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92章 耀武扬威

第92章 耀武扬威

蟹横海一收长刀,嘿嘿怪笑道:“你小子来得正好,我拿得就是你。”蟹钳咯嚓交剪两声,如同寒铁巨闸,分外幽冷。胳膊一摆,抖作水桶粗细,伸长如蟒,劈空而至照着楚煌脑门绞来。

楚煌朗声一笑,横矛急退。蟹钳微微一定,钳住他站立的岩石,一开一合绞成粉屑。

“好手段。”不待蟹钳再抓,楚煌大喝一声,端矛急搠。蟹横海浑身一震,被矛锋拉过蟹钳,臂上一阵火辣。闷哼一声,反身锁拿,钳住蛇矛就要落力绞断。

“滚。”楚煌冷眉一挑,抖手打出一条火焰,嘶卷如电,将他胳膊穿出一个透明窟窿。

蟹横海痛叫一声,不迭缩手。

“楚小贼,看你往哪里逃?”

鲨冲阵抢上几步,银牙一呲,哈的一声,喷出十数把光灿灿的银月飞刀,隔空打来,快如急电。

这飞刀也不是凡物,乃是鲨冲阵尖刀所化,携有妖力。

楚煌微吃一惊,祭出定魂金砂在身前划出一道光圈,飞刀一触光圈,顿被吞噬进去。定魂砂善能榨取灵力,银月飞刀嗡鸣大震,终似遇到克星一般,进退两难。楚煌哈哈一笑,挽个枪花,使个鞭势在飞刀上狠抽了下。

闪着银芒的飞刀哗然四散,远处鲨冲阵痛叫一声,捂着嘴巴,脸色煞白。银月飞刀与他血气相连,这一失招,真如同敲骨吸髓,如何能忍?

“小贼休得猖狂。”

蟠龙太子见楚煌连伤二将,勃然大怒。衣袖一甩,化为一道电光遁入云雾丛中,昂首嘶吼,现了蟠龙真身。小螯龙大叫道:“三位兄长,我们也现了真身来战他。”

应龙三个击掌叫好,四人捏个真诀,脚底生云,光雾缠身,纷纷遁入云雾之中,现了各自真身。几人都是龙子,形貌却颇有不同。应龙体黑,生着一双蝙蝠一般的巨翼。蜃龙体赤,浑身包裹着逆生的犀甲,夔龙体青,苍然无角,螯龙体白,龙首龟身。

五条真龙在半空中张牙舞爪,呼风唤雨,搅得一天尽赤,嘶吼着夭矫飞下。

“楚煌,今日必将你碎尸万断,为我表兄复仇。”

蟠龙太子厉吼一声,喷出一道黑雾。几个兄弟有样学样,齐施神通,有的口吐水火,有的爪放雷电。风云叱咤,天地变色。

楚煌一挽蛇矛,忙以定魂砂幻出清净光铠,浑身罩下一层金色光雾,护定全身。

“龙族真身,果然有天地伟力。上回借了蛇矛妖身斗杀龙太子,得意不可再往。五龙喷云掌电,着实非同小可,不宜力敌,还是遁走为上。等他们落了单,再一个一个收拾不迟。”

楚煌挥矛躲避水火雷电,眼见五条真龙摇龙摆尾隐成合围之势逼了上来。连忙捏个法诀,胸口紫芒大盛,幻出紫芯梧桐在身前一刷,就欲隐身遁走。

“楚贼,休走。”

蟠龙太子看楚煌又要遁逃,连忙大喝一声,兄弟几个张牙舞爪,施展‘五龙云气’,结成一面五彩大网,丝丝扣扣,向紫芯梧桐罩下。

“哈哈,几位慢慢玩,楚某不奉陪了。”楚煌也不惊乱,使出北溟接引术心法,双手一招,正要将五龙云气抽去。

五龙云网触及紫芯梧桐紫芒,蓦然金光大盛,一副卷轴掩过梧桐,展露出来,卷轴上光华流动,让人心悸。

楚煌神情微讶,看那卷轴好似阎浮天书模样,他施放传送阵的时候倒用过几次,现在正在要命关头,不知这家伙怎么自己跳了出来。

“大哥,这是什么灵宝?”

蟠龙沉声道:“楚贼诡诈,别管什么东西,我等一起发力,让楚贼遁身不得。”

应龙几个点头应好,呼吼声起,五条真龙驱使五龙云气,彩气交辉,齐齐向阎浮天书击来。

云气缠绕,纠合成一个巨大光团,砸到卷轴之上,阎浮天书现出一团白光,好似无限空洞,将五龙云气大方吸纳。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好似有些门道。”

蟠龙兄弟各各惊异,正要再使法咒。阎浮天书上光华大盛,好像揭开了一面太阳似镜子,明光夺目,照人颜色。

楚煌离得最近,立时觉得炙热欲死,尚幸有定魂砂护身,才不致灼伤神魂。

螯龙大怒道:“这是什么泼怪。”张口吐出一道黑水,磅礴如潮,浪涛汹涌向天书冲去。

众人但见阎浮天书光华如旋,汹涌黑水未接近卷轴,便被明光驱散。螯龙心头耿耿,正要再施别法。天书上光华融融,倏得将螯龙巨犀一般庞大身体吸了进去。

“九弟——。”蟠龙几个骇然欲死,方要施力强挽。天书上明光微旋,好像日之有影,光影扫过,便有融融白光射出,蟠龙兄弟尽被射住,惊叫声中一起被拖进卷轴中去。

明光稍定,慢慢隐没。卷轴合起,好似寻常图画,啪嗒一声,跌进楚煌怀里。

楚煌如梦方醒,瞧瞧手上卷轴,再看看眼前紫芒闪烁的紫芯梧桐,暗暗诧异:“难道紫芯梧桐和阎浮天书原本并非一物?”

鼋长青一拍大腿,指着楚煌惊叫道:“楚小贼,你以何邪术拿了五位龙太子?”

“哈哈哈哈,此乃楚爷爷的本命灵宝,阎浮天书,你若不服,尽管上前试试,看我收不收得了你。”

不管其中有什么纠缠,总归一举降伏了五条小龙,扬眉吐气,楚煌心怀大畅,摆手笑道:“麻烦紫皇娘子回头转告北海龙王老大人,他的几个外甥已被我收入臣属,希望他老人家善自珍重,莫要轻举刀兵,伤了自家人和气。”

楚煌摇了摇阎浮天书,将身一扭,遁入紫芯梧桐中不见。

“跑了?……”鼍夺帅见楚煌竟然就那么跑了,哭笑不得,拿着鼓锤在颈上擦了擦,走上前来。蟹横海和鲨冲阵微受小挫,也捂着伤处返回本阵。

“嘿——,”鼋长青抓耳挠头,急声道:“紫皇,楚煌拿了五位龙子,你怎么不出手阻拦?”

鲸雪牙似是神思不属,喃喃道:“阎浮天书……阎浮天书,世间除了那件宝贝,如何还会有别个?”

“上古时龙凤争霸,祖龙和帝凤一场大战,帝凤殒身,龙族元力至宝‘阎浮天书’也从此下落不明,想不到呀,千万年后,竟然再见此宝影踪。”

紫皇轻抚金环,眼眸明亮,若有所思。

鲸雪牙浑身一震,长吁道:“原来紫皇大人早就想到了,此事太过出奇,雪牙到现在还不敢轻信。果真如此,这楚煌的运道未免太好了些。”随手一划,收了兵刀战旗,微露苦笑。

“不管怎说,楚煌既以龙族元力至宝拿了五龙子,此事就非我等所能担当了,还是回禀龙王,再做区处。”

紫皇将金环卡在发上,鱼尾一摆,云遮雾笼,离地而起。一身紫绡纱衣,俗尘不染,有如蕊宫仙子。

鲸雪牙点头称是,吩咐蟹横海传令收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