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3章 杀神附体

第83章 杀神附体

“区区小阵,如何便想困住我?”

楚煌眉毛一挑,一晃蛇矛,幻出妖身,露出一个硕大蟒头,红睛雪牙,盘绕紫电,厉吼一声,撕破光阵。楚煌跃身而出,不敢磨蹭,见孙绰姑侄阻住去路,只好向来路急掠。

“他逃了。”孙茗望着楚煌飞窜的背影,眸中闪过一丝失望。

“跑不了。”孙绰轻哼一声,玉掌上光芒闪烁,现出一团光华流溢的金色丝绦,却是楚煌拿来擒捉孙茗的‘捆仙绳’。

“罢了,由他去吧。……咱们也该回南都了。”

孙茗看她拿出捆仙绳来,轻柔一叹。

“怎么?”孙绰黛眉微凝,浅笑道:“姑姑为何忽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,这半日来听你的叹息倒比二十年来还要多。”

孙茗轻哼一声,也不反驳,只道:“咱们回去吧,有我给你坐镇南都,料孙贲和众将也不敢乱来。”

“也好。”孙绰暗自一叹。她知孙茗为人喜怒无常,高傲难近,上一段恋情因为家族插手无疾而终,多年来一时是小姑独处。

难得见她对楚煌颇为上心,本有心为他们牵线搭桥,弥合误会。哪知道他们一个强项矜傲,一个首鼠两端,谁也不肯低首俯就。她纵有通天手段,也无处施展,只能感叹遇合未至。

……

楚煌前掠了一箭之地,看看孙绰并未追来,稍稍放心。

战车驱驰之声大作,楚煌欲要回避,已是不及。只见无数青狐武士张弓搭箭,簇拥着血灵战车飞快而来。看到路有生人,打个呼啸,纸马杂沓将楚煌围聚起来。

同时间,赤鹤族扇动羽翼,铺天涌来,看到地面上出现异状,赤飞霜止住队伍,收翼下视,悬在半空。

“公主,只是一个小小凡人,就由血灵和青狐料理去吧,咱们还是捉拿白禺族首脑要紧。”赤百炼伸长脖颈望了望,连忙向赤飞霜汇报。

赤飞霜点点头,轻哼一声,正要传令行军。就见围定楚煌的青狐武士一阵噪动,一个首领模样的青狐指着他叽哩咕噜说了几句,楚煌挥起蛇矛,将他连人带马砸飞出去。

这一下如同捅了马蜂窝,青狐武士纷纷叱喝,舞动腰刀骤马而出,对着楚煌头脸劈砍。

楚煌冷然一笑,这群武士虽然训练有素,如何是他鬼仙之体的对手。翻转蛇矛,随意挑几个枪花,连劈带搠,连人带马扫飞一片。

四大血灵急驾战车出看,血湖、血海便是昨日驱使白禺攻击楚煌三个,却被破了驱役之技,反被白元阻击血遁而逃的。楚煌那柄蛇矛幻化的妖身凶恶绝伦,两人自然一眼便认了出来,连忙说与血江、血河知道。

血江恍然,厉叱道:“呔,你是何方修行者,竟敢屡次破坏血郁独大人的计策?”

楚煌冷哼一声,蛇矛一挑,将两个青狐武士串在一起,搠了个透心凉,蛇矛噬了血气,妖莽根脉和龙太子内丹的巨大潜能蓬勃而出,沿着腕脉游走内周天,气海如煎如沸,侧转矛锋细看,紫电之外更有隐隐金芒。

楚煌仰天长啸,蛇矛砰的一声插在地上,土地龟裂,崩出一道闪电般的纹路,血江首当其冲,驭下战车‘哗啦’一声震为两断。

楚煌翻转矛柄,刃锋在地上斜斜一磕,眉间金线蜿蜒,天眼欲开。浑身灵力如沸,平时无可无不可的心态尽数收敛,大有惟我独尊之意。

“血郁独何在?让他出来领死。”

楚煌神情睥睨,戟指喝骂。沉冷处如鸣金铁,山风一肃,百兽震伏。青狐武士倒抽一口凉气,齐齐后退。

血江从地上狼狈爬起,被楚煌气势所摄,一时竟不敢吱声。

遥天之上。

赤百炼咋舌道:“这人到底是谁?相隔九万里遥天犹能感受到其震慑之气,血灵的压力可想而知。”

赤飞羽冷哼一声,脸上闪过一片阴霾:“白禺族倒是好狗运,覆亡在即还有人出来挡架。青狐族真不济事,待我下去将此人料理了。”

赤飞霜巴不得他有此一语,点头道:“亲卫武士随我下去观阵,就由百炼叔暂摄主帅之权。”

赤百炼忙道:“这怎么是好?还是让我和飞羽将军率队下去吧。”

赤飞羽艳羡地看他一眼,强笑道:“既然主帅如此赏识于你,百炼叔就不要推脱了。况且,杀个把人不过是一盏茶的事。”

楚煌见血灵气焰大失,微微皱眉,高声道:“血郁独有何本事,竟妄想统领三族,争衡天下。今日要你三合就死,为世间除一祸根。”

“血郁独大人雄才大略,神通盖世。岂会跟你一个无名小卒动手厮杀,自堕身价。便是我赤飞羽,十合之内,也能取你狗命。”

叱喝声中,赤飞霜兄妹引着一队武士展翼飞下。赤飞羽绰一根熟铜棍,虎背狼腰,气宇轩昂。

“你?”楚煌和声一笑,招手道:“来来来,飞近些。”

赤飞羽哈哈笑道:“料你也没有腾云驾雾的本领,别着慌,吃我一棍。”说着羽翼一张,高举铜棍猛劈而下,借着扑抓之势,如狮搏兔,大是骁勇。

楚煌双眼微眯,待到赤飞羽扑到近前,瞳孔猛张,暴喝一声,蛇矛勾起一道冷厉,如同惊霜乍雪,寒人肌骨。

砰!

楚煌挥矛猛截,这一矛魂魄契合,不论筋骨还是神魂都气充神满,如同万丈疾瀑,正欲倾泻。赤飞羽举棍直劈,以硬碰硬,气力不敌,便如鸡子以撞顽石,情状可想而知。矛棍相接,赤飞羽双臂剧震,握棍不牢。砰的一声,铜棍重重砸在身上,狂喷一口鲜血,整个身体跌飞出去。白羽恹恹,擦伤无数。

楚煌面带冷笑,正要横矛收势。一阵风声暗起,铁甲怪车忽啸一声从青狐阵中飞出,犹如千斤陨石,当空飞坠,照着楚煌合身撞来。

楚煌一翻矛刃,却不回身。矛身黯淡的纹路猛然大亮,金光紫电嘶绕不休,楚煌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觉着怪车堪堪靠近后背,厉喝一声,双手握矛,掠起五尺,撤步转身,尽携锋锐回身怒劈。

血郁独本也没想能轻易击伤楚煌,却见他不闪不避,撑持蛇矛劈撞自己的铁滑车,惊诧之余不免好笑。

这铁滑车乃是血族族传秘宝,装有十八件至坚至强的绝世神兵,本身又有数种变化,天下只此一辆,无双无对。血郁独化血魔功尚未大成,血魂未铸,肉身只见一团淡淡血影,此番独自走出幽冥森林,外间环境不能适意,只好蜗居在铁滑车之中。

此车随心而变,无坚不摧,血郁独对它比自己的化血魔功还要有信心。

楚煌竟然以蛇矛劈挡,岂不是螳臂当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