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95章 止步于营门

第95章 止步于营门

车马飞驰,速度不可谓不快。马车制作似乎颇有讲究,坐在里面,几乎感觉不到颠簸。

车中三人各怀心事,子衿有些聊赖的扭缠着衣角,忽尔浅浅一笑,“楚相公,我载你一程,便是向鬼门关靠近了一步,你不怕吗?”

“怕?”楚煌不答反问:“小姐似乎对血影魔的神通很有信心?”

回雪摆弄着短剑睨了楚煌一眼,轻哼一声,“莫说血影大王神通盖世,便是雷宝大师和一真道长也是『阴阳天』中顶尖的修为,况且还有青狐、赤鹤两族无数高手,你若不趁早抽身,到时只有取死一途。”

楚煌点点头,淡漠一笑。

回雪气直了眼,拽着子衿衣袖,凶巴巴地道:“别管这混人,呆会儿看看他怎么一个死法。”

“来者何人?营盘重地,不得擅入。”马车外,一个高亢的声音大声喝叱。

马蹄声杂沓,马车跟着停了下来。一个卫卒高声喝道:“车中乃我辅弼大将家眷,速去通报。”

“稍候。”营官摆手止住车驾,转身向营中跑去。片刻,便引着一个全身火红的血灵走出营来,也不知是江河湖海中哪一个。

血灵朝帷帐深遮的马车瞟了一眼,生硬地道:“我乃血影大王家仆血海,现在两军鏖战正紧,所有车驾不经查验不得放入,以妨有白禺族细作混入其中。”

“你……去察视一下。”血海指着营官吩咐道。

那营官尚未动作,便听嚓嚓拔刀之声四起,当先卫卒大喝道:“此乃我家辅弼将军私眷,谁敢冒犯,立杀无赦。”

那营官也是青狐族人,辅弼将军乃族长之夫,权势滔天,他自然不敢得罪,不由尴尬的望向血海。

“现下是非常时期,不论何人,入营必须查验。”血海态度强硬。

“嫂嫂,怎么办?”回雪懊恼地瞪了楚煌一眼。

子衿娥眉轻扬,淡然道:“血影魔还未举事,手下家仆便如此张狂,他连辅弼大将的车驾也要查,照此下去,青狐族还有何地位可言?”

回雪知她说得在理,恨恨不语。

一道细细烟雾从门缝中透了进来,袅袅之中似有一缕茶香。

回雪轻嗅了一下,凝眉道:“什么味道?”

子衿霍然一惊,急道:“快屏住呼吸,不要闻这香气。”说的急了,不觉呼吸了稍许,顿觉四肢一阵酸麻,口舌难言。

回雪‘啊’的一声,也觉出身体绵软无力,朝楚煌怒目而视,“你干的好事?”话一出口,连自己也吓了一跳,张口结舌,竟然难以发出声音。

楚煌也察觉出异状,见两女双颊潮红,眸光欲滴,不由微一皱眉。他离魂术大成,身具幻化,浑身灵窍如有甲卫,一切投毒之法都休想不知不觉侵入,自然不惧这小小茶烟。

车厢外血海和卫卒还在针锋相对,谁也不肯让步。子衿娥眉微凝,看楚煌并无异动,稍稍放心。

一蓬月光从门缝间妖异的洒了进来,斑驳星散,白影闪动,现出两个纤细的女影来。

“夭夭——。”

楚煌扭头看时,不由低唤出声。突然现身的两人,一个白裙迤逦,风姿绰约,眉目间有种清寂之色,好似幽兰夜放,大有孤芳自赏之感。

另一个身姿修长,肌肤胜雪,纤眉弯弯,星眸熠熠,细绸般的乌发垂泻腰肢,正是娉婷袅袅,红颜豆寇。却不是夭夭是谁。

夭夭身姿未稳,忽听得耳边叫唤,恍如梦寐,心头微震,几乎跌了一跤。腰肢一紧,便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“相公。”夭夭看清楚煌眉眼,鼻子一酸,眼眸不由红了。

“夭夭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相公为何在此?”

两人只顾发问,却没听到对方说了什么,话头追话尾,不由相视一笑。

“夭夭,他是谁?”同来的白衣女子问道。

“哦,相公,这位姐姐是我族的水长老秦筝,……他是族人新举的掌兵长老,也是我……相公。”

夭夭想起尚有外人在旁,连忙从楚煌怀中挣了出来,轻理发丝,脸儿红红的给两人引介。

“她就是那个讳莫如深的水长老?”楚煌心中恍然。

秦筝冲楚煌略一点头,忽尔面露异色,示意两人噤声。

楚煌暗暗放出一缕灵力试探,心知马车周围被她布下极高明的结阵,除她本人之外,马车中别的人便如聋子无疑。

马蹄声传来,宿卫长在车旁勒定马匹,欠身叫道:“两位小姐,血灵坚持要查视马车。请小姐示下。”

秦筝俏脸一沉,学着回雪的声音喝道:“混账,辅弼大将自家的车驾行走,还用得着什么人来察。他们分明是成心戏弄我俩,去,叫韩志公自己过来,他若是做不了这个主,我们便回青丘山去,谁希罕进这个营门。”

“是,是。”宿卫长闻言出了一身冷汗,骤马跑到血海跟前,大声道:“我乃辅弼大将宿卫长,今要入营见我家将军,血灵大人可肯放行。”

营官看了看血海,和声道:“这位兄弟,韩将军逐贼未回,此刻并未在营中。现下战事正紧,须防白禺族反扑,血海大人也只是依令行事,并无为难韩小姐之意。请兄弟你体谅一二。”

宿卫长冷喝一声,“咄,你这贱狗,给我滚开了。我家小姐只为观礼而来,身份何等尊贵,岂能容尔等轻犯。待我请了辅弼大将出来,再来跟你们计较。”

营官被他骂得脸上挂不住,顿时勃然大怒,也将腰刀拔了出来,指着他喝道:“混账东西,你骂谁?”几个营卫一看主将怒了,也纷纷拔刀而出,簇拥上来。

宿卫长睨他一眼,冷哼道:“谁做走狗,老子便骂谁。”

“你……。”营官怒目圆瞪,面皮涨红。营门之外,也不敢擅动刀兵。

秦筝凝紧黛眉,不悦道:“这宿卫长好不晓事,我只让他做做样子,逼血灵让步。放行入营便是了,他怎么搞得剑拔弩张,好像要打起来似的?”

楚煌见她结阵、拟声、用毒俱有不凡之处,不由刮目相看。和夭夭靠坐一起,心怀大定,低声道: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,也要入营去?”

夭夭轻声一叹,忧形于色,“古树折倒后,我随着族人拼命向无忧谷撤退,谁料想,血影魔早有准备,青狐族辅弼大将韩志公、赤鹤族长赤尊信各率族中精锐于路设下埋伏。我们不知底细,死伤惨重,危急之际,爷爷将碧玉杖传给了我,让我到无忧谷中请水长老出谷搭救。几番辗转,想不到得遇相公。你怎么……?”

她朝子衿两女看了眼,想不明白楚煌为何藏身马车之中,看起来甚是相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