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05章 一身杀伐气,战火亦随身

第105章 一身杀伐气,战火亦随身

“白元——,”雷鸣大喝一声,“我命你收拢族人,速随水长老撤入无忧谷中躲避,今日之后,你便是我白禺族新任族长。”

白元一揪绑索,勒住一个青狐武士脖颈,大喝着拖拽五步,急道:“那可不成,族长、长老都还在,俺怎么能做族长呢?

“你糊涂啊!”雷鸣挥杖劈翻两个青狐武士,指着天参喝道:“你看白天现在的鬼样子,哪里还像我白禺族长,他早就被妖人吸咐了神魂,你秉性温厚,又有勇略,你若不做族长,我白禺族死无噍类矣。”

“你说白天族长他已经……已经死了?”白元不信道。

雷鸣心知白元性情耿直,净认死理儿,现在情急逼迫,不容他解释太多,大声道:“你这么想便可,日后好生激励族人,有朝一日,剐了血影魔,好为族长和我报仇。”

“噢,啊?”白元闻言一愣,“长老,你怎么……?”

雷鸣将身一扭,挥杖如剑,将一个青狐武士捅了个透心凉,怒道:“还不快按我说的做。”

“是。”白元抓翻一个青狐武士,勿忙点头。

……

“铜柯石根功……铜柯石根功……哈哈哈哈,”地姥一抓鬼磷杖,身如光影,倏倏在虚空连闪,站到天参根前,惨笑道:“天参呀天参,你就是为着练这个劳什子的无双奇功,才百般冷落我的吗?”

青色光雾中,天参面容肃穆有如古树,冷哼一声,却不答话。

血郁独被根须缠缚,四肢欲折,呼吸渐紧,不由得心头暗惊:“我的铁滑车乃血族至宝,出入战阵无数,强横无匹,怎么今日却被他一个小小功法缠缚得不得脱身,难道我血郁独出师未捷,便要壮志潜消?”

地姥笑意全失,缓缓说道:“血影大王,你可知天参是天生的木德之体,修习‘铜柯石根功’,已成金钢不坏。尤可惧者,此功与地脉气血相连,你纵然神通广大,又怎及他借着后土神力。别说你一个血族秘传的铁滑车,便是『轮回天』的大罗金仙,被他根须缠缚,也休想轻易挣脱。”

“地婆婆,你可有办法助我胜他?”血郁独咬牙问道。

“天生一物,必有一物降之。天道忌满,便你是金钢之躯,也不得允称无敌。‘铜柯石根功’要人根连地脉,气血贯通。心脉乃气血之源,你且断了他的心脉,使他拔地而出,不得借后土伟力,自然根枯枝萎,我这般说,大王还不明白吗?”

地姥微颤着手将旱烟送入口中,似乎还轻轻叹了口气。

“哈哈,高明。”血郁独恍然一笑,肚腹上猛然射出一支金色利锥,‘突突’钻入天参心口。

天参惨哼一声,五窍立有绿血流出,强吸口气,青雾腾腾,箍着血郁独四肢、脖颈的藤索拼命收紧。

血郁独厉吼一声,腰间铿锵一声,展出两把钩镰长枪,阴红如蟹爪插入天参腰后。天参正急拉藤索,小山般的身体不由一晃,登时有些气血难继。

“老贼,你还不束手就死。”血郁独觉着颈上套索稍松,厉喝一声,肩头跳出两根九爪百练索,刺刺声中扎进天参枯瘦的肩膀。

钩镰在腰间撬,索爪在肩头提。轰得一声,血郁独挣断数枝藤结,落足地上。腰间刷刷连响,展出数柄光灿灿的大斧,抡起精光,朝着天参根上劈砍。

……

“不好,血影魔破了天参功法,便要脱困而出了。”楚煌从虚空中现出真身,蛇矛抡转,将青狐武士劈飞一片,跃到秦筝身边。

“我们快走。”秦筝看到场中情景,也是娥眉一挑。

“飞霜,你还呆站在一旁干什么,还不速将这二人与我拿下。”赤尊信劈翻两个缠上来的白禺武士,气急败坏的叫道。

“是。”赤飞霜愣了一愣,提着金棍迎了上来。

“兄弟们,杀尽青狐、赤鹤两族鹰犬,为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。”雷泽振臂高喊,收拢起族中武士,向营门冲去。雷被、白通、白显等族中首领聚兵一处,互为挡护,冲杀起来颇为精猛。

“釜底游魂,尚不知死。百练、飞羽——,将顽抗白禺就此处决,格杀勿论。”赤尊信一旋摩天刃,赤光转处,无处火球从天而降,将白禺武士卷没其中。

“诺。”赤百练、赤飞羽闻令各自纠集武士尾随追杀。

“尊信老贼,雷鸣前来斗你。”雷鸣见白禺武士在‘摩天刃’下死伤甚众,大吼一声,挺拐抢上。

“雷老儿,正要借你人头号令。”赤尊信哈哈一笑,挥刃迎上。两人各施手段,斗了个旗鼓相当。

“楚相公,趁现在血影魔未能腾出手来,你赶快逃吧。”赤飞霜抬棍将一个白禺武士挑飞,奔到楚煌跟前,低声说道。

“好。”楚煌抬眼见三族武士各听调派杀做一团,火把遍地,杀声震天,招呼秦筝道:“现今三族厮杀,不是一二人力量所能排解,白元带人突围,你可要回无忧谷预做布置?”

秦筝望着缠斗的血影魔和天参,低声道:“血影魔不死,三族终是了无宁日。他志在夺那荒芜魔刀,白禺便是逃入谷内,也只是苟延残喘。天参功法不俗,若是加上你我二人之力,未必没有杀他的机会。一不做,二不休,咱们何不一鼓作气斩杀了血影老魔,还三族一个永世太平。”

楚煌料不到秦筝重燃斗志,又打起血影魔主意。正思虑间,雷宝和一真道长舞动兵器,掠了过来。

“赤小姐,和尚来助你。”

赤飞霜一摆金棍,朝楚煌面目点去,低声道:“做个样子。我缠住他们,你伺机快走吧。”

楚煌微微皱眉,挥矛挡开。正要点头答应,一个平和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“飞霜,你内腑受伤,不可再战。楚相公神通了得,且让我来会会他。”

来人身高一丈,面如敷粉。白袍加身,颇有几分潇洒风度,正是火弩。他身后跟着一个高瘦青年,却是火行之。

赤飞霜见了火弩,忍不住冷哼一声,轻喝道:“我受不受伤,关你甚事?”

火弩轻挑眉锋,淡淡道:“大家同为血影大王效力,理应互为援手。”

赤飞霜盯了他一眼,自嘲一笑,“我可是血影魔的妃子,你也敢袒护我,不怕有人在他跟前乱嚼舌根,耽误了你的大好前程?”

“弩哥,楚相公有恩于本族,又是白天族长封下的掌兵长老,咱们跟他动手,不好吧?”火行之歉然的看了楚煌一眼,期期艾艾地道。

火弩轻哼一声,道:“白天族长早为天齐帝麾下妖将所害,楚煌的长老是妖将天参所封,如何作得数?此人来历不明,却数度与血影大王作对,不能用之,便当杀之。若非他从中煽风点火,我白禺一族如何会遭此灭顶之灾,元气大伤。想我白禺原本是碏山三族之首,此战之后,恐怕要沦为骥尾了。”

“还是火长老懂得审明时势,这小子一身杀伐气,祸连我全族遭此戕害。他不该死,谁应断首?”

风野哈哈笑着踱了过来,指甲开张,卷曲如刀。他斜睨了火弩一眼,嘿然笑道:“我先前总以为雷鸣那厮头大脖粗,是个不安分的货,没想到火长老声色不动,却是纵横摆阖,今日局势早落你掌握之中。风野佩服啊,以后咱们同殿为臣,还请火长老不计前嫌,多多照应。”

“风长老何须太赚,你一身血影魔功,又修成黄泉魔宗的‘九阴白骨爪’,白禺族中,以你神通第一。放眼三族,便是飞霜和韩将军恐怕也胜你不得。”

火弩淡淡说着,五指一展,青光团团,将火云弩招在手中。握柄一转,弩尖‘叮’的一声,弹出一段三尺寒刃,灿如霜雪。

风野眼睛一跳,拊掌笑道:“火长老与我一相一将,正是珠联璧合,将来同为血影大王立下盖世功勋,彪炳千秋,不亦善哉?”

火弩一横弩剑,眼睛盯着楚煌,沉声道:“楚相公气遏行云,要你束手就擒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你我之间必有一战,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