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94章 载你一程

第94章 载你一程

“你是何方贼子,因何阻我车驾?”

忽见车前现出一个相貌俊俏的少年男子,回雪微微一讶,纤细的娥眉扬了一扬。

楚煌微哂道:“我还正要问你们,安敢背刀挎剑,擅闯我白禺族腹地?”

“白禺族?”回雪细瞅楚煌打量再三,怀疑道:“你是白禺族人吗?”

“白禺族掌兵长老是也。”

“去,”回雪扭头问白衣女郎,“嫂嫂,白禺族四大长老之中可有这么一个人?”

“素未听闻。”子衿轻摇螓首,娥眉微微一凝,“这位相公可是白禺族邀来助拳的吗?如今血影魔势大,白禺族已是冢中枯骨,在劫难逃。敬告相公,速离此是非之地,否则恐有性命之忧。”

楚煌没想到这姿态温婉的女子开口便劝他逃命,登时收了寻衅之念,唱个肥喏,谨声道:“小可得白禺族一女子之生死相托,便是明知凶险,也绝无回返之意。我观两位小姐香车凤辇,武士清道,想必是青狐族中大有身份之人,方才有言白禺族全师束手,首脑俱为所降,可属实吗?”

回雪‘卟哧’一笑,掩唇摇头道:“我看你生得一副精明相貌,原来却是个大呆子。”

“这话怎么说?”楚煌问。

“嫂嫂,碏山三族女子之中,赤鹤修美,青狐娇媚,犹有可观之处。只有白禺女子巢居而猱行,肤如土砾,毫无仪态。这人刚才说为一个白禺女子情愿冒死,若非诳言相戏,便是不辩妍媸之辈了。”

回雪嘴上跟子衿说话,眼眸却盯着楚煌并不稍离,希望从他面上看出一丝失措来验证自己的判断。

子衿看楚煌眼眸淡淡,并不以回雪嗤笑为意,暗道:“若是情之所钟,朴拙之姿亦可为娇娜。这位相公肯为心上之人冒生死大险,那是重情的紧了。志公让人护送我和回雪上山,白禺族必是大事去矣,白禺首脑虽未成擒,也不过旦夕之事。我是该绝了他的念头,劝他自去逃生。还是实言相告,由着他上山投死。”

犹豫之间,只听楚煌轻轻笑问:“不知在小姐眼中,你这般美貌可算几分?”

子衿神思略醒,抬头忽见楚煌双眸清亮,在夜色之下熠熠生辉,心口不由砰砰而跳,脸颊为之一烫。

回雪一撩乌发,发上璎珞叮零轻响,她斜了子衿一眼,绽唇笑道:“我也不跟你虚伪矫情,我嫂嫂的容貌若有十分的话,我怎么也占个七八分吧。至于你的白禺情人……呵呵,若有一二分娇姿,也不枉费了你这位痴情男子。”

“回雪——。”子衿听她笑声得意,不由轻嗔了一声,娓娓道:“这位相公,我二人乃是青狐族辅弼大将韩志公之……妹。如今血影魔率青狐、赤鹤两族甲士大举兴犯。白禺族势单力孤,只有乞降一途。

……你且宽心,血影魔意在争雄天下,碏山三族都是得力臂助,但有招降,绝不会大加屠戮。依子衿之意,你现在上山,非但无益于白禺族自存,徒然坏了性命。一急不如一缓,料你的……尊夫人一介女流,血影魔也不会与她为难,待得此事平靖,你再与她相会,岂不两全。当然……今日上山,你可将尊夫人的名讳告知于我,子衿尚有一二分能为,到时必会设想保她周全。”

她这番话说得在情在理,若是换作回雪口中的朴拙之妇,以楚煌与白禺族泛泛相交,多半会考虑答应下来。可是夭夭身份特殊,若不亲至佑护,岂能安心?

“听小姐话中之意,白禺族仍有反扑之力?”

回雪轻哼道:“明日辰正血影大王就要登坛献祭,封赏三族,现在已是寅初,你倒是算算,这中间还有几个时辰?”

楚煌面容一肃,此时明月在天,万赖俱寂,这清光之后,却不知谁在厮杀,谁在流血?

“多谢小姐告知。”楚煌朝子衿拱手一礼,挽起蛇矛转身欲行。

“嗳?你这人怎么说走就走?”回雪不满嚷道。

“相公何去?”子衿一愕,不由问了一句。

楚煌回头道:“自然是救人。”

子衿轻叹道:“我方才议论可是不好?”

“主意极好。”楚煌笑了一笑,“可终不抵我在她身边,两心相安。”

子衿轻轻点头,淡淡笑道:“我知了。相公不必径走,我二人正要奔赴两族大营,载你一程如何?”

楚煌讶异的看她一眼,拱手道:“多谢。”

楚煌运转北溟接引之力将定魂砂吸回掌中,解了青狐武士的禁制,利落地钻进车中。这干人如梦方醒,回雪探出头来让他们加速前进,军令在身,自也没功夫细察异常之处。

马车中轩敞明净,暖意融融。子衿两人坐了一边,楚煌斜坐车尾,眼眸微垂,也不知想些什么。

回雪斜睨了楚煌一眼,凑到子衿身边,小声道:“嫂嫂,此人所言恐怕大有蹊跷之处,我看他跟白禺族必是大有干系,咱们何必揽这个事端,万一他居心叵测,到时祸起于萧墙之内,我俩也难辞其咎。”

子衿浅浅一笑,定定地看着她,“我便是喜欢这等九死不悔的有情男子,你们兄妹可以为了家仇血恨出卖良心,我怎么就不能为了喜闻乐见的眷侣佳偶施以援手。居心叵测也好,祸起萧墙也罢。两族无数高手,血影魔亲自压阵,还惧他一个小小少年不成?”

“这位相公,我叫子衿,这是我妹妹回雪。还未请教高姓上名?”子衿探过头来,明眸中出奇地掠过一丝狡黠的味道。

“楚煌。”

“哦,衣裳楚楚之楚,金印煌煌之煌?”

“嗯。”

子衿倩笑道:“未知你那位心上人姓甚名谁?……呵,呆会儿到了两族营盘,我也好找人为你盘察,若是随顺的话,尽快带她和你相会便了。”

“嗳,他叫白夭夭,便是族长白天的孙女儿。”楚煌扭过头缓缓说道。

“什么?”回雪惊呼出声,“你再说一遍?此言可真?”不觉伸手入怀,将短剑握在手中。

子衿讶然一笑,轻捻发丝,沉思道:“原来如此。楚相公年纪轻轻,便被白天许以掌兵长老之位,又得白禺族第一美人睐顾,英雄美人,天作之合。是子衿轻言了。你所谋者大,恐怕就算胁持了我跟回雪,也难以如愿。”

楚煌淡淡道:“人已至此,剑已出鞘。我意不遂,便搅他个天翻地覆。看是谁得命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