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10章 青青子衿

第110章 青青子衿

韩志公冷哼一声,不置可否。

“有意思。”血郁独哈哈笑道:“本王素知那天香国色的女子有倾人之表,今日方才知道,鸡皮鹤发的老疯婆也能脚踩两只船,大长见识。真他娘的有意思。”

“泼怪作死。”地姥恼羞成怒,一转鬼磷杖,两团磷火倏得从骷髅眼眶中飞了出来,围着杖头绕了几绕,带起一条蓬蓬绿光,骷髅牙关一颤,七窍俱有焰火喷出。地姥在头盖上隔空一击,火焰如乘风势,陡然伸涨十丈,狰狞如火兽。

血郁独首当其冲,臂盾在面门一挡,锯齿飞转,水晶之盾幻出门扇大的光晕,凝聚成墙。磷火嘶卷着光晕熊熊燃烧,细看来,光盾却未有伤损。

地姥杖中所炼乃是幽冥鬼火,三才六道中足以和三昧真火、先天妖火相捋,不是凡火能比。见血郁独竟能举盾格挡,手上捏个火诀,幻出一道磷光,打入骷髅头盖中。焰火势头更足,随着她杖头摇晃,连土地也烧焦了几分。

众人看着火势大旺,生怕殃及池鱼,各施轻身之术,遥遥避开。

血郁独高声笑道:“老疯婆,本王实话实说罢了,你何必老羞成怒。我这金铁玉石四盾,能挡一切水、火、瘴、锤。任你巧施神通,如何伤得了我?”

“让你尝尝姥姥的霹雳火。”地姥冷哼一声,狐尾一卷,幻出一道青色电光,劈到骷髅盖上,无边焰火之中顿时携了一股缭绕急电,咯嚓声中,劈到血郁独甲车之上。

霹雳加身,铁滑车上明光大亮,电光火焰贯通全身,血郁独惨叫一声,并起圆盾,咯咯嚓嚓一阵急变,缩成一个硕大铁球。

地姥哈哈笑道:“好你个血影魔,以为鬼缩起来就没事了。”

血郁独冷哼一声,铁球在地上微掂,炮弹一般射到半空,掠过地姥头顶轰的一声砸到天参身前。

地姥呆了一呆,惊道:“不许你伤害天参?”

铁球里呼的伸出一支手臂,将天参抓了在手,血郁独嘎声说道:“老东西,快说你在我腿上施了什么邪法,为什么本王的铁滑车无法站立?”

天参微翕着眼皮一笑,咳了一口绿血,“大树无根,自然立之不稳,你传承了我的‘铜柯石根功’,若不扎根地下,只能成为朽木。”

“什么?”血郁独急怒道:“你想让本王跟你一样做一棵千年老树?”

“无知蠢物,自不懂得薪火相传之意。”

天参不屑地看他一眼,摇头惨笑道:“若非我心脉已断,别无选择,岂能传功于你?天命如此,天命如此……咳咳。”

“你找死。”血郁独一振上肢从铁球中穿了出来,抓入天参前胸将他高高举起。

“住手。”地姥又惊又怒。

……

轰隆!轰隆!

脚下猛然传来数声砰訇剧震,营帐曳倒,乌云吞月,激战的三族武士惊愣罢手,喊杀之声为之一肃。

大地生病似的一阵急颤,土地断裂处纷纷冒出黑色浓雾,隐隐的嘶叫声渐渐迫来,声喧动地,沸反盈天。无数浓云般的怨灵从黑雾中挤了出来,呼噜一声,四散飞去。

缠过营帐,顿成齑粉;游过土地,立成焦炭。怨灵挤出地面,立时前呼后拥朝三族武士缠裹而去。如蝇逐臭,粘附力惊人。

三族武士被黑气所缠,刀劈无用,剑箭无伤,挣扎之下,被嘶咬的血肉横飞,惊乱一片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飞霜,快约束武士。”

赤尊信见族中武士入地无路,有翅难飞,不由大惊失色。呼喝中,便有几个怨灵嘶哦着缠了过来,连忙一旋摩天刃,放出火团,将怨灵惊散。

地底黑气源源不断,怨灵越聚越多。众人亮出灵器,各施术法,都是自顾不迭。

秦筝一转洗月剑,剑上微芒如冰,清光不过数寸。她抬头看下天色,见是乌云闭月,广寒无光,轻声叹道:“怨灵果然强大,我这洗月剑望日见月能耀出光芒十丈,常时也有三五丈清光,而今天宇不明,功法也要大打折扣。”

楚煌打出两道凤炎真劲,聚在手上,凝而不散,焰火吞吐,如两条软鞭,挥洒之间,将怨灵抽得抱头鼠窜,尖叫连声。见秦筝白衣素剑,身上清光闪耀,怨灵窥伺一旁却不敢近身,大为惊艳。火鞭发如疾电,掠到她身边。

“怎么忽然间钻出这么多怨灵,可有破解之法?”

秦筝摇头道:“想不到天参竟以自身元力压服怨灵,现今他披疮甚重,只怕是阳寿已尽。如何破解,看来还得问策于他。”

楚煌点点头,还未有所动作。远处忽然传来子衿一声惊呼。

“啊——回雪……”

楚煌皱眉望去,只见回雪持着流萤短剑和怨灵激战正酣,虽然稍显慌乱,一时倒没有性命之忧。倒是子衿手无寸铁,被一团凝似乌云的黑气追逐的甚是狼狈。

“咦,果真是个大美人。哥哥五百年不曾开荤了,想不到刚刚出来透口气,便遇上如此艳福。美人别跑呀,跟哥哥们耍耍。”

乌云中传出谑笑怪叫之声,污言秽语不绝于耳。

子衿轻咬嘴唇,在黑云的围追堵截下跑出一身香汗。她不通术法,身薄力弱,面容上虽然力持镇静,心里已是怦怦直跳,不及妨一脚踩脱,娇呼一声,摔倒在地。

“子衿——”回雪瞅见子衿跌倒,剑式一乱,被几只怨灵趁机侵近,连忙疾剑劈砍,闹了个手忙脚乱。

“倒,倒。大美人终于跑不到了吧。这小腰扭的,小臀股撅的,瞅得哥哥好心焦呀。”

乌云定到子衿头顶,云雾变幻,不时传出怨灵们的谑笑声。

子衿暗自咬牙,猛然从头上拔出一支亮金色的凤钗。满头乌发垂下,更衬得俏脸煞白如纸。

怨灵‘哎哟’一声叫唤,颇有促狭之意。“美人想要自尽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我想你们去死。”子衿俏脸一沉,捏着金钗冲着乌云一指。白光闪现,半天中滚下一道霹雳,将乌云击得崩散。

怨灵们惨叫连声,乌云拉扯,现出几条身躯高壮的大汉,肌肉贲起,个个都在一丈开外。体黑如墨,全身精赤。砰砰落足地上。

“敢情这金钗还是件灵器。几乎断了哥哥们魂魄。大美人可要好好抚慰抚慰我们。哈哈……”

“你不是想我们去死吗?那咱们就一起死吧,死去又活来,哈哈……”高大怨灵放肆大笑。

一个冷冷地声音背后,“想死还不容易吗?立刻送你们上路。”

怨灵讶然回头,只见一条火龙扑面而至,在中间两个脖颈上缠了两匝,炎气灼人,火鞭抖扯,怨灵一声未哼,头颅离腔飞起,滴溜溜滚了出去。半截身体化为云气。

“啊,干掉这小子。”一个怨灵大怒扑上。

楚煌腕上一抖,火龙猛甩而下,将那人抽成两截。一个掠身,落到子衿身边,将她托了起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子衿有些慌乱地摇摇头,微喘道:“……没。”

“啊,他们来了……。”几只怨灵躁怒着扑了过来,子衿唬了一惊,连忙出声提醒。

刷刷几道剑光横空劈来,怨灵惨呼不止,一个个落头断肢,霎时间,魂消寂灭。

“这几只怨灵地位好似要高一些。”秦筝淡淡看了子衿一眼,微笑着对楚煌说道。

楚煌轻轻点头,他也看出这一群怨灵飘过之处,别的怨灵都远远避开,不敢过来分食。

“子衿——。”回雪拼力杀出重围,急急赶了过来,“你还好吧?”

“还好——”子衿点点头,见她目光不停地往自己两个身上打量,双颊微晕,小声道:“就是脚崴了。”

“我看看。”回雪上前扶着她,将楚煌挤到一边。瞪大着眼睛,凑到楚煌耳边,恨恨地道:“别打子衿的主意,否则我要你好看。”

楚煌淡笑道:“希望你能照看好她。”

“还用你说。”回雪扬扬娥眉,不服地轻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