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04章 柯如青铜根如石

第104章 柯如青铜根如石

“喂,你到底有没有听见我说话?”秦筝见楚煌神思不属,嗔怪的瞪他一眼。

楚煌打量阵中,低声道:“对方除了血影魔,仍有不少高手。你我身处万军阵中,从容退走谈何容易?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秦筝凝眉问道。

“我帮雷鸣他们解开绑缚一起突围。”楚煌笑了笑,携着蛇矛朝雷鸣那边走去。

秦筝待他走出十数步,才举步遥遥缀上。

……

场中,血影魔两人兔起鹘落,正斗得难解难分。血影魔仗着铁甲坚固,重剑猛厉,双手握剑,一路劈砍,步步紧逼,口中闷吼连声,大有一往无前之势。

天参抖开十道软索,根根都有水桶粗细,或缠或戮或抽或扫,上面青色环绕,如枪如鞭,如电如蟒,啪啪声中将土地抽打出道道勾痕,让人侧目。

争斗间,天参左手一抖,五条软索涨如怪手,将血影魔重剑缚住,右手一划,带起青色光雾,根根厉如疾电,朝他脖颈缠去。

血影魔挥剑一搅,臂上水晶盾幻出齿轮,嗡声一转,激射出一圈清亮刀芒,将软索割得稀烂。

“啊——”天参一臂重创,兀然一惊。血影魔大步抢上,高擎重剑猛然劈入他臂头。

“吼吼吼……。”

观战武士瞧见血影魔重挫天参,立时拍刀舞盾,大声欢呼,兴奋之情见于颜色。

……

楚煌趁着这片刻嘈乱,飞快向雷鸣等人靠近。

“呔,你小子想干什么?”赤飞羽正感无聊,忽然看到楚煌快步接近,心头一喜。连忙一振铜棍,挡在阵前。

“怎么?难道你又想展示一下‘平沙落雁’的绝技?”楚煌一磕蛇矛,意示不屑。心中却在盘算着如何一击得手。

“你……。”赤飞羽老脸一红,恚怒之中先自存了几分怯惧。

“飞羽将军,你让手下武士将白禺族一干首脑要犯看管好了。这小子交给我们两人对付。”

一真道长挥动拂尘从楚煌身后走了过来,身边还跟着雷宝大师。两人隐成掎角站立。

赤飞羽重重哼了一声,却不甘心就此退开。

……

血郁独一剑劈入天参肩臂之中,心头暗喜,手挫重剑,就要将他劈成两半。钝剑嘶啦,耳边传来牙酸的咯吱声,天参身上青雾大盛,肩臂伤处绿色血水有如泉涌。

“老头子,许多年不见,你的‘铜柯石根功’倒是未曾落下,霜皮溜雨,愈老愈韧。黛色参天,常驻常青。殷相如呼你‘老将军’,你若肯上阵搏杀,又何愁做不得将军。”

地姥一翻白眼,又默默填起烟锅。

“老将军?我倒要瞧瞧你这‘铜柯石根’是不是名符其实?”血郁独闷吼一声,握剑一搅,嘶力猛压。

天参暴喝一声,上衣被枝叉绞破,浑身生出无数古铜色的老枝,大手一般夹住重剑。青气浓郁,小腿刷的一声撑破裤袖,生生粗壮两倍,无数血管般的根须鼓涨起来,抓破大地,扎入地底深处。

“嗯?”血郁独心头一惊,重剑上无数藤蔓伸展过来,菟丝缠附一般朝他手臂上爬来。他极力挥斩,竟然挣脱不开。

……

“飞羽,你先退下。让本王亲自来会他。雷宝大师、一真道长,烦劳二位与我掠阵。”赤尊信双翼一张,挡在赤飞羽身前。伸手朝背上一抓,拔出一把形如火焰的奇门兵器‘摩天刃’,随手一翻,红光闪耀,杀气腾腾。

“是。”赤飞羽见族长亲自出马,精神微松,就要躬身退开。

“想走。”赤飞羽退意甫萌,楚煌一摇蛇矛,掠身疾上,双锋湛露,朝他脖颈飞刺。一退一进,正是此消彼长,暗合兵机。

赤飞羽眼见一把光灿灿的长杆大矛当头搠来,疾如坠日,避退不及。吓得手足无措,亡魂皆冒。

“竖子敢尔?”赤尊信怒叱一声,摩天刃隔空一劈,打出一团团赤红火球,以攻对攻,朝楚煌劈头盖脸打去。

楚煌单手抓矛一挑,得势不让。反手劈出火焰刀,和赤红火球交撞一处,光焰互嘶,有如龙舞。

“小子休要卖狂,看和尚禅杖。”雷宝看楚煌不宣而战,大步冲上,擎着百多斤的水磨禅杖劈他肩膀。一真道长冷哼一声,抖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剑,从旁杀到。

楚煌斜眼一瞅,祭起一把定魂砂,织成一面金色光网,将一僧一道阻得一阻,一挽蛇矛,迈步照赤飞羽顶门砸下。

“啊?……”赤飞羽缓过一口气,觑得那蛇矛盘旋如兽,只得绞紧牙关,高擎铜棍,头顶急架。

雷宝三个力救赤飞羽,正各抖兵刃,围追堵截,不及妨身旁白影一闪,跃过三人,落到雷鸣身前,洗月剑挥处,押解武士躲闪不及,惨呼四起。

雷宝抬头一看,那女影正是先前驾前入阵的女子。心头大怒,骂道:“小子狡诈。”

赤尊信追悔不及,暗责一时疏忽,中了楚煌声东击西之计,急吼吼地道:“道长、大师,我三人先厮拼了这小子。”

“对……,宰了这小子再说。”一真道长大声说道。

三人擎起三般兵刃,幻起无边法力,金光银电,罡风火团,呲牙怒眉,照着楚煌身上劈砍。

砰!

楚煌好整以暇的将赤飞羽砸得一个踉跄,头顶三般兵器齐齐劈到。连忙灵窍中分出一个假身,真身施了隐身之法,脱钩小鱼般溜了开去。

轰!轰!

假身被火球罡风卷没进去,稍时,便失了形迹。一真道长一振长剑,恨恨道:“这又是个假的,这小子实在狡滑,又被他逃了。”

……

脚下忽然传来一阵地动山摇,士卒惊乱。天参站立之处,蓦然生出无数根须,青气浓郁勃发,形成一个绿色光罩。他的身体如老树般扎根土中,枝杈如缠索,藤蔓似的疯狂生长,将血郁独巨人般的身影尽皆缠缚,嘶吼一声,根须拉扯,立地不移的铁甲巨怪竟被他生生举了起来。

身上藤索越来越多,越缚越重,血郁独挥剑不灵,四肢都有碗口粗细的毒藤缠绕而过,层层绑缚,似乎还在越收越紧。

“这是什么妖术?好你是老家伙,放本王下来。有本事咱们重新打过。”血郁独狂声嘶吼,猛力揪扯,奈何天参果真是柯如青铜根如石,力气陡然大了无数倍。任他如此挣扎喝骂,根枝绾成结套,紧箍着他四肢脖颈,缓缓收紧,对他的激怒全然无动于衷。

……

“雷长老,你们可还能战?”秦筝纤手一划,幻出无数道月华剑气,将雷鸣等人身后的押解武士打得鬼哭狼嚎。长剑一摆,光华如萤,众首脑身上绑索刷刷崩断,纷纷挣出身体和两族武士厮斗起来。

雷鸣沉声喝道:“老夫但有一口气,便决不乞降。”一翻手掌,幻出蛰龙拐,呼呼摇动,拐头喷出光雾,将青狐武士击伤一片。

“两族势大,还请长老收聚族人,撤入无忧谷中暂躲一时。”秦筝一转长剑,洗月剑清光大盛,射出无数匹练的冷芒,当之者,如披霜露,寒颤欲死。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