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6章 弹箜篌的女子

第86章 弹箜篌的女子

紫皇咯咯一笑,金色的鱼尾一摆,划开一道轻盈的水波,游到楚煌身前。

“那你今天可要留得性命娶我。”紫皇仰起脸庞,纤美的玉掌在他胸前似抚似按的划了一下,眸中掠过一丝清媚。

两人相距咫尺之间,楚煌见她腮凝雪玉,眉眼如水,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少女般的似羞还怯尽皆褪去,眉目间倒有几分撩人的云情雨意。温泉中水雾蒸腾,如梦似幻,几疑在襄王梦中。

紫皇十指如笋,指甲上染着晶莹的水色。楚煌微微皱眉,看着那尖尖葱指在胸口微触,一种甜丝丝的凉意溜进心底。立时浑身一震,脱兔一般滑开五步。

轰!轰!轰!

温泉中掀起三道滔天气障,红如锦,青如柳,黄如火,按天地人三才方位,玉阶山立,如云柱一般陡落起漫天霞彩,将楚煌围困阵中。

“缚龙柱?”

楚煌目露惊疑之色,心里暗暗吃惊。据传,龙族有一种刑罚,将受刑者以千斤巨枷枷住,钉缚在海底紫玉柱上,雷打火烧,日日受敲骨锥心之痛。那紫玉柱与地气勾连,得地底精气滋养,寿元万载的真龙也难以挣脱。

三道云柱坚如气墙,高高挺矗,灵力充溢,分明与温泉地气交感,借得天地神威,鬼仙泛泛修为如何得脱。

蟠龙太子见楚煌被‘三气缚龙柱’拿住,大喜叫道:“紫皇大人亲自出手,果然非同凡响。只是这小子太过机诈,还请大人速速将他削去阴阳两气,夷灭灵窍,以免夜长梦多,横生变故。”

楚煌冷笑一声,暗自激发魈丹,导引灵力贯冲神霄玉府,眉心光华大亮,金线蜿蜒如流,天眼微启,射出神光向云柱打去。

砰砰劲气交撞,云柱上光团略显模糊,地动山摇般一阵晃荡。

“入我阵来,还想从容退走不成?”

紫皇抿嘴一笑,双手光华闪过,现出一把二十三弦的凤首箜篌。形如珊管,弦如乌金。缨以金彩,络以翠藻。首如鸾鸟,宛如血玉雕成,荡人心魄。

楚煌见箜篌是碧彩红霞,好似凤翅欲展,心知不是凡物。忙以定魂砂护住肉身,双手接连施放火焰刀,劲气交撞,将云柱打得砰砰直响。

紫皇悠悠一叹,随手一拨,弦上响起一串跳珠似的音符。化作五道蚕丝也似的纤细红线没入云柱之中。

“这是什么神通?”楚煌暗以灵力试探,觉着那红线滑溜如鱼,在云柱中到处乱窜,也不知作何而用。

双师对弈,岂有闲子。越是不知那红线作何用途,楚煌越不敢掉以轻心。若是等到图穷匕现之时再去亡羊补牢,恐怕脑袋早挂到旗竿之上号令三军去了。

忖思片刻,楚煌不敢久待,以定魂砂伽持魂体,立时身轻如绵,离弦之箭一般向着云柱顶端飞掠。它即便壁入千仞,围如铁桶,难道便毫无空隙可乘?

紫皇浅浅一笑,援琴鸣弦,十指如织云锦,拨出一首相思之曲。

“花房与蜜脾,蜂雄蛱蝶雌。同时不同类,那复更相思?”

她的声线悠游,如怨如诉,弦上曲子也便如愁人夜叹,中夜望月,幽婉之中暗藏连绵无尽之意。

无数蚕丝一般的音符,从弦上跳跃出来,便如绵绵风声,潺湲流水,流转入云柱之中。一曲未尽,红线便如蚕丝一般汇织成锦,三支云柱宛如三只特大的玉梭,被红锦扯动的不断旋转起来。

楚煌驾雾急走,越是往上,便越觉得天风震荡,雷火噬人。那云柱高遥无及,却不知何时才能见头。

“本是丁香树,春条结始生。玉作弹棋局,中心亦不平。”

紫皇一曲弹完,好像自己也被弦曲感染,过了良久,方才长吁口气。潭边众人也是如梦方醒,他们虽然多识不得曲中意蕴,却深知紫皇的‘冷融箜篌’乃南海‘龙绡宫’镇宫之宝,具有无限魔幻,善能扰人六识。一见她拨动琴弦,便立即自闭灵窍,心如枯木,以免坠入魔障。

“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头,还敢自恃神通进入我的阵来。世间多少根骨不凡之辈便因一个傲字,断送了万年缘果,一身修为。罢了,‘落红丝’便叫你神魂化雨,另谋托生吧。”

紫皇伸手在琴弦上一抹,捻成一个红色光团,弹指打入云柱之中。天蚕红线缠连成锦将三道云柱包缠其中,此时,矗如山岳的云柱蓦得将身一拧,变成如蛟如蟒一般的红色怪物,慢慢收聚起来。

楚煌穿行在‘三气缚龙阵’中,却见三条云柱好似晶壁一般,里面穿行着无数蝌蚪一般的红色短线,越行越多,越升越密,到得后来,简直向进入血海之中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寻觅无路,楚煌不由心虚起来。蓦然间,三柱交撞,折成一道风漩,好像天崩地坼一般。楚煌霍然心惊,未及反应,就见三柱砰砰合拢拧成一股。

楚煌呆得一呆,顿时无数红线如针如蚁窜入灵窍之中,四肢六识,肉身魂魄,好像霎那间被天刀挥斩,沉溺于虚无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“千万岁月,在吾生前,岁月万千,来吾身后。生世之有我无我,为恒常也。故无所忧于生,无所惧于死。”

“不对,不对。我没有出生前的千千万万年岁月,我无知无识,本来就不是我的,所以无所畏惧。我既降生于世,则世间的犬马声色,死后的万种凄凉。都是目见耳闻,推想可知。世上既已有了一个我,我既有知,我又有识。还能任天帝主宰,推说天道吗?”

“呵呵,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万物皆有死。无论不可语冰之夏虫还是崇寿八百之彭祖。人生于世,便是管生不管死,便是你有金仙寿元,也躲不过天地劫数,其余不过是修行之孤寂,长生之烦恼罢了。”

“长生也还烦恼?我只听说贫者忧油盐酱醋,富者愁财不随身。居高位的惧门庭倾覆,惜容颜的患红颜辞镜。你准是不想教我修行,借口推脱。”

“哈哈,古时候有一个国王打了败仗,他的美人公主便被对头掳进后/宫去了。这美人公主刚被俘掳的时候呢?整日介以泪洗面,茶饭不思。等到她住进了对头的王宫里,吃的是龙鳞凤爪,穿的是绫罗绸缎,车马无数,僮仆随身,御用之物比先时强了百倍,千倍。这时节,可是喜笑颜开,深自后悔自己先前的伤心自怜呢?”

“……”

“现在你可是未得长生而不知长生的苦,身在俗世而不识俗世的甜呶。”

“……嗯?骗人,说来说去还是不想传我修行的法门罢了。穷鬼,抠门。”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