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7章 神通大成

第87章 神通大成

“寻常之人修行,不过结丹成胎,培铸元神,稳则稳矣。必要无数首乌、龙参、紫藤、花果养其元气,继而走名山,察幽窟,夺奇珍,究秘法,上天入地无所不为,以结仙缘。如此折腾下来,三五甲子,弹指即过,多少人稍稍窥得些门径,不是寿元枯竭,便是被天地雷劫所殛。成仙合道的万中无一,长生之途是孤行之旅,此言不虚。”

“我的化蝶离魂术却不然,一曰萌动,二曰结茧。多则十年,少则五载,便可化蝶而出。全身魂窍修成无限幻力,次第化出六六分身,好比一人有千手千脚,我修分身亦修,同样的时间却比一般修行者快了数十倍,正如千蝶采花,而花蜜皆归于我。此乃天下绝无仅有的神功妙法。”

“那要如何才能修成蝶幻之身?”

“凡人之魂窍若寂若死,只有遭逢大惊惧、大喜悦之时,或全身若栗,或神气蓬蓬,方能偶然察之。修行者之魂窍若翕若张,寻常修为的不过以之察四路,观八方,以助厮斗。高明些的也不过驭和六气,作天地之游罢了。魂之有窍如同肉身之有毛孔,故灵窍实乃神魂之门,修行之士无不慎之又慎,对敌交战之中,尤其要坚闭灵窍,以防神魂震荡,灵力外溢。我守之不坚,则敌手可入我门,执我魂矣。”

“我蝶幻之身收归于灵窍,如同门之中又有卫士,卫士为中宫所宰,随其调遣。只要人非愚蛮,一身自具无敌之师矣。蝶幻之关键,还在于萌动、作茧。萌动时心有百念,神有百虑,而要则归寂如一。萌动者,何为也?我心脉交通,灵窍俱活,则萌矣动矣。作茧者,吐丝投梭,以待幻化。使魂而成体,体而成胎。神坚魂牢,则破茧而成矣。”

“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。魂不自强,如何能化。足弱翅软,如何振翼?”

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楚煌口中喃喃,慢慢醒转过来。眼不能睁,手不能动,神念中血海茫茫,到处都是蝌蚪一般的红线,来如蜂拥,去如蚁阵。

“我到底身在何处?方才分明正与神一先生共语,还有,殷月师傅授我奇术之语如在耳旁,天地不明,我有何错,遽遭此血海没底,万蚁噬心之苦,神消魂散?”

楚煌心中恚怒,神念中蓦见一团光亮,觑目看时,却是收在气海之中的魈丹,那魈丹大如鸡蛋,瞳瞳如金日,楚煌早知它经由日精月华洗炼,灵力丰沛,以己之能还难以炼化,收藏气海之中,不时以灵力推衍,已觉受益无穷。

魈丹的溜溜转了几转,毫光闪动,便有无数红线围聚上来,将其抟成一团血珠,片刻,红线驱散,已失了魈丹踪影。

“怎么?难道这些红色虫蚁已将我魈丹噬化了?”

神念清醒一些,楚煌便不再怨天尤人,脑光转动,不停寻思着脱身之策。正在思虑之际,神念中忽然金光大盛,无数道融融灵力推衍周天,或走筋脉,或盘龙基,或冲紫府,凝神默察,好像化身为万丈巨人,种种神光便是河络山岳,草木之灵。

“是了,看来我的神魂并未被血海所化,只是血蚁噬没,绝了六识。那魈丹一直藏在我气海之中,方才被血蚁缠化,日精月华流转全身,这才神魂大舒。”

所有感觉都回到身上,楚煌心中振奋,细想其中缘由,不免觉着有些后怕。

“为何会有身作巨人,山河湖岳俱为我身的感觉?想必是这‘三气锁龙阵’勾通地气,我托身其中,偶尔有了大地的感想吧。”

楚煌暗自一笑,也无暇穷究其中或有不通之处,神念内视,却见三万六千灵窍嘶卷起无数细小涡漩,体内红蚁游经灵窍近旁,立被卷没其中。灵窍之中好像罡刀风漩,如洼如窟,比先前的一遮无拦不知精强了多少。

“这莫非就是殷月所说的,灵窍乃神魂之门,门有甲卫,领之于神念识海。身外化身千万亿,化徒属众亦无边。”

楚煌神念电转,暗中导引灵力冲杀于八脉之中,将红蚁尽数赶入灵窍之中。这些红蚁名叫‘落红丝’,乃紫皇本命元力所化,又经温潭地气和三气锁龙阵泡制,灵力虽毒,若能化为己用,却胜过无数丹药。

红雨阵中,神光万道,血海震荡。无数红蚁四处乱窜,楚煌一一笑纳,来者不拒,悉数将其搅杀于灵窍之中。

登临绝顶,指荡九霄。

灵力鼓荡,发人无数撑天壮怀。楚煌一声长啸,眸如血玉,神魂忽如珠帘挂断,断线珠子崩溅四散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

“紫皇大人,这小子杀我表兄,辱我兄弟二人,万死不足以脱其咎。大人既以绝大神通将他拿住,何不生擒活捉,交与龙王处置。引颈快死,岂不便宜了他。”

三只云柱拧成一股,柱身五彩交撞,渐渐抟成一颗彩色圆珠,五色缤纷,光耀照人。小螯龙心知楚煌再无脱身可能,等待他的,不过是一指勾弹,漫天红雨。他素来心高气傲,却在楚煌手上栽了不小跟头,敌死而仇难消,岂不让人牵肠挂肚,耿耿于心。

一个面皮白净的汉子略捻短须,干咳一声,拱手道:“此人杀了龙太子,盗其金丹,罪责非小。螯龙太子的话并非没有道理,此人还是交给龙王亲自处置,至为允当。紫皇大人以为如何?”

紫皇淡淡一笑,玉手微抬。那彩球若有感应,摇晃了一下,从潭水中升了起来,慢慢凝成一个鹅蛋大小的红色珠子,丹彩流溢,圆润可喜。

“既然鲸大人也这般说时。紫皇自不便越俎代庖了。”紫皇五指虚引,‘冷融箜篌’化作一团紫雾,潜形归藏。她面色一肃,沉声道:“这幻境乃元力不及处,凶险莫测,现在要救的也救了,该拿的也拿了。蟹横海,收令回宫吧。”

“诺。”蟹横海便是飞夺了蛇矛那人,他一身绿色藻甲,半张脸上扣着一张银色面具,发卷如草,形容似鬼,让人侧目而视。

鲸将军和声笑道:“这回多亏了几位太子的‘龙衍听波术’,灵犀互通,我等才能适时赶到。否则,这幻境中似幻如迷,亦真亦假。我们空有手段,也不敢轻易涉足。”

蟠龙太子面皮一红,正要谦谢两句。小螯龙哈哈一笑,大言不惭地抢过话头,“鲸将军过奖了,我们兄弟九人,一母同胞,灵犀相印。那‘龙衍听波术’正是我们兄弟施法结阵的不二法门,此术使出,虽在万里,声息可知。也算神通无双了。”

“哈哈,螯龙太子拉帮手逃命的本事,果然是超群拔俗的很。天下无双,嘿嘿。”

一个冷漠的声音突兀响起,小螯龙几个面面相觑,齐齐面色大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