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5章 龙宫六率

第85章 龙宫六率

紫芯梧桐之中收聚三万六千幻境,神鬼莫测。虚空之中无崖无界,渺渺无极。无边黑暗之中不时飘来一些悬浮物,或如阴风、或如鬼火,或如砾石。稍有差错,便可能撞开一面虚空之门,被吸入幻境中去。

梧桐原生于丹穴山中,是上古凤凰一族的妖脉根须。凤凰乃上古四灵之一,后来又和龙族争霸万年,终至两败俱伤。两族势弱才有后来的人族大治。那紫芯梧桐久阅世事,生具灵幻,历经无数沧海兴革,人事变迁,种种见闻便呈象在幻境当中,如梦如幻,真假莫辨。

妖凤凰韵儿本为上古凤凰王族之后,上古时候凤为雄,凰为雌,只有本族王者才能以凤凰为姓。妖族势弱,凰韵儿不得不把主意打到紫芯梧桐身上,使尽手段,收罗到‘九大丹炉’之一的‘太元丹秋鼎’,冀望将紫芯梧桐炼成观彻天地权变的‘六识神灵树’,重振凤凰一脉。

楚煌虽然盗得紫芯梧桐有些时日,却深知他幻境莫测,灵脉强横。至今,也只揣磨到‘六识神光’和‘指幻为幽术’两种神通。

‘六识神光’便是紫芯梧桐上的六色光晕,分别有归藏、遁隐、通幽、通显、化虚、化迹六种神通,楚煌收储多宝道人的肉身便用的是归藏神通,隐藏白如萱和阿璎则用的是化迹神通。‘指幻为幽术’则是一种浅显的空间传送功能,送走鹿静、涟岚她们便用得这种法门。

楚煌用‘紫芯梧桐’刷出六识神光,收神遁迹。下一刻,便出现微雨岛上。这片海岛是他从三万六千幻境中辟出的修行之地。所谓狡兔三窟,修行者神通初成之后往往寻找一些洞天福地,行功炼药,调养元神,就跟凡人买地置产是一个道理。

踏足岛上,楚煌轻松口气。游目看去,只见阳光和融,鸥鸟不惊,海水蔚然,波澜不起。楚煌暗以六识探查,并无发现异状,便不在意。将蛇矛扛在肩上,漫步向茂密的树林中走去。

入林约摸百八十步远近,眼前霍然开朗,现出一片雾气氤氲的水潭,这水潭与地气相连,潭水被烘得温暖得宜,日精月华沉淀其中,乃是名符其实的妙液温泉。

此泉浸泡一次,便觉得神清气爽,血活肤润。浸一个月,便可身轻体健,延年益寿。常年浸润,可洗筋易髓,灵窍通达。

杀人夺宝,修仙炼药,诡诈狠毒有甚于世俗者。这似乎是修行者的宿命,所以非心性坚定,杀伐决断的人很难成证果。

楚煌看到泉水,精神微震,将蛇矛随手插在地上,解下衣带,脱去外裳,搭到蛇矛上,缓缓下到潭中。

潭水的温暖浸泡着四肢,连日的疲惫袭上心头。楚煌懒洋洋的叹了口气,微微闭上眼睛,仰躺在水中。刚离开忘川谷这才几天,便又斗了白禺族扛上血影魔。修行之路还真是步步杀机呀,如果自己脑子笨一点儿,手段低一点儿,运气差一点儿,估计早就曝尸荒野了。

唇角勾起一丝笑意,楚煌努力从脑中搜寻一点快乐的回忆。耳边忽然传来一声女子娇呼,将他从若梦若醒的困倦中惊醒,拉回到现实当中。

楚煌微微皱眉,透过淡淡水雾,只见水中站立着一个模样俏美的女子。他有着海水蓝一般的柔发,光滑雪腻的肌肤,眼睛睁得大大的,藏觅着一缕月光下的粼波,有种少女般的欲语还休。她一手搦着秀发,一手掩着胸口,露出牛奶般丰腴圆润的臂膀,蓝色的秀发大蓬大蓬的披散在水面上,好像潭中的水草。

楚煌扭头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,似乎还轻轻叹了口气。

女子清亮的眸子微微眯起,歪着头问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?”

楚煌眉尖微挑,轻轻拢了拢头发,向潭边走去。

“你是个哑巴?”女子娇躯一滑,分开波纹,荡起一道水花,拦在楚煌面前。楚煌目光微斜,刚好瞥见一条金色鱼尾滑入潭中。

“就算是吧。”楚煌没好气地说了一句。

女子卟哧一笑,轻哼道:“你既然不是哑巴,怎么不回我话?”

“我穿上衣服可不可以?”

“那可不成,看了人家的身子,就想逃之夭夭,世间也没有这么便宜的事。”

楚煌淡笑道:“说吧,你想怎样?”

女子咯咯一笑,游鱼一般荡了开去,“说说你的来历呀,家中何人?可有婚配?”

“你还想我娶你不成?”

“君若未婚,我亦未嫁。有何不可?”

“好。”楚煌笑了笑道:“我有两个朋友便在左近,稍时便请他们出来做个证婚人如何?”

女子面色微变,眨眼笑道:“哥哥的朋友便也是我的朋友,自无不可。”

“你刚才追了我几步?”

“怎么?”女子不解。

楚煌笑道:“我听闻北海龙宫有六率卫,为其首者,乃南海鲛人,素有捷才,能六步成阵。陷身其中者,化为霰珠,魂魄皆碎。不知可对?”

女子微微一愕,捂着胸口的纤手微微滑开,露出一片月华般轻软的鲛绡。

“哈哈……,死到临头方才觉悟,不嫌晚了?”

张狂大笑从半空中传来,云雾丛中现出几个鳞甲尖角的人影,若显若现,一道闪电当空劈下,几人从电光中走了出来。

楚煌冷眼望去,蟠龙太子和小螯龙赫然便在其中。他们身畔还站三个刚鬣鳞角的青年,锦袍银冠,跟两人一般打扮,大概也是龙宫太子之流。

内中一个五短身材的汉子怪叫一声,一掠一退,将蛇矛抄在手中。嘎声道:“我家太子可是毁在此矛之下?”

蟠龙太子一脸阴霾,点头道:“不错,这小子手段阴狠,不但斗胆杀了巡海夜叉,竟然连表兄也不放过,我和九弟也被他左道拿住,若非六率赶来答救,险些便害了性命。”

小螯龙狠狠盯了楚煌一眼,大声道:“紫皇大人,这小子有泼天之胆,手段之毒让人发指。他竟敢劫杀表兄金丹,害得他魂飞魄散。不将他挫骨扬灰,不足报此血仇。”

紫皇眼眸盈盈,开口问道:“你何时猜知我便是龙宫六率中人?”

楚煌露齿一笑,“怎么?难道你有意放我,还是见证婚人到了,想和我做场夫妻?”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