜怜爱悦之处不足为外人所道。

楚煌正不知如何去留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。

“嗳,姑姑,见不着的时候想着要见,怎么见到了反而又要走?”

“谁要见这混蛋,你看他恍兮惚兮的样子,真是讨厌。”

楚煌顺着声音看去,晃见不远处一棵断树后面露出一角红影,呆了一呆,“孙……仙子?”

“看……楚相公叫你呢?”

红影从树后转了出来,尖尖的瓜子脸,柳眉杏眼,风姿宛然,却是孙绰。

“孙小姐?……”楚煌看不是孙茗,心中一讶。

孙绰神情俏美的横了楚煌一眼,对着树后面咯咯而笑:“姑姑,楚相公看不见你,心里着紧的很呢?”

孙茗轻哼一声,忍不住说道:“他心里着不着紧,你如何能知道?”

“那还不容易,都在他脸上写着呢?你自个出来看看。”

孙绰不由分说的将孙茗从树后拽了出来,觉着她微挣一下,便不再抗拒,禁不住抿嘴一笑。

“孙仙子,你们缘何在此?”

楚煌见孙茗身上却穿着那件北斗玉辰玄衣,玄衣修长,如锦如绸,上有星图纹路,雪颊玉润,眉目如画,让人惊艳。

孙茗甩开孙绰手掌,嗔她一眼,轻理鬓发,斜瞅着楚煌轻哼一声,却不拿正眼瞧他。

孙绰黠笑道:“我南都群龙无首,还等着楚相公施以援手呢?只不知,你是否要招赘在这招摇山中,做人家的上门女婿,我和姑姑就要听你个准话,也好死心。”

楚煌脸上一烫,哭笑不得,沉吟道:“今日血影魔大举来犯,此人是太平道长盟弟,手段野心均不在张无缺之下。白禺族有灭族之患,咱们既然客居于此,若能稍尽绵力,为主人分忧,岂不大佳?倘若重挫了血影魔,就此为太平道翦一羽翼,对南都的局势更是有益无害。两位仙子以为可对?”

孙茗柳眉一扬,扳起面孔喝道:“阿绰,咱们走。”

孙绰‘扑哧’一笑,摇头叹道:“楚相公,不知你到底师承何人,怎么还有五黜宗纵横一派的手段。你这话大抵不错,若是只想利害,我倒要斟酌一二,可你对谁说不好,偏要讲给我姑姑听。动了情的女子,她心中可是只有情敌,不计利害的。”

孙茗又气又恼,嗔怒道:“谁要为他动情,阿绰你到底走是不走?”

“当然要走,不过却得带上楚相公一起走。”孙绰轻声一叹,“若是放过了他,匆忙之间我又上哪儿再为二弟找一个这般合适的替身。”

孙茗暗自一叹,“这混蛋满心都是他的小情人,如何还会随我们离去?”

孙绰俏脸微沉,将金装锏掣在手里,冷声道:“他不肯走时,为我南都千万百姓计,只好绑了回去了。况且,他对姑姑百般轻薄折辱,岂能轻饶。如此薄情男子,应该先打三百锏出气。”

“啊……要打呀。”孙茗轻啮嘴唇,偷瞟了楚煌一眼。

“自然要打。”孙绰面容一肃,上前几步,“楚相公,你是乖乖跟我回南都呢?还是要我施展手段绑你回去?我有言在先,若是你现在应允,便还是我孙绰的朋友。倘若闹到刀兵相见,恐怕我认识你,手上的金锏却认你不得?”

“既然你已向我亮出兵器,你我还有何交情可言?”

楚煌伸手一招,气血交感,丈八蛇矛掀地而出,落入掌中。紫电蟒纹,寒锋碜人。

“好,看锏。”孙绰点头一笑,娇喝声中,掠身抢至,金锏上光芒大作,对准楚煌胸口撩来。

楚煌见她金锏上灵力充溢,一招一式有如千钧重锤,泰山压顶。不敢怠慢,一摆蛇矛,幻出妖莽紫电,奋威怒扫。

两人兵器都非凡品,更以灵力贯注,虽然彼此并无深仇大恨,死战之心。交起手也丝毫不敢大意。矛来锏往,一场好杀。

战到分际,楚煌大喝一声,手中蛇矛大开大阖,怒龙一般朝孙绰飞搠。孙绰浅浅一笑,挥锏一盖,就势掠起,虚踏五步,如凌风踏波,娇柔美限。

楚煌心头惊疑,暗自戒备。果然孙绰娇叱一声,使出紫电星云术,双锏一划,劈出八道紫电,落地生根,峭直如竹,方位游走,勾连出紫电云气,结成一个小巧阵法,将楚煌困入其中。

楚煌凝神观阵,脚尖虚掂,便有紫电相互勾连,结如蛛网,伤人神魂,连忙以定魂砂护住肉身。

孙绰咯咯笑道:“楚相公,你可心服吗?莫要逼我使出紫电索拿人,到时面上可不好看。”

楚煌冷哼一声,他知孙绰出身名门,师承天音贝阙,乃是十大玄门之一,自有一段不俗修为在身。上回连太史紫仪这个授?神将都被她拿了,可见不凡。这个紫电阵虽然灵幻,却也伤他不得。倒是孙绰有紫电索神通,隔空拿人,如缚鸡狗,着实让人忌惮。

孙绰合起金锏,掠回孙茗身边,巧笑道:“姑姑,楚煌已被我阵法禁住,我这就用紫电索绑了送你泄愤如何?”

更新说明:

保底两更,如有意外,次日补上。

每天预算100推荐,每多50,加更一章。评价,打赏,更新票,有则加更。

诗曰: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投桃报李,不成敬意。在乎的是这份心意。致谢!\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