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15章 凌虚之舟

第115章 凌虚之舟

楚煌挟着两女,化作一道明光,飞逝如流星,倏的穿出那面浓云,天地霍然一大。

行营之中,三族武士人人栗惧,再也无暇内斗。大地上处处崩裂,黑气蒸腾,无数怨灵从地缝中挣出身来,忽焉如鬼,尖牙利爪无不趁手,闻着血腥之气飞扑集聚,如蝇逐臭,将营中武士撵得四散奔逃。

营帐残破,火光随处。兵失其将,将失其兵,满营之中尽是本能逃窜,惊呼惨叫之声此起彼伏。

楚煌淡眼一扫,已知其中凄惨,三族损失不小。驱动法诀,金光猛然加快,眨眼便脱了营地所在。

其时,雍廷筑基五百年,仙道大昌,各种流派多有神行之术,五行遁术便是常见之一种。楚煌所习‘遁地金光术’乃太乙门十大神通之一。他先时学不甚精,施展起来尚不比‘北斗玉辰衣’助飞好用。如今玉辰衣被孙茗挟去,反而离魂术大成,回想法诀颇有茅塞顿开之感,得心应手不少。

飞出行营一箭之地,便看到雷鸣、秦筝正在路旁张望。连忙收了金光,落到两人身前。

半空猛然落下一道金光,雷、秦二人唬了一跳,待得看清是楚煌赶上,才放下戒心。

秦筝见楚煌将子衿二女也带了过来,眉头大皱,轻哼道:“无忧谷之途何其凶险,楚相公如何不知?我们是去喋血拼杀,需不是让你携美郊游。”

子衿撩着发丝轻笑道:“楚相公,我看此处荒郊人僻,似要安全许多,你可要将我们就此丢下吗?裴行寂在兰泽国权势熏天,不依不舍的追杀我们几千里,子衿仍是安然无恙。我跟回雪命硬的很,料他一个小小无忧谷,也坏不得我们性命。”风致嫣然之下却是暗藏机锋,俨然在说你若丢下我们不理,便是由着我们自去送死。

楚煌如何听不出来,先时便有将她们妥为安置的念头,这会儿也不敢坦白道出,一时皱眉不语。

回雪睨了秦筝一眼,眉开眼笑地道:“楚相公本事大得很,任他龙潭虎穴也只当是闲庭信步,此乃大英雄能本色,又何须旁人操心。”

“……你们。”秦筝一提长剑,俏脸含煞。

回雪唬了一跳,见楚煌神色不动,稍稍安心。撇嘴道:“你这女子自以为玄门高士,手段一点都不光明磊落,先时你以邪法迷倒我跟子衿,这笔账还没跟你算呢?怎么?占不住道理就想动粗不成?本姑娘可也不惧?”说着也将流萤剑亮出,她是将门之女,虽然道术不精,劈杀格斗的底子却也不弱。

凝立片刻,却见秦筝并不动怒,衣带当风,一脸凝肃,心头微讶。忽觉脚下什么东西挠了一下裤角,初时还以为夜风刮过,不经意眼眸一瞟,一段黑乎乎的物事从土里挣了出来,猛得抓在脚脖子上。低头细看,却是一只骨节森森的大手,吓得一声尖叫。

楚煌冷哼一声,大步踏住黑爪,金砂聚处,碾为烟气。回雪如遇救星,轻啼一声扑入他怀中,双手紧抓着后背,香肩不住轻颤。

倏——倏——

数十道黑气从地下弹了出来,呲着尖牙,佝偻着身体呃呃抓来。秦筝娇叱一声,拔剑便砍,雷鸣也忙转动蛰龙拐,砰砰急戳怨灵心窝。

楚煌推了推回雪,觉着她揽抱甚紧,心中讶然。不知回雪虽非胆小之人,这邪祟之物出没得太过蹊跷,也惊吓得不轻。楚煌无暇呵问,伸手一圈,幻出一条火龙光练,倏长倏短,抽打怨灵无有不中,火苗蓬落,狠厉处倒比雷、秦二人犹胜几分。

一个怨灵霍的从子衿身后钻出,呲牙一笑,伸出两只鬼爪朝她颈上掐去,一爪从腕上秃了,竟是被楚煌踩断手那个。

“子衿,小心……”楚煌斜眼瞟见,连忙扯住子衿手臂一带,飞起一脚踹在那怪心窝。怨灵呃呃低叫,却不就死。楚煌冷哼一声,抓起一把金砂,劈手打到他脸上。噼啪声中烈焰暴起,那怪狂呼奔走,些许精气顷刻被金砂吸尽,灰飞烟灭。

子衿见回雪尖叫一声扑入楚煌怀中,脸上不由现出温柔笑意。楚煌随手聚起一条火练,抽打怨灵,神勇无匹。子衿呆看一旁,不惊不惧。及被他手臂一带,护在身后,心知凶恶,也不张顾。见他眼观六路,手发神通,寸土不移,却智珠在握,不由微笑。

子衿身姿窈窕,几乎和楚煌比肩。离他后背半尺,目光微垂,便看见回雪浓密发丝堆在他胸前,两只玉手抓在他后背上慢慢舒展,过了片刻,尖尖十指弹琵琶似的在他后背抹挑,两手互趋,渐渐勾缠起来,牢牢揽抱。

子衿看得粉颊一热,轻啮着樱唇,慢慢慢慢凑到楚煌后颈分寸之隔,浅浅一笑。

楚煌扬起一道金砂,风吹嘶卷,遇物即炸,将怨灵打的鬼哭狼嚎。正感得意时,心头一动,猛得转过头来。子衿不虞有此,慌忙直起身子,俏脸涨红。

“怎么了?”楚煌见身后并无怨灵作怪,暗暗诧异。

子衿支吾难言。正巧雷鸣二人杀退怨灵退了回来。这干怨灵似乎以断手怪为首,獠首伏诛,接战不利,便不再纠缠。

雷鸣匆忙道:“看来山中到处都有怨灵流窜,若不设法镇伏,三族从此便无有宁日了。”

秦筝见楚煌犹自怀抱回雪,冷哼一声。

“回雪——,怨灵已经被打跑了。”楚煌轻拍回雪肩膀。暖玉在怀虽然滋味美妙,奈何却不是时候。

回雪轻嗯一声,却不退开。

子衿知她这会儿害起羞来,连忙上去小声安慰,将回雪从楚煌身上剥了下来。回雪红着脸看了子衿一眼,神情中大是忸怩。

楚煌轻咳一声,指着两女道:“她们两人是我好友,此去无忧谷由我自己照看,定不教拖累了二位。”

雷鸣苦笑道:“事隔五百年,荒芜魔刀究竟下落何处,还是难解之谜。介时或从血影魔手中夺刀封印,她们是韩志公之妹,想来血影魔也不会加害。”

“你们等我片刻。”秦筝轻哼一声,围着路边的几棵林木细细打量,似乎在挑选材质。

回雪‘卟哧’一笑,小声道:“先时急得什么似的,这会儿倒有功夫做起木匠来了。”

“想来秦小姐是在寻找法器制敌吧。”子衿凝眉说道。

回雪柳眉一挑,轻笑道:“我便是奇怪了,谷名无忧,难道不是无忧无虑的意思,想来应是个鸟语花香的所在,他们一个个偏说成莫大凶险的样子。”

子衿做个噤声的手势,抿嘴笑道:“你个小拖油瓶的,就别叽叽喳喳个没完了。”

“你自己还不是一样。”回雪撇撇嘴。

这一会儿功夫,秦筝终在一棵合抱大树前停了下来。就见她缓缓拔出佩剑,默想片刻,洗月剑嗡得振鸣一声,剑上清光流动,大有激越之意。

秦筝抬手一圈,白光闪动,飘到足下,幻成一团云气。一摆长剑,登云而起,离地数丈,身形略定,挥剑虚劈,一道弯月光刀炸到树干上,喀嚓声中,将大树削为两断。抬剑一搅,便有万道光刃从寒剑上射出,将大树枝叶切得七零八落。秦筝随手虚拂,将断枝残叶尽皆挡飞。

稍时,树顶便修剪的花骨朵也似,秦筝收剑缓落,玉口一张,‘含玉元力’砰砰打到树干上,如击败革,挥袖虚拂,树干如酥,现出几个空阔的暗格。

秦筝轻吁口气,缓缓落足地上。众人迎上,只见她俏脸雪白,汗珠密布,好似大病初愈。

雷鸣不解地问:“秦长老,你方才所为何意呀,还请赐教?”

秦筝摇头道:“现在无暇细说,到了无忧谷中你们自然明白。今日怨灵招摇,鬼气冲天,乌云蔽月,我的‘广寒剑气’大打折扣,方才造这‘凌虚之舟’,损耗不小。请雷长老助力,将这段树从离地三尺六寸一分处截下,我自有用处。”

雷鸣便不再问,依言去较量尺寸,使出风旋刃,裹如锥刀,将大树截出一个锥尖。

秦筝看那大树堪堪倾折下来,轻叱一声,洗月剑脱身飞出,射入锥尖之中,只余剑柄。

洗月剑上白光隐动,层层月晕在树上流转,弯如漪纹。大树下倾之势一顿,离地三尺有余,便不落下。大树周身现出二十四个孔洞,俱有明光射出,光华连缀,幻作两只巨大羽翼,光影灿烂,融融照眼。

秦筝暗松口气,淡笑道:“这‘凌虚之舟’长三丈三尺,按三十三天之数,离地三尺六寸一分,按周天三百六十一度,周身二十四窍,按二十四气,再加上我的洗月剑元力贯通,沿二十四窍敷衍成翼。得此舟之助,方可在无忧谷中如履平地。”

回雪恍然道:“原来你这番施为却是为了造一个入谷工具。”

秦筝飘身落入第一段暗格,没好气地道:“不然你以为我真是闲得要去做木匠。”

回雪被她抢白,不由的面颊一红,也知自己失语在先,便没有反唇相讥。

楚煌却是心头一凛,暗道:“单是入谷便要费下偌大气力,打造渡具。人言秦筝久居谷中,想必深知其中凶险。无知者无畏,我先前还是有些大意了。”

雷鸣打量着‘凌虚之舟’,一脸惊叹,“如此鬼斧神工,足以和五黜宗墨者一脉并驾齐驱了。”见那舟中有四个暗格,前面一格已被秦筝占着,与后面隔着数尺,料是驾驶之位。后面三格相隔一尺,心知秦筝并无为难子衿二女之意。回头笑道:“两位小姐,便坐在第二格中,楚相公于第三格就近保护,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