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89章 楚煌何在?

第89章 楚煌何在?

小螯龙偷捏把汗,连忙朝她手中看去。光滑如细绸的手掌上,红豆大的雨珠竟未化去,滴溜溜的浑圆如珠,晶莹透明之中竟有一团黑色人影。小螯龙揉眼细看,不由惊呼出声。

“楚煌,该死的,这小子缘何藏于彩珠之中。”

紫皇轻哼一声,随手一捻,彩珠作云气散,红豆大的小人跃到地上,霍然长如成人,眉目冷峭,正是楚煌无疑。

“哈哈,看你还往哪里逃。小贼受死。”小螯龙大喜抢上,一抖九节玉竹鞭,砰的一声,结结实实砸在楚煌脖颈之上。小螯龙未料到轻易得手,呆得一呆,只见楚煌一声未哼,委顿在地。

小螯龙干笑道:“看来这小子识得诸位大人利害,胆气被夺,竟然被我一招结果了。嘿嘿……呃。”

正感得意,却见楚煌委顿地身体幻如云雾,眨眼睛化成一颗雨珠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螯龙目瞪口呆。

“这里也有一个楚煌。”鼋长青劈手抓住一颗彩珠,放到掌上细看,洁如透明的圆珠之中竟然也伏着一个楚煌,吃惊地叫出声来。

“哈哈哈哈,老杀才,让你知道本公子的厉害。”彩珠中楚煌朗声一笑,鼋长青方自心疑,那雨珠忽如活物,弹珠一般朝他眼中飞撞了一下,云气散去,楚煌一抖衣袂,长身玉立站在眼前。

“哎哟——,小混蛋……这个是真的,大伙别让他跑了。”鼋长青捂着眼睛痛叫,不忘招呼众人一声。

“小贼看枪,待我为表兄报仇。”蟠龙抖出蛟纹银枪,飞身抢上,势如毒蟒如洞,诡秘莫测。楚煌未及躲闪,被银枪穿过胸口,笑声嘎然而止,烟消雾散,团成一颗雨珠。

“这个也不是真的。”蟠龙摆开银枪,恨恨说道。

“哈哈哈哈,好啊,你两个混蛋,各杀了我一次。若非我有些神通,岂不是早被你们打杀了。此仇又有何人来报。左右不过强者为尊罢了,仗势欺人还偏要寻找诸多冠冕堂皇的借口,好理直气壮的行凶作恶。知不知,这天下须不是你一家的。”

楚煌声音传来,金声玉振,如在耳畔。众人纷纷叱喝,游目四顾,惊疑不定。

小螯龙怒道:“楚小贼,你休要藏头露尾、装神弄鬼。有本事现身出来,和我见个死活。”

楚煌朗笑道:“见什么死活,不过是‘你死我活’罢了。”

小螯龙一翻竹鞭,打出一道光旋,脚上追着声音,狠声道:“有种你出来,看看到底谁死谁活。”

“哼——。”

“怎么?没胆么?”小螯龙听那声音一时寂寂,浓眉大皱。

“小心——,休得伤人。”鼋长青指着小螯龙身后大声叱喝。

众人纷纷扭头看去,蟠龙兄弟大喝抢上。只见楚煌不知何时站到小螯龙身后,飞起一脚朝他屁股上踹去。小螯龙方才追着声音走了七八步远,离了人群,谁知便让楚煌瞅到可乘之机。

小螯龙一看鼋长青表情,反应也是极快,未及细想,挥鞭猛甩,转身看时却打了个空,脑中蓦的一个激灵,臀上早着,腾空而起摔了个平沙落雁式。

“九弟,伤得如何?”蟠龙太子掠身抢上,将他扶了起来。应龙、蜃龙、夔龙三个凝神戒备,将两人护在中间。

“小贼辱我,我誓不与你干休。”小螯龙一跃而起,挥鞭大叫,恼怒已极。

“你难道没有听过,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。”

冷笑之声从头顶传来,众人大惊仰面,却见无数彩珠当头落下,云气消散,便有一个楚煌从雨珠中走出。铺天盖地,簇如云锦,一时间,潭边、树下、草间、石后,无数个楚煌现身出来,或仰首、或浅笑、或负手、或抱臂,容貌衣着一般无二,表情神态万万千千。

“这是什么神通?地煞变化?身外化身?还是魔道妖术?”

鲸雪牙大感惊异,他自诩博闻强识,对宇中强大势力的杰出人物、招牌神通,知之甚夥。见楚煌展露出如此奇术,脑筋电转,和心中的一些神妙术法一一印证,却都不是十分吻合,抚摸短须,更觉得兴致盎然。

小螯龙咬牙狂笑道:“好,好,你肯现身出来便好,大哥,咱们兄弟各施术法将这些楚煌不论真假一股脑打杀了,看他真身还能躲多久?”

蟠龙太子阴沉着脸点了点头。应龙三个相顾叫好,各自掣出兵器。应龙的是一条寒铁锁链,蜃龙的是一柄立地大斧,夔龙的是两只八角亮银锤,都是不凡之物。

那些楚煌似乎并未发觉大难临头,有的独自漫步,有的默坐沉思,有的三五一伙,有的两人结伴,面上表情喜乐悲愁,不一而足。

小螯龙怒目大睁,将竹鞭架到一个楚煌脖颈上,大声喝问:“小子,你知死吗?”

那楚煌不但毫不畏惧,反而指着他大笑起来。螯龙大怒,反手一鞭结果了他,云气飘散,化作一颗晶珠。

蟠龙微微皱眉,劈住抓住一个楚煌前襟,沉声道:“说,真身何在?谁是真身?”

那楚煌双目斜乜,神情如痴如醉,只不说话。

蟠龙连问几声,却也无可奈何,忿忿将他推开,随手又抓住一个,如前喝问。不妨先前那个支吾一笑,顿作云雾散。

蟠龙平整心情,只见手中抓得这个脸色煞白,目有栗惧,心头一喜,“告诉我谁是真身,饶你不死?”

那楚煌拉了拉眉毛,忽然张口大哭起来,声泪俱下,哽咽无已。

“你……你真是岂有此理?”蟠龙手足失措,不由松开了他。

遥空中一声叹息,那楚煌愕了一愕,面露沉思之色,倏地散作云气。

“长空是谁人叹息?……楚煌,你击杀龙太子的张狂之气到哪里去了。为何不敢现身出来,与我兄弟一决雌雄?”

蟠龙振枪站立,仰面四顾,大声喝问。

鼋长青一抖白眉,粗声粗气地道:“鲸将军,你多谋善断,腹有筹谟。你倒说说,这楚煌究竟是使得什么障眼法?”

鲸雪牙捻须沉吟,“或说人有三魂六魄,主人之七情六欲。你看这些楚煌,或悲或喜,或愁或怒,或低眉沉思,或神情如醉。若说他们乃神魂所化,也还通得。惟不该如此多态,况且这些化身,胸无斗志,手无杀器,实在不像一门高深的法门。”

他指着遍地徜徉的楚煌们摇头笑道:“如此咄咄丑态,不惟不像什么高明术法,倒像神魂大丧,中宫失守了一般。”

紫皇握着金环,眼眸微抬,忽然插口道:“鲸将军见是,自古刚极易折,情深不永,楚煌强破我的‘三气锁龙红雨阵’,螳臂自用,安能全身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