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90章 事已做下,何须饶舌

第90章 事已做下,何须饶舌

小螯龙接连抓了几个楚煌喝问,尽皆不得要领,不由焦躁起来,九节玉竹鞭上寒气如漩,随手砸翻两个楚煌,那假身沾地即化,变成一团圆润雨珠,慢慢飘起。

“好你个螯龙,这般乖戾,着实该打。”人群中一个楚煌拍手而笑,面容一肃,打出两道火焰,急电般向螯龙嘶去。

小螯龙吃了一惊,连忙闪身避开,大喜叫道:“这个是真的了。”

一摆玉竹鞭,脚下使出八步赶蟾身法,瞬间侵进,挥鞭朝楚煌飞砸。

楚煌哈哈一笑,见那竹鞭堪堪砸到,先化作云气雨珠。小螯龙一鞭砸空,又恚又怒。边上楚煌纷纷转过身来,轻笑指点,各挥衣袖,数十道火焰凶刀从掌中翻出,火龙急电一般劈了过来。

“啊……。”小螯龙骤陷重围,躲之不及,连忙就地一滚,挥鞭狂打,发鬓衣角尽被烧着,好不狼狈。

“几位哥哥,这小子果然诡诈,大家万勿掉以轻心,快施奇术惩其奸恶。”

小螯龙招呼完几个兄长,气怒难平,忙使心法将玉竹鞭祭起,竹鞭倏得一跃定在半空,晃一晃,射出寒芒万道,化作巨椽一般,当空摇晃,竹鞭便如猛兽巨爪,将楚煌假身迅速夷灭,在地上划出道道勾痕。

“哼哼……”不知何处传来楚煌两声冷笑。

小螯龙伸手一招,将竹鞭握在手中,凶目乱扫,喝骂道:“楚煌,你有种不要躲在一旁鬼笑,……。”

“我还会惧你这等狐假虎威之徒不成?小螯龙,你未免太把自己当人物了。哼哼,你往天上看。”

“我看你能搞出什么玄虚?”小螯龙心头恨恨,依言向天上望去。却也知楚煌所言不假,单凭一己之力恐难战得他过,心虚之余更是忿怒。

“那是何物?”

众人齐向天空张望,只见无数颗溜圆的雨珠缓缓升到半空,凝成一团明净的雨云。极目细看,那雨珠在云体中不时厮挤,肆无忌惮的吸收着天风海雨,搅成一个窈深的漩涡。

雨云拉扯,好像一个宿睡之人伸腰摆腿,喃喃说话。片刻,雨云中伸展出腿脚四肢,负手徜徉,蓦得一臂涨如龙鳞,狂伸三丈,箕张唤道:“兵来。”

众人脑中方自一懵,就听蟹横海痛叫一声,手中蛇矛昂首振辔,似欲化龙飞去。

蟠龙太子面色一沉,惊喝道:“快,震住妖兵。”

蟹横海嘿然一声,握矛手臂‘刷’的一声裂衣而出,化作一只黝黑的蟹钳,钳刀如闸,锋刃幽寒让人心颤。

“哼哼……。”云丛中人冷哼一声,手掌中光雾闪烁,风声暗起,地上无数楚煌纷纷团成云气,化作一个个圆润的晶珠向天上飘去。

蛇矛一声嗡鸣,振开蟹钳,直欲化光遁走。

“拦住妖兵。”蟠龙太子大喝一声,挥手打出两道黑色云气。幻作成一只张天大网,丝线如墨,将蛇矛兜头拦住。

应龙四个反应过来,连忙运功行法,喝起四起,各以红、黄、蓝、白四色云气,伽持黑网之上,云气如电,将蛇矛牢牢缚住。

“五龙云气,好——。”云丛那人打个哈欠,将身一转,雨云好似一只鸣凤涅槃而出,浑身如冰缠雪裹,怀怒直下,叱咤风云,吞吐山河。

九万里腾空而至,那鸣凤受风濯雨洗,好似洗尽沿华,到得近处,已是人形无异。

“楚煌?果真是他。”

众人看那鸣凤渐渐化作一个青年公子,锦袍博带,俊美绝人,分明是楚煌模样。顿时有嗔有怒,表情不一。

“五龙气。”楚煌唇角轻笑,半空站定,缓伸一手轻触气网,劲气交迸,气网上低嘶一声,五龙云气光华大盛,五道小处有异的灵力激啸而出顺着楚煌手掌猛噬。

楚煌淡淡一笑,五指翕张,粘住五色龙气,就见五气翻腾咆哮,从五指没入身体之中。

他在三气锁龙阵中悟出灵窍幻化之法,炼化紫皇元气和温泉地气,终于将化蝶离魂术第二阶结茧炼成,伐骨洗髓,修成蝶幻之身。

不料,化身千百容易,将许多化身总领起来,如臂使指,却又是一重考验。楚煌的分身里携了他的喜怒哀乐,平生故事,所以先前化身看起来虽众,却如幼蝶弱翅,毫无威能。

正在维谷之中,却无意悟透北溟接引术妙用,以此术吸纳灵窍化身,再铸真身。一番施为,不但化蝶离幻术迈进一步,北溟接引术也得以施展。一出手,便吸纳了五龙元气。

“这小子何其狂诞,竟然妄想吸纳我五龙云气。”小螯龙眼见楚煌任五气窜入魂窍之中,不怒反笑,兴灾乐祸的望着楚煌,等着看他遭受反噬,自食恶果。

“我龙族先天元力,岂是凡俗之辈所能练伏。”

应龙是一个面如朱砂的大胡子,较为老成,见楚煌不识利害,竟将五龙云气吸入魂窍,暗中惋惜。

气网被抽了五龙云气,压力大减,蛇矛嘶吼一声,挣破罗网,化为一道明光,落入楚煌掌中。

一股熟悉的感觉沁入心底,楚煌轻抚矛杆,挽个枪花,云气一遮,便失了踪影。

“人呢?”小螯龙猛眨眼睛,正要透过云层细看。耳边传来蟠龙太子一声急喝:“九弟,小心。”

心头咯噔一声,小螯龙下意识的一阵栗惧。急觉一道狂暴劲气照顶劈下,沛莫能御,汹涌如江海。

小螯龙大吼一声,百忙中挥鞭急架。斜眼瞅见楚煌握矛下劈的身影,冷狠如兽。

砰的一声,劲气怒撞,耳边传来咯嘣一声,臂膀一阵剧痛,已然折断,竹鞭‘砰’的一声反砸在胸口,小螯龙惨哼一声,被击飞出去。

“好恶贼,看枪。”蟠龙太子顾不得察看螯龙伤势,连忙提枪急搠,枪头湛湛,亦颇凌厉。楚煌冷淡一笑,看也不看,反手朝枪杆上一叉,分明是击其半渡之意。

“狂妄——。”蟠龙太子振枪反撩,咬牙切齿。

“九弟……,拿了那小子,给九弟报仇。”应龙三个见螯龙伤重,兄弟连心,大为恚怒。各自抖开兵器,围战上来。

楚煌看三人各持兵刃抢上,也不慌乱,大喝一声,挥矛怒劈。劲风凛冽,蟠龙太子唬了一笑,不敢怠慢,忙撑枪急架。楚煌压住枪杆随手一拉,趁他手忙脚乱,抢上一步,突起一拳将他脖劲砸弯。

“大哥……,”蜃龙见蟠龙受伤,吃了一惊,拽起立地大斧,怒起横截。楚煌微微一笑,蛇矛在地上一扎,不躲不动,招手道:“来,来,来。”

蜃龙微一迟疑,暗道:“这小子莫非要以肉身吃我一斧,难道他已修成金刚之躯?”

“六弟,这小子诡诈异常,千万不要留手。”蟠龙歪着脑袋站起,见蜃龙被楚煌唬住,连忙出言点醒。

“好。”蜃龙应了一声,在手上啐了两手,搓手拾斧,大喝一声,鼓起龙族元力,朝着楚煌顶门直劈而下。势敌千钧,刃如寒铁。

轰!

蜃龙一斧破体直下,眼前楚煌模糊了一下,云气飘散,化作一颗晶珠。

“不好。”蜃龙心中有所悟,陡觉一阵寒意透颈而至,连忙架斧急闪。楚煌嘿然一笑,现身而出,一矛搠在他颈窝子上,离致命之疮只差分毫。

“小子奸诡。”应龙、夔龙一使寒链,一使双锤,双双抢到。楚煌舍了蜃龙,一式怒龙翻身,照着夔龙劈下,其势汹汹,如猛虎出林。夔龙微吃一惊,躲闪不得,只得架锤挡格。

排山倒海般的大力透矛直下,夔龙膝上一软,砰得一声,单腿跪在地上。

“休伤我兄弟。”应龙一抖寒链,精铁链锁海藻一般披散开来,化身无数,向楚煌嘶牙抓到。

楚煌眉尖一挑,一甩蛇矛,化出蟒头,运转妖莽之力,巨口一张,吐出无数道莽草藤索,劈头盖脑将锁链缠裹其中。应龙大惊失色,被一道藤索勾脚掀翻在地,拖出老远,甩飞出去。

“好本事。”紫皇拊掌笑道:“恭喜楚公子神通大进,举手投足间连伤五位龙子,果然出手不凡。”

楚煌一摆蛇矛,目中微有调侃之意,微笑道:“同喜!同喜!”

紫皇雪颊微红,轻叹道:“龙王乃水域之主,敖迁太子又是天庭授箓之臣,你怎好莽撞将他打死。我不知你师承何人,有何倚仗。但这是滔天之祸,以你这点修为,恐怕翻不出天去。可惜了,如此根骨机缘,再过二三甲子,未必不能修成真仙。何苦作凡人愚怒,失了深浅。”

楚煌朗声笑道:“谁人来恃我,我又倚何人?若非这芸芸凡世,渺渺仙途,总谈什么师承,论什么倚仗。以尔等修为何能自大如是?那龙太子若稍知收敛,何至落得个魂飞魄散。此事我已做下,何须饶舌。便让我看看是你们的刀枪狠,还是我楚煌命硬。”

“今日之势你还想遁走?”紫皇轻抚金环,若有叹息。

“方才修魂出了点小小差池,累各位久等。相请赏脸,一同观看我蝶魂阵如何?”

楚煌朗声一笑,衣袖连摆,幻出无限云气,云气中锦袍巍巍,蛇矛林立,眨眼间竟然凭空幻化出千百楚煌,执矛作势,一脸冷肃。

众人看的惊疑不定,小螯龙揉着肩膀,不屑说道:“这等废物化身,幻出百亿又有何用。楚煌小贼,你恶贯满盈,今日休想逃出生天。”

楚煌微微冷笑,挥手一摆。左翼化身抖手直劈,数百道火焰如蛇如电,狂击而出,落地犹不熄灭,沿着土地嘶嘶乱窜。小螯龙兄弟离得稍近,尽被毒火殃及,藏头护尾,不迭逃开。

楚煌站在高阜处,将蛇矛扎在地上,暗暗忖度情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