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09章 天参的守护

第109章 天参的守护

地姥咕咕笑道:“雷鸣呀雷鸣,你死到临头,尚不知缩头做人。既已料知那刀中机密关系重大,还不三缄其口,免得祸遗子孙。”

雷鸣轻哼道:“姥姥莫不是拿大话唬我?那秘密究竟有何利害,搭上我这把老骨头还嫌不够,还要迁连儿孙后辈?”

“你雷老儿也有怕的时候?”风野哈哈笑道:“你这老东西一辈子孤家寡人,连个暖脚的婆娘也没有。这机密再厉害,又如何能无中生有,招惹到你儿孙。”

雷鸣摇杖怒喝,“你这喝儿血的畜牲自然不怕断子绝孙。”

“放屁,老子那是帮老三换血。”风野面皮黑紫,抓扣着利甲就要冲上厮斗。

“混账——”血郁独怒吼一声,张口咬住顺颈攀上的凝绿根须,粘稠枝液顺着脸颊流下。

“本王快被天参这老杀才勒死了。你们这伙混账倒有闲情探什么机密。风野,你要争勇斗狠,滚一边打去,休要在本王眼前蹦来跳去,惹得我心烦。火弩,你素有才智,快给本王拿个主意,破了这该死的邪法。”

火弩应了一声,捻髭沉吟。他本不若地姥对天参知根知底,论起修为又要逊上韩志公一筹,这二人都束手无策,他急切间又能想出什么善法。

风野被血郁独喝骂的心头一突,讪笑道:“这是什么鬼术法,竟然困得住大王。大王您力可拔山,英雄盖世,乃是天命之子,生具九龙守护。想来这鬼法虽然得逞一时,终也害不得您分毫。”

血郁独冷哼一声,眼皮也不眨一下。生死关头,却不是两句马屁便可化解。

……

一直闭目矗立的天参忽然睁开眼睛,微笑说道:“老婆子,这回我真得要去了。五百年桑田沧海,顽石也生满青苔。荒芜神刀寂埋已久,怨气深重,我守了他五百年,这一回,终是守不住了。”

他说着咳了一口绿血,绿意蒸腾的根须下忽然窜出丝丝黑雾,缠绕不去。嘶叫之中隐隐有鬼哭之声。

地姥斜瞅他一眼,冷哂道:“你立地不移守了荒芜神刀五百年,真是尽忠职守的很呢?殷相如若是真得精魂未散,这回横空出世,你便是第一勋卿,老婆子先恭贺老将军了。”她搭起两手,朝天参迅快的福了几下,目光中满是讥嘲之意。

天参呵呵笑道:“记得那回陛下封我为‘老将军’,你满心欢喜等我回来,恭贺的样子可比现在好看多了。”

地姥轻哼一声,欲待说两句挖苦的话,看他满身疮口,绿血犹在流在不停。心中顿时不忍起来。急忙别过脸去,淡淡道:“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,还提来做什么?我现今守着一个俊俏郎君,日子过得快活的很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粗壮的树根下传来一声轰隆震响,天参小山般的身子又晃了一下,勿忙说道:“老婆子你们快走吧,荒芜魔刀携着无限妖灵怨气,我心脉已断,再也压服不住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地姥闻言一呆。

天参闷哼一声,根须之下忽然黑气大盛,无数大蝌蚪似的妖灵怨鬼从根须下挤了出来,叽叽叫着吸附到树身之上,黑压一片,如蚂蚁一般。

“快走。”天参急喝一声,身上绿光被黑气卷裹,渐渐黯淡下来,妖灵嘻叫着攀缠到他身上,咯吱咯吱似是在啃食他身上元力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怨灵都是哪来的?”地姥圆瞪双眼,一脸惊怒。只听‘刷’的一声,身后生出一支毛绒绒的狐尾,青色绒毛竟有一尺之长。狐尾虚空一甩,伸长两丈,抖如软鞭,将妖灵抽得尖叫四散。

……

“大王,您身上的邪怪退了?”风野忽然指着血郁独惊叫道。

“嗯?……”血郁独也觉出身上凝绿根须不再攀上,兼有松动之意,连忙奋力挣动。

风野喜道:“看来这老儿被妖灵所扰,功法减退。既然如此,大王何不将他连根拔了,那根须失了本源,自然邪法潜消,便困不住大王了。”

“有理。”血郁独调动盾下锯齿,急速转动,将根须割得七零八落,大喝一声,五指如锥插入天参两肋,奋力拔起。

“不要伤他。”地姥大吃一惊,掠身抢上。怎耐那怨灵惊去后立时朝她身上扑来,狐尾虽是挥洒如电,一时却难以靠近天参。

“老杀才,你也有今天。”血郁独双手扎入天参两肋,大喝一声,嘶力拔起。脚下传来一声砰訇剧震,土地龟裂,根须带土而出,大如石盘,和老树无异。根须上还吸附着无数黑压压的怨灵。

天参足下现出一个三丈大坑,坑中黑气如漩,猛然冲天而起,怨灵欢叫着脱身而出,在空中轰然一炸,散入云气。明净的天宇立时多了无数黑烟浓雾。

……

“血影魔,你恶贯满盈,还不就死。”众人方自惊愣,耳边蓦然传来一声清叱。

白光一闪,秦筝从虚空中现了真身。洗月剑上月华如练,手腕一转,耀如白日,朝血郁独脖颈疾劈。

血郁独正将白参高高举起,见他身体上怨灵缠绕,如蜂如蚁,将绿气啃咬的散作萤虫飞舞。

背上光劲袭来,血郁独松开天参,脑袋咯嚓一声,径转了一百八十度,和秦筝照个迎面,双手一抡,向后直摆,两盾并起,‘砰’得挡了一剑。

秦筝一击不中,娇躯隔空飞掠,退开十步。

“别让她跑了。”血郁独冷喝一声,身体陀螺般一转,腾身疾挣,轰的一声,带着根须拔起,砸到空地上。铁肢一软,几乎栽到。他反应也是极快,咯咯嚓嚓四肢交叠,眨眼变化成铁甲车模样。

“看来血影魔大劫未至。”楚煌使个遁地金光法,掠到秦筝身边。

“万无一失的一剑都被他挡过了,真叫人气馁。”秦筝苦笑。

……

“天参——”地姥厉喝一声,伸手在‘鬼磷拐’的骷髅头上一拍,两点磷火呼啸而出,围着天参身周绕了几绕,将怨灵尽皆驱散。

“天参——”地姥合身抢上,将天参揽抱怀中,见他气息奄奄,禁不住老眼一红。

“老婆子,哭什么?眼睛肿得像核桃,可就不好看了。”天参呵呵笑着,伸手要为她揩泪,却又无力垂下。

“你实对我说,这些怨灵到底哪来的?”地姥看他心力交瘁,心头一酸。

天参叹息道:“当年白典四将携了荒芜魔刀举族流窜,天元帝派兵追杀。还有许多魔门妖道掺合其中,一场大战,双方死伤惨重。荒芜刀本就是百战孤煞之兵,吸食这些死去的修士精魂,自然更为强大。”

地姥心头一动,急道:“所以你才化身天参树,用自己的木德之体和‘铜柯石根功’压服怨灵?”

天参强笑道:“我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“你不是为了守护天齐帝的精魂,为了练你劳什子的奇功,为了给天齐帝尽忠讨赏才这么干的吗?你说……?”地姥扣紧天参臂膀使劲摇晃,白发披乱,形如凶魔。

“是是是,也是的。”天参笑着讨饶。

“你不是,你是怕怨灵害人才这么做的。”地姥趴在他身上呜呜痛哭起来,凄怆处如怨魂厉鬼,孤寡嫠妇。

“这么多年,我不断将荒芜神刀的消息透露出去,引得无数利欲熏心之辈前来抢夺,就是盼着他们将那鬼刀抢走,让你挪一挪地方。周而复始,谁知这些蠢货没一个顶用的,一个个反作了孤魂野鬼,助刀行恶。我这是哪辈子做了下恶,要我生生的欠着你这老鬼。”

天参闻言呆了半晌,苦笑道:“命数如此,谁也勉强不得。”

地姥怒道:“我才不信什么天命。你这是为天下苍生挡灾,为什么上天无眼,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害你?”

天参拍着她的肩膀,叹道:“傻老婆子,我们做着什么,又不是做给谁看的。陛下当年四处争伐,不知拆散了多少和乐家庭,瓦砾丘墟,生民涂炭,我见得还少吗?我守着这把魔力,让天下少一此事,薄力微劳,便也满足了。”

地姥一把推开天参,质问道:“你满足了?你就没有想过我?你为什么不把其中根由说给我听?你究竟有没有当过我是你的妻子?”

天参被她接连几句问得哑口无言,苦笑道:“你是个烈火一般的性子,我若是跟你明白说了,你便要拗住性子顺着我,蜗居枯树,岂不是永世不得开颜?”

地姥听得一呆,摇头一叹:“你自以为知我已深,却不知我一个人过得再热闹也是寂寞,只要和你一起,不论处身何地也胜似神仙。”

“呃?哈哈……”天参畅怀大笑,指着地姥嘿然道:“老妻呀——。”

地姥握紧他枯瘦的手掌,眼睛中大有温柔之意,暗想:“若是天参先时把实情告我,我又能否顺他志愿。长居枯树之中,不离不弃地陪他五百年?……我生生恨了他这么多年,恨有多切,爱便有多深。囚居于此,虽然或会有些不开心,和他日夜相伴,心愿如矣。可叹他之爱我,却想让我连这点儿不快都不要有。人的一生,哪有全是快乐的呢?”

……

“天参,你的邪功已破。为何本王还是双足无力。你坏了我族的绝世重宝。”血郁独扭身一转,铁滑车生出两只铁翅,呼啸着飞到两人身前。

地姥轻哼一声,狐尾一甩缠住鬼磷杖送到手中。挺杖喝道:“血影魔,天参现在已近油尽灯枯,你不可再加害于他。”

“老疯婆子,看来你们还余情未了。青狐王,你怎么说?”血郁独朝俊脸阴沉的韩志公招呼一声,一副看好戏的姿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