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16章 撞出个真情

第116章 木舟穿山

子衿偷偷瞟了楚煌一眼,双手漫不经心的扭着衣带。回雪眨眨美眸,双颊微晕,下意识的移开目光。

雷鸣哈哈大笑,跃到最后一格中,将拐杖搭到身前。

楚煌轻咳一声,道:“咱们也上去吧。”

两女不约而同轻嗯了一声,四目对视,又装作若无其事的避开目光,快步走到‘凌虚之舟’跟前。

那木舟悬浮三尺有余,回雪修习过武艺倒是无碍,按着格板一跃而上。轮到子衿时便不免迟疑起来。

“回雪,你拉我一把。”子衿想到楚煌站在身后,不由红了脸。

回雪嘻嘻一笑,伸出两只嫩白的小手。子衿慌忙握住,一只腿迈入木舟之中,身子一时却撑不起来。怔了一怔,想起自己的样子定然不雅的很,娇躯一软更是使不上力,急得面红耳赤。

楚煌见子衿细腰一折,素白罗衣下现出一个丰润的轮廓,姣好如满月,在眼前晃了两晃,却攀不上去,不由心头一热。连忙避开目光,扶住她腰肢往上一托。

子衿身子一僵,一颗心好似飘在云端。好在回雪眼明手快,趁着一托之力,揽过她身体拽了上去。

楚煌飞快往木舟上一跳,高叫道:“可以了。”

秦筝回头看了一眼,捏个法诀,凝起一团白光送到剑柄之上。洗月剑嗡然一振,光华大盛,立时高速旋转起来,木舟上二十四个气窍亮如烛照,火赤光翼缓缓翕张,木舟顿如大鸟般冲天而起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啊——,真得可以飞呀。”回雪望着地上慢慢变小的草木山石,惊叹不已。

秦筝道:“凌虚之舟取木灵为体,昆仑月魄所炼的洗月剑化其羽翼,再加上我的含玉元力开其灵窍,天地人三才足备,自然胜过世间奇巧。”她以灵力驭剑,神剑驭舟,如臂使指。木舟离地数十丈便不在高升,秦筝认明方向,指引木舟掠过层林,更向山脉深处飞去。

雷鸣举目下视,招摇山中处处都有浓郁黑气从地上渗出,隐约的嘶叫声不时传来,静夜之中让人心悸。

“乱世将起,妖异迭出,怨灵积压五百年,若不妥为镇伏,用不了多久,便会漫延到中土阜盛之城,随处害人了。”

众人听他这么一说,不免想起怨灵害人的惨状,兴奋之情大消,望着惨淡的天色默然不语。

木舟飞行又稳又快,过不多时,便钻入山峰丛立之中,随处可见嶙峋山石千奇百态,黝暗的藤萝爬满山颠,黑气嘶绕,竟有怨灵顺着藤索攀下。

“大家小心了。”秦筝轻喝一声,娥眉凝起,挥手劈出一道白色光刀,在黑暗中旋了几旋,砰的扎在对面岩壁之上,雷电一般激绕片刻,山壁轰然一震,土石落雨般纷纷坠下。明光一现时,众人方才看清,十丈开外立着一座巨兽似的山峰,光翼扑煽,木舟飞驶,竟似不偏不倚往山壁上撞去。

“哎哟,前面是座大山,快躲呀。”回雪望着山壁上簌簌下落的石屑,惊声大叫。

秦筝轻哼道:“你们坐好便是。”双手捏诀,伸手在舟身上虚拂,白光亮处,幻出一片光波粼粼的护甲,便如先前闯营时护在健马身上的一般。

楚煌暗吃一惊,“秦筝难道要故伎重施?这山石可不是木扎的鹿角寨门可比。任你如何奇巧,还能将大山也撞个窟窿?”

忖思中,木舟光翼迅猛一掀,控击如苍鹰,当空打个盘旋,微微侧起,朝山壁之上撞去。

回雪目瞪口呆,抓着子衿手臂叫道:“完了,这女子忒也自大,这般横冲直撞却不是以卵击石吗?”

子衿没听见她絮叨什么,眼中只有巍巍山壁铁塔般矗立面前,呼呼逼近,山腹上振颤不休,硕大的石块冰雹似的翻滚下来,这般撞去,木舟便不坠毁,也要被坠石砸个稀烂。

众人惊愣之间,木舟又是光翼一煽,山风凌厉,只听轰的一声,木舟已有一丈扎进山壁之中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回雪——。”山腹震荡,飞石乱滚。子衿方觉眼前一黑,赶忙将回雪护在怀里,猛然扭头向楚煌望去。一团融融光亮蓦然从发上传来,子衿愕了一愕,却觉头上金钗明光熠熠,幻出一片和融光盾罩在头顶。

楚煌也将定魂砂织成一团灿然光旋,护住木舟。见子衿发上金钗竟也幻出防盾,粲然一笑。明光中,正好看到一双熠熠美目的的望来,四目相视,都是一呆。

回过神来,楚煌这才发现,木舟不知何时飞入一段山腹之中。原来方才山壁看似坚牢,其实却有洞隙可乘,只不过藤萝牵缠将山洞封闭,肉眼一时难以察觉罢了。

山腹之中漆黑如死,鬼气森森更为浓郁,密密麻麻的山藤铺满山壁,无数怨灵缠缚其上,如哭如泣。蓦见异物闯入,鬼哭嘶叫之声入耳不绝,怨灵扯着山藤呼呼攀跳,撵着木舟惊叫追赶,让人毛骨悚然。

秦筝俏立舟头,面寒如冰,不断划出‘广寒剑气’,驱散怨灵,开辟道路。白衫飞扬,别有一番叱咤之气。

回雪从子衿怀中拱了出来,诧异地眨眨美目,拍着胸口,出口长气,“好险……”见那金钗幻出光罩,在上面捻了捻,笑道:“金钗呀金钗,你也是个淘气的,明明很有本事,不到生死关头,就是不肯出来救人。”

金钗好似通得人意,白光模糊一下,便云雾般吸入钗珠之中。看起来,便只是一件精巧些的头饰。

回雪瞪眼道:“它倒会作怪。”

子衿笑道:“既然它自己收了光罩,想来这会儿便是安全了。”

回雪点点头,忽尔轻咦道:“子衿你扭着身子坐,不嫌累吗?”

子衿轻啊一声,连忙坐直身体,忸怩地道:“方才还不是只顾着护你了。”

“真是谢谢你了。”回雪促狭一笑,凑到她耳旁小声道:“你跟我哥真是越走越远了。”

子衿闻言一呆,却没有支声,过了片刻,方才幽幽一叹。

木舟扑煽在光翼在山腹中飞快穿行,楚煌、雷鸣都感到无忧谷将近,不由站立起来。微芒闪烁下,山藤怨鬼也隐约可识,黑气团团,所幸并没有争扑纠缠。

不知飞了多少时候,木舟忽然压了压身体,光翼敛而复张,倏地掠出一箭之地。秦筝方又捏诀放出光甲,只听轰的一声,木舟撞出山腹,带着一蓬山藤,搏击遥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