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4章 铁滑车

第84章 铁滑车

蛇矛劈出,劲气流溢。

一阵黑风漫天掀起,矛身上蟒纹光晕大盛,好像缠缚一层水光,呈潋滟五彩之色。水光中一声角昂,一条石滚粗细的黑蟒挣腾出来,蟒头一仰,朝铁滑车猛然撞下。

血郁独微吃一惊,百忙中使护盾急挡。

黑蟒铁甲相撞,只听一声轰然大震,犹如巨鲸撞冰山。铁滑车砰的一声,落回地上,轮下一掂,倒掠开去。楚煌借势收矛,划出一道耀目劲光,铮的一响,将蛇矛插在地上。天风烈烈,助其声势。

铁滑车中传出血郁独好似金铁振鸣的声音,“难怪你口出狂言,敢硬扛我铁滑车飞天一击,果然有些手段。我麾下正缺少你这种横刀立马之将。我不管你身世若何,以前与我的手下有何抵触,只要望风归顺,我可许你总督天下兵马。如何?”

楚煌淡淡一笑,摇头道:“太小。”

血郁独哈哈一笑,不以为怪:“你既有鲲鹏万里之志,擎天架海之才,何愁名爵低微。我血郁独不是血厉胆薄之人,尽你之才便是。”

楚煌冷眉一挑,轻笑道:“好,今天先取你狗命,坐了三族共主。”说着一晃蛇矛,携起一道炙热炎火对着铁滑车臂盾空隙扎去。

“不让你知些利害,料你也不肯服我。”

血郁独冷笑一声,臂盾上机括发动,猛然射出无数金锥银刀。如同风吹乱雪,雨打芭蕉。倾覆之下,根本无处躲闪。这些金锥银刀外形虽和锥刺、薄刀极为相似,其实却是幽冥森林中一种奇树上结出的花叶果实,因吸食天地灵气生成,极能破人灵力。

楚煌见势不妙,连忙抓一把金砂祭起,放出北溟接引术,金砂一展,结出天罗地网,将刀锥一股脑收了。

血郁独暗自点头,“你神通尚可,正宜为我所用。”

铁滑车两轮一收,铁甲咯嚓变化,车身下折出两腿,车轮变作膝上护盾,臂盾一摆,露出两只乌铁般的臂膀,顷刻间又高一倍,活脱脱一个铁甲怪人。

这一变化,不但楚煌面露惊异,便是赤飞霜这些新近投诚的下属也震撼不已。

赤飞羽看得又惊又羡,失神道:“这是什么功法?中土千年修行法门不计其数,这等甲车却是闻所未闻?”

赤飞霜叹道:“如此奇巧恐怕只有五黜宗的墨者才能办到,早就听说墨者能以木工造出飞天之鸟,入水之鱼。今日见了铁滑车种种奇变,方知此言也非信口雌黄。难怪五黜宗被雍廷所忌,数百年间剿捕不断。”

“你看我铁甲兵车如何?”

血郁独得意一笑,探手入盾拔出一把一尺宽,近丈长的钝剑。

楚煌惊疑不定,心道:“这铁滑车看来要比大将军所部的武冲车还要扎手许多。”

“瞧好了。”血郁独厉喝一声,大步奔到楚煌跟前,挥动钝剑怒斩而下。

楚煌瞳孔急缩,振矛相迎。

砰!砰!

铁甲化人躯体长大,身法竟也颇为灵便,加之铁甲坚硬异常,四盾交护,几乎全无破绽,冲杀起来完全没有防守之忧。钝剑如椽,招式上化繁为简,以力降巧,让人难以招架。

楚煌驭使灵力格挡数合,充其量不过将铁甲怪人震开数步。血郁独和铁甲怪人血气相连,无分彼此,却没有灵力消耗之忧。一退之后便以更加凶猛的攻击扑撞上来。楚煌虽然灵力充沛,肉身强横,却比不得铁甲怪物,被动挨打的厮斗让他气闷不已。

赤飞羽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,心喜道:“血郁独大人果然奇技莫测,神力无双。这小子现在只有躲避之功,决无还手之力,我看他技止此矣,郁独大人何不一剑削下他的头颅,也好快些找白禺族清算旧账。”

赤飞霜摇头道:“我看血郁独有招降他的心思,恐怕不会这么容易格杀他。况且,他神通不凡,看似节节避让,未必就没有后招?”

赤飞羽想起自己夸下海口却在楚煌手上未见一合便闹了个灰头土脸,暗自咬牙切齿,听血郁独方才言语,竟要扶他做大将军,总督天下兵马。若那小子当真答应了,以后岂不是还要在他帐下俯首听命。

想及此处,赤飞羽大为不忿,见楚煌被铁甲化身钝剑撞开,连忙一振赤翼,荡起铜棍,掠至半空,瞅准楚煌肩膊飞身劈下。

“小子,受死。”

背后劲风袭来,楚煌眉毛一挑,侧过头劲,正见赤飞霜横眉怒目,高举铜棍砸将过来。

楚煌冷淡一笑,斜持蛇矛,看着赤飞羽来至近前,蓦地吐气开声,灵力激荡,一声怒啸。

六军侧目,风声低靡。赤飞羽大吃一惊,心头一虚。手上铜棍被楚煌劈手抓过连人拽了下来,赤飞羽方欲拉扯,胸口早着,被楚煌飞起一脚踹飞出去。

楚煌哈哈笑道:“血影魔,你这铁车坚牢,见不得真本事。待楚爷爷寻一件利器,劈了你的铁甲再做计较。”

“想跑。”血郁独冷笑道:“今日要么求死,要么归降。我也想等你寻利器再战,可是我的王业霸图耽搁不得。”铁指朝楚煌一点,飞出一支金背驼龙爪,夭矫盘空,扯出一缕缕金线虚缠下来,结成一面千结蛛网,当头罩下。

“恕不奉陪了。”楚煌识得利害,连忙招出紫芯梧桐,在身前一刷,紫芒闪烁,放出一团氤氲光雾,将身体收没。

“郁独大人,那小子果真不见了?”

氤氲驱散,场中早不见了楚煌踪迹。赤飞羽没想到楚煌真能在三军环伺下脱身而去,惊讶之余略感释然。大概是想到楚煌当不成天下兵马大将军,与自己利益无涉了吧。

血郁独冷哼一声,自家闹了个灰头土脸,却被楚煌脱身跑了,真如骨鲠在喉,颜面大失。四肢喀嚓收束,又变作铁滑车模样,闷声道:“先扫荡白禺族。”

赤飞羽自感失了轻重,干咳一声,小心拱手道:“飞羽愿为前部,捕杀白禺族首脑,为郁独大人建功。”

血郁独轻哼一声,“令箭与你,江、河、湖、海四大血灵归你调遣,去吧。”一块巴掌大的血玉令牌从臂盾中飞了出来。

“是。飞羽定不负所望。”赤飞羽闻言大喜,连忙将血玉令接在手中。

血郁独低声嘶笑,驭使铁滑车退入青狐族本阵去了。

“堂妹,这回血郁独大人终于肯重用我们赤鹤族了,他封我为先锋大将,四大血灵俱得听我号令呢?”

赤飞羽以为得志,轻笑道:“就请堂妹调一千赤鹤武士与我,待我抓了白天老儿,方见我赤鹤男儿的英雄。”

赤飞霜冷眼斜睨,点头道:“你自去找百炼提调人手吧。”

赤飞羽没想到她答应的这般爽快,只道自己坐了先锋大将,果然今非昔比,拱手道:“堂妹果是开明,日后你若是坐了血郁独大人的妃子,咱们兄妹齐心联手,必能大放异彩,方不负我族天赋异秉。”

赤飞霜忍不住暗讽道:“飞羽将军真是高瞻远瞩,来日赤鹤族中第一人定然非你莫属。”

赤飞羽哈哈笑道:“堂妹过奖,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我自是比不得伯父大人等族中前辈的。”

赤飞霜无言以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