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8章 苍鹰何必笑燕雀

第88章 苍鹰何必笑燕雀

“谁?是谁在说话?……楚煌,你身受‘三气锁龙阵’之厄,还敢利口逞能?”

小螯龙微惊之后,已分辨出那开口奚落之人正是楚煌无疑,指着锁龙三气凝成的‘红浥珠’,面上阴晴不定。

“哼哼,怎么怯了?我也懒得和你们浪费唇舌,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。”

一言说罢,原本正向紫皇手中隔空飞去的‘红浥珠’蓦然定在半空,滴溜溜打转不止,凝朱一般的色泽宛如风吹雨涤,珠内卟卟哧哧喷出无穷水泡,好像一只小鱼躲藏其中。

鲸将军望着红珠惊疑不定,“紫皇大人,此人被困在锁龙阵中,受血蚁噬魂之苦,不是应该魂魄大伤,形如废人了吗。如何还能这般得生龙活虎?”

“他若真能破开我的‘红浥珠’脱身,倒还算有几分本事,也不枉我龙宫六率摆出这么大的阵仗。”

紫皇明眸灼灼,轻抚秀发将一只约发金环摸在手里。这片刻功夫,红浥珠中云气大盛,声响如沸。倒似要化作一滩明泉一般。

小螯龙急道:“紫皇大人,这小子甚有几分古怪神通,不能任他破珠而出了,速请施法,荡他个魂飞魄散。”

“你们有龙宫六率,又有五大龙子,天罗地网,严阵以待。还惧我一个小小鬼仙么?呵呵,紫皇,你这珠子里红丝如蚁,是夺人之锥,也是养气良药。我悟出个中法门,淘养元气,倒有些乐不思蜀了。你还有何神功妙法,尽管使将出来,呆会儿我破珠而出,便带你拜上龙王大人,夫妻好合。你若是挟技自珍,到时再要耍赖不认,我可没反悔果给你吃。”

楚煌在‘红浥珠’中言笑自若,倒好像养气打坐,闲庭信步一般,一点也没有遭受困厄的觉悟。

“一派胡言。”六率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沉声喝道:“黄口孺子,将死之人。安敢狂言戏侮我家紫皇大人。”

楚煌哈哈一笑,“你这老杀才,我和紫皇情投意合,一见钟情。岂是你这等蠢蠢老迈之辈所能测度。快快闪开了,休要强拆鸳鸯,坏了别人大好姻缘。”

“岂有此理。”老者气得浑身发抖,勃然大怒道:“我鼋长青坐掌龙宫左御率,观潮十万二千八百度,寿元无算,桑田尽览,岂会不识得儿女情态?”

“哈哈哈哈,”楚煌倒没想到鼋长青较起这个真儿来,忍笑道:“听你这般说来,果然久阅世事,想必识见亦是不凡。我且问你,从前有座山,山里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,和尚打坐翻经文。这关关雎鸠,青青子衿,是何佛理?”

“《关雎》、《子衿》两篇,不是《诗经》里面的句子吗?又能包含什么佛理了。我老鼋只喜躺在沙滩上晒太阳,哪里细究过什么诗书佛理?”鼋长青扯着胡子,一阵懊恼。

鲸雪牙微微皱眉,冷哼一声道:“我龙宫职掌海域,千秋万载,有如日月。诸般私情不过是凡夫俗子的薪烛,诸般佛理也不过是轮回中的薄伐,见薪烛而思永心昼,得薄筏而证真如,终不过是缘木求鱼,坐井观天罢了。今日但有恩仇、生死,小儿无须以诡智诈人,落人笑柄。”

“云中苍鹰又何必笑燕雀?九万里鲲鹏下视,汝等皆蜉蚁也。龙族万载势比强弩之末,已不能穿鲁缟。否则,安能由那覆海大圣坐领七海,称雄水族。老朽之物犹不肯缩头让人,手舞足蹈意欲争雄少年耶?须知道,老有逊德仰人敬,老而昏溃是为贼。你们既要以凶焰夺人,便随了敖迁永为臣属吧。”

楚煌冷喝一声,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咒,‘红浥珠’蓦得涨大十倍,血海红蚁尽被风漩卷没,幻成一道滚石粗的三彩光柱,如龙如蟒,膨胀欲破。

紫皇眼眸大亮,祭起金环,冲着风漩一指,那金环毫光闪烁,嗡的一声飞到风漩头顶。紫皇捏个法诀,指着金环喝声‘着’。金环光华略一模糊,立时扩大十倍,化作一个金色光圈,对着风漩当头罩下。

风漩大蛇一般又摆又甩,金色光圈毫不惊乱,慢条斯理的慢慢收紧,将风漩箍在其中。风漩挣拧不过,三彩光华略显黯淡,慢慢消停下来。

小螯龙暗松口气,轻笑道:“大伙准备好法宝灵器,便是这小子真的脱身出来,秘宝奇术一起招呼,我就不信他还能跑上天去。”

“哼哼哼哼……,”风漩中传出楚煌一连串低沉笑声,也不知是快意还是惊怒。

小螯龙唬了一跳,看那金箍并无异状,缓口气狠呸一声,“这小子失心疯了,妨着他狗急……哎哟。”

一语未了,就见那三彩风漩水壁一般炸破开来,抖落下满天彩雨,颗颗都有葡萄珠子那么大。晶莹透亮,大有迷幻之意。

小螯龙呆了一呆,急急掣出九节玉竹鞭,睁目细看,水潭中云气荡漾,更无别物。金环嗡鸣一声,被紫皇召回手中。

“那小子人呢?可是遁入水潭之中?”

螯龙急声嚷嚷。却见紫皇缓抚金环,鲸雪牙微捋短须,蟠龙太子一脸阴沉,蟹横海摩拳擦掌,你瞅我,我看你,神情各异。

众人中不乏眼目高明之辈,紫皇更是真仙级人物,统领六率,龙宫之中几乎便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再看众人表情,却似乎谁也没看出来楚煌遁往何处。

鲸雪牙微诧道:“量那小子能有多大神通,‘三气锁龙阵’中侥幸不死,已是偷天的运数。莫说紫皇大人乃真仙的修为,鲨冲阵、鼍夺帅两位将军也有眼目神通,入阵不迷。我料那小子定是使了什么机诈,藏在左近,大伙各施神通,一搜便知。”

众人纷纷点头,都觉在理。鼋长青道:“既然如此,便请紫皇大人布派下来,众人或追或堵,或觅或察,总要找得那小子出来,方才甘心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紫皇轻柔一叹,纤手展开,一颗豆大的雨珠落在掌中。

“未知紫皇大人有何高见?”

小螯龙拱拱手道,心里颇感不悦。只见紫皇紫衣冰绡,神情慵懒,眉如新月,肌如冰玉,不一处不让人陶醉。暗道:难怪外间传言她是北海龙王的禁脔。此等妙物,哪个男人见了不馋涎欲滴。

“不用找了,你们看这是何物。”紫皇淡漠的看了小螯龙一眼,立时把他的绮思艳绪吓到海外仙山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