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07章 夜战八方

第107章 夜战八方

“回雪不得无礼。”韩志公面色一沉,大步冲上,握住回雪手腕按了下去。

“哥,你不要拦着我。”回雪抗辩道:“这老妖婆欺人太甚。子衿姐姐为了你不惜抛弃尊位,生死相随。这是何等情谊。若非她从中作梗,坏人姻缘。子衿与你偕手久矣。而今倒装起好人来了,真是蛇蝎之性,其心可诛。”

“回雪,你住口。”韩志公怒喝一声。

“哥——。”回雪愤然挣开他手,扬眉道:“我们三人亡命千里,多少险恶都闯过来了。我不知道你究竟怕些什么?老妖婆有一句话还是对的,以你的将才,列国之中岂能无用武之地?何苦跟这妖婆子虚与委蛇,生生辜负了子衿姐姐拳拳真心。”

“你给我闭嘴。”韩志公急火上来,抬手甩了回雪一记耳光,脆响声传来,场中诸人都是一呆。

“你做什么?”子衿将看着手掌发愣的韩志公推得踉跄一步。疼惜的抚着回雪脸庞上艳红的指印,急声道:“回雪——,你怎样了?痛得紧么?”

“子衿——”回雪被这一巴掌打得呆了,这时方怔怔转过头来,眼圈先已红了,“我哥打我,我长这么大,我哥都没有打过我呢?他竟然为了那个老妖婆打我。”

子衿叹道:“你哥自有他自己的主意,是非对错,都是他自己选的。打你是他不对,但他毕竟是你哥哥。”

回雪咬咬牙,大声道:“韩志公,何为君子?穷不失义,达不离道。父亲是如何教你的?你行此欺心之举,便是报了血仇,父亲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慰的。”

地姥嘎嘎笑道:“韩郎,你这妹妹倒有几分节烈性子。”

回雪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谁要你来卖好。”

韩志公看了回雪一眼,目露歉意,强笑道:“舍妹自小娇生惯养,颇读了几本诗书,未能娴淑知礼,却生了一段娇拗性子,娘子切莫见怪。我心只有我知,韩志公既已娶你为妻,便是要相期白首。之前的猛浪情事早已是过眼烟云。”

“你妹子虽然是至亲骨肉,老婆子却是你半生所倚。这份亲疏,我心中还是有计较的。”地姥点点头,眯眼笑道:“你对我既是真情挚爱,我之前对你扯了句谎,韩郎念我钟情之心,料也不会轻怪。”

“哦?”韩志公闻言有些惊疑不定,问道:“哪句?”

地姥不慌不忙的抽了口烟锅,斜眼瞅着血郁独,叹口气道:“离离原上之草,一岁一度枯荣,火烧不尽,风吹又生。天参木德之体,‘铜柯石根功’暗合天道,血影魔滥伐根须,被他元力之血所缚,自取灭亡。无敌铁滑车也将随时腐朽,谁也救不得他。”

“疯婆子,你说什么?”血郁独闻言心肺一炸。这片刻功夫,绿血根须已缠住他大半身体,越发的浑身僵滞,运转不灵,怒火越炽越旺,正无法可施。听地姥推攘半晌,竟尔是虚言应付,终无对策。狂怒道:“韩志公,你给本王宰了这妖婆子。”

……

楚煌厉喝一声,背持蛇矛,大步冲上,眸光幽冷,似欲择人而噬。

雷宝四个将他遥摇围定,却无人当先冲上。

“楚长老,不要恋战,速向无忧谷退却。”那边雷鸣大喝一声,蛰龙拐挥舞的泼风也似,刚猛凌烈,和赤尊信战得难解难分。

雷鸣高声招呼,一分神间,赤尊信得了片刻喘息之机,一摆摩天刃,赤红光晕在雪刃上飞快流动,霍霍声中,一团团火焰连珠介打出,如落疾雨,如倾冰霰。雷鸣跃身躲避,几乎狼狈。

“这小子本王来战,飞霜,你给为父掠阵。”

赤尊信逼开雷鸣,双翼一展,掠至楚煌当面。他看出赤飞霜有放水之意,方才比斗失利已是大伤士气,岂能任她再落人口食。

“赤尊信,你我还未打完,却往哪里跑?”雷鸣挺拐大叫。

“哈哈……”风野抓扣利甲挡住雷鸣,嘿然笑道:“雷老儿,你那两手三脚猫的本事,如何配和赤鹤王过手。还是由本长老陪你耍耍吧。”

雷鸣一振拐杖,冷笑道:“怎么?好了伤疤忘了疼,不怕我的‘暴雨梨花针’和‘风旋刃’?”

“废话少说。”风野怒哼一声,驭起‘八爪魔功’,利甲抖作匹练,带起阴风鬼符向雷鸣嘶啸而去。

……

火弩眼望赤尊信,冷淡说道:“白天已丧,雷鸣、秦筝、楚煌,三大长老俱在,赤鹤王务必沉着应敌。毙此三人,白禺族便无能战之将,我等也可毕其功于一役。”

“火长老言是。”赤尊信沉着脸点点头,“飞霜,你去缠住秦筝,勿教走脱。两军搏杀,成王败寇。我等并力而上,先毙了这小子再说。”一划摩天刃,大步走上。

有人趟头,雷宝三人也不甘人后,各持利刃,逼了上来。

秦筝用剑柄在楚煌腰间轻轻点了点,低声道:“不想天参还有后招,血影魔失手被困住了。”

楚煌闻言转头,四目相视,分明看到秦筝眸中跳动着一团冷焰。大喝道:“我来阻追兵。”矛作鞭势,向地上怒甩。

砰!

土石激起,烟雾迷眼。楚煌衣袖连挥,劈手打出金砂、火焰,火龙夭矫,金砂卷裹,宛如披了一层金色鳞甲。

“飞霜,拦住她。”赤尊信摩天刃一摆,扑扑火团飞出,和逼人火焰撞击一处。双翼一张,离地而起。

雷宝大喝一声,摇动禅杖,合身扑入烟尘之中,铲如新磨,霍霍向楚煌扎下。

楚煌蹬身而起,一式青龙摆尾,挟矛借力,振臂猛砸。蛇矛长有丈八,锋刃雪灿,当头噬来,如同毒蟒过林,让人胆颤。

雷宝持杖急撩,砰声中,虎口大震,腾腾倒退五步。

“小贼,看我离魂珠。”一真道长大喝一声,祭起一颗墨绿珠子,上面黑气缠绕,煞气腾腾。

他这‘黑水离魂珠’又称‘黑龙珠’,相传是黑龙内丹所化,其实却是玉石掺以离魂草所练。魂体不坚牢的,抬头一看,便要丢魂落魄,任人宰割。一真道长甚宝此物,前时此宝损伤,他还专程赶赴忘川谷请人修复。他跟雷宝相交莫逆,有面子自是不同,此宝经谷中圣手重练,威力比先时更要强上几分。

楚煌扭身瞧见一颗黑气缠裹的墨绿珠子定在半空,滴溜溜散出一层层黑色光晕,神魂似欲吸入那光晕之中,大脑一阵模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