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03章 荒芜神刀

第103章 荒芜神刀

“荒芜神刀乃是南蛮王的象征,本身又是神兵利器,煞气极重,上有无数生魂怨鬼纠缠不去,人既惧之,又欲得之。今日南荒数百洞主不相统属,起因便是南蛮王失了此刀之故。当日,我族人流徙荒山,大雍贵主,玄门魔宗,俱都闻风而动,或明或暗,窥伺不去。万里之程,真是步步染血,百年遥想,让人唏吁呀。”

火弩说至此处长叹一声,静默不语。

“大王,无忧谷中便是昔年激斗之所。里面布有玄门奇阵,步步杀机。我说动族长让夭夭携着碧玉杖入谷求救。秦筝当年入山寻迹,受过我族恩惠,我族危难,她必来救。少了她在谷中坐镇,要取神刀,便容易许多。”

“火弩,小人——。”雷鸣听至此处,恍然而悟,顿时破口大骂。白元几个高声怒叱,冷冷地盯着火弩,目光中俱有鄙夷之色。

“你是玄门中人?”楚煌问秦筝。

“荒芜魔刀决计不能被血影魔得到,你要帮我。”秦筝扬扬娥眉,话说出口,不由呆了一呆,飞快低下头去,神情中带着一丝忸怩。

楚煌看她白皙的脖颈上都泛起淡淡晕红,偏要做起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头好笑。

秦筝扭着衣角琢磨了一会儿,不见楚煌答应,偷眼觑看,却跟他促狭的眼睛对了个正着,狠狠瞪了他一眼,忍不住‘卟哧’一笑。

“这还是那个飞车入阵,叱咤万军中,誓取上将首的秦筝吗?”楚煌失笑无语。

“火弩,你真得要为了世间名利,置祖宗族人于不顾吗?”一直不语的白天厉喝一声,大步走入场中。

“族长——,”火弩上前一揖,温声道:“五百年荒山野居,族人谁无怨言。如今天赐下血影大王,英雄伟略,整合三族,更有再造乾坤之伟力。如火弩之愚,风野之鲁,尚不肯错失良机。火弩非图白禺王之位,为我族前景计,敢请族长三思?”

雷鸣大喝道:“无知火弩,亏你自为多智,尚以巧言蛊惑人心耶?血影魔何如人也?未出荒山,已屠我半族,巧言厉色,肆行霸道。你要供他驱策,助他征战,此贼民助逆之行也,遗臭万代,岂有他说?”

火弩不动声色,淡笑道:“自古有忠臣、良将,然后有明君。三代之下,人有善恶之分,为天子者又有几个是天生圣人。就如当今之雍帝,滥征民夫,斥造鹿台,私刑炮烙,阻断言路。三征西川,劳民伤财。其他如,酒池肉林,宠信阉宦,开凿运河,龙舟南巡。种种荒**无道之行,不可历数。血影大王纵然不善,总要好过俨纣帝许多吧。”

“天齐帝的江山,岂能送给一个人不人,鬼不鬼的东西?”白天冷哼一声,眉发飞动,白袍鼓涨而起,身上绳索寸寸崩断。浑身散出一股浓郁青气,干瘦的面容泥石般恣意变幻。

饱满的额头缓缓平展,清癯的脸颊慢慢拉长。四肢伸展,身上麻袍刺啦撑破,露出树干般的粗糙胸膛,身躯猛然拔高一丈。长袖遮到大臂,露出一双蒲葵般的干枯手掌。

“天参——。”地姥微颤着将烟嘴送到口中,长吸了一口,慢慢道:“不知不觉都这么多年了,我还以为你早死了呢?”

白天轻哼一声,道:“陛下交下的事情还没有办好,老头子怎么敢去死?”

“这么多年了,你化身成那么高的一棵大树,孤零零的,也不觉着寂寞?你倒是沉得住气,前天被血影大王生生撞成两截,硬是没见你哼一声,老胳膊老腿的,还是硬气的很。”地姥抽着旱烟,絮絮叨叨地说着。

“到底是老了,打打杀杀的事情干不动了。”白天嘿然一笑。

“殷相如那个老缺德鬼,养出来的奴才也是个冷血货。一个拖着人家全族当了五百年野人,一个拿了人家族长的肉身,却眼睁睁看着合族遭受屠戮。若不是血影大王惦记着荒芜魔刀,我看你龟缩起来,还泰然的很。”

地姥磕磕烟锅,忽然眯眼一笑,“我老婆子可比不得你无欲无求,这些年我坐着这青狐族长的位置,也有几分娘娘当年的架子了呢?”

“韩郎你来,”地姥笑眯眯地冲韩志公招招手。

“何事?”韩志公剑眉微皱,地姥刚从景旒儿剑下将他救出,也不好拂了她意,只得缓步踱了过去。

地姥一把搂过韩志公脖颈,在他脸上‘吧嗒’亲了一口,斜瞅着天参,眉开眼笑地道:“你看看这是我选的夫君,他不但人比你生得俊,本事也大得很呢,现在已是坐实了青狐王的位子,等到血影大王夺了天下,至不济也是一方雄主,胜过你几百年还只是殷相如见不得光的奴才。……韩郎呀,这老头子是奴家前夫,你们也算沾亲带故的,以后多亲近亲近。”

韩志公面上阵红阵白,一时竟愣在当地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,”天参点点头道:“好,小兄弟,这些年多谢你照顾着老婆子。不过,你若是有才有命,又何必寄人篱下。血影魔不过是南荒一蛮卒,僻处阴暗,不人不鬼的,又能成甚大事?”

血影魔冷声道:“久闻天齐帝禁中有‘北斗’‘七星’两卫,俱是敢死之士,用作前锋,无坚不摧。可惜本王生不逢时,五百年前的南荒大战,没能亲临战阵,试其锋芒。想不到,今日幸会‘北斗’副统领。”

天参嘿嘿笑道:“好说,好说。你的爷爷辈死于两卫手中的想必不在少数。”

“今天正要称称你的斤两,再取那荒芜神刀不迟。”

血郁独一抬臂膀,伸手护盾中拔出一把宽背重剑,厉喝一声,砰砰砰大步抢上,踏得土地微微震颤。

天参长吸口气,瘦长的手臂上青气凝聚,光华一闪,两手尽变作枝叉横张的树枝,韧如藤索。五指一抖,如同抓着十条长鞭,抖如长枪,绵如练索,尽朝血郁独头面、手腕薄弱处抽打。

两人身躯都极高大,趋退之间竟有地动山摇之势,看得四周军士目瞪口呆。

秦筝悄悄一扯楚煌衣袖,小声道:“咱们趁着血影魔跟天参鏖战正紧,赶快退入无忧谷中吧。若是我未料错,荒芜魔刀尚关系着一件极为重大之事,处置失当,必然后患无穷。无忧谷中有我玄门前辈布下奇阵扼守,他们一时半刻休想攻得进来。”

楚煌暗叹道:“夭夭如何会是景旒儿化身?我本想找白天族长解惑,谁知他又是天参化身。这中间似有许多枝节,局外之人实在参之不透呀。便是秦筝、地姥、韩志公、子衿、回雪他们也似乎每人都有一段故事,不相干的人便也罢了,夭夭倘有一思未泯,白天如此,我便是她惟一可以依靠的人了。怎能弃她不顾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