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18章 五百年恍如梦

第118章 五百年恍如梦

秦筝淡淡瞟了柳梦梅一眼,似笑非笑的道:“这无忧谷中的无主游魂,‘卸甲’中人可不在少数。”

柳梦梅霍然一惊,山风吹来,乱草扑簌,黑雾嘶绕中隐然有鬼哭之声,他虽然自恃骁勇,也不由心头一突。

“果然,五百年前王、柳二位令主奉天元帝密令公干,带出的三千甲卫无一回还,当时,尚有流风城一个副将调遣二万兵勇出城剿匪,竟也莫名失踪,成为悬案。这么多年过去,雍廷换了几朝天子,却对此案一直紧追不舍。‘卸甲’派出无数人手明察暗访,调察明细,不是无功而返,便是有去无回。想不到往日踏破铁鞋,个中关节却在此处。”

柳梦梅心知事关重大,急道:“此处骸骨遍野,俨然便是一处古战场,你们到底是何来历?可知其中来龙去脉?”

秦筝冷哼一声,摆弄着手中长剑,面沉如水。

回雪斜瞅了秦筝一眼,笑吟吟看着柳梦梅,嗤笑道:“你是谁家官差,夜酒吃多了还是怎么着,这么有本事,怎么不直接问那些死鬼去?”

“你……”柳梦梅心头一怒,待看她眉目清澈,花娇玉润,不由的火气一消,拱手笑道:“在下料知此间有些大根由,事关生死,一时情切,失礼了。小姐可知这些人因何丧命,急盼相告。”

“你这么大的官都查不出来,我这种无门无靠的自然更不知了。”回雪说着凑到子衿耳边抿嘴轻笑起来。

“小姐……”柳梦梅还欲再言。不及妨回雪身上短剑叮的一声,跳出剑鞘二寸,将他话声打断。

“怎么回事?”众人闻声一讶。

雷鸣皱着眉头道:“宝剑无故示警,此必有杀气激发,脱鞘而出,想是急着要杀人饮血了。”

众人闻言四下张望,天宇茫茫,烟笼雾夺,好似深海急漩,正在纠合着云气。星月不明,四野一片渗淡的暗蓝色,莫名的压力慑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黑虎蓦地低啸一声,甩着尾毛慢慢向断树退去。柳梦梅眉毛一紧,低喝道:“山君,怎么了?”

秦筝清叱一声:“大家小心戒备。”

一言未落,暗蓝的急漩中猛然射下两道急电,喀喀嚓一声巨响,劈入乱草之中。

白骨,荒野,长草,闪电。

电光照得天地一团红赤,倏时又慢慢黯淡下去。

雷声滚滚,雨下得更大了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啊——”回雪突然指着长草中一声尖叫。

众人急看时,却是一道闪电打到一具人骨之上,充电般嘶绕起来,骨架发起一声沉郁的闷吼,倏得从乱草中站起而起。

玄甲披风,锋利长刀,在风雨中高高伫立。那人骨架高大,大嘴一张,哈出一道黄气。白骨森森的脸颊竟然渐渐血肉丰满起来,长眉修目,三绺长髯,竟然颇有丰仪。

“王朕?”柳梦梅望着提刀大汉,一脸惊容。‘卸甲’高层虽然对五百年前那场悬案讳莫如深,暗地里对失踪的两个令主王朕、柳惟一,甚至那个副将余奢的资料都研查倍细。谁都知道,此案若破,定然能在雍天子跟前长脸不少。

柳梦梅也不例外,是以一看到那人标志性的三绺长须,立时便想到有着美髯公之称的王朕。

王朕呆怔片刻,蓦然长啸一声,长刀带起一道黄色光电,长身,踞步,边喝边劈,罡风光晕到处攒飞,似是演练着一路刀法。

“春秋刀法?春秋刀法?果然是重意不重形的春秋刀法。”柳梦梅大睁着目光,喃喃说道,脸上现出一丝兴奋之色。

“这家伙是人是鬼?”

众人方自疑惑,却见那刀气掠空,光晕如明镜照过长草,散落的枯骨纷纷人立而起,光屑从身上移过,渐渐血肉丰满,化作一个披甲持戈的士兵。刀气护散,无数骨架从长草中站立起来,忽焉成人,稍时,便站满了数里平阔。

王朕一路刀法使完,浑身汗下如雨,叱咤一声,大手一抓,虚空中现出一个光灿灿的大网,劲气流溢,网丝中好似兜缠着两个军汉。

“好一个‘天罗地网’,柳惟一醒来。”王朕厉喝一声,挥刀在光网上一削,疾箭一般的明光划过,网中人如梦初醒,一条银鞭毒蛇般当空一甩,一个军汉,哈哈一笑,飞身而出。

他也和王朕一般打扮,只是身材高颀,面容清癯,又是别一般风度。随手一抖,银蛟软鞭便如活物一般缠在臂上。

一个肥头大耳的汉子将光网扯落,团了一团,塞入口中,吐出一口浊气,大笑道:“本将这一场好睡,更觉神完气足。多亏王朕令主破了邪法,这‘天罗地网鸿蒙初临阵’还真他娘的有几分邪门。”

柳惟一挠着额头笑道:“我二人和这镇殿四将共事多年,也知他们有几分难缠处。本道有余兄的‘天蟾噬灭功’相助,能保无虞,想不到一时不察,几乎着了道。”

王朕轻哼道:“二位莫要闲话,快些拿了四将,缴了荒芜神刀好向四皇子复命。”

“现在该称陛下了吧。”余奢摸着胡子笑道。

柳惟一沉吟道:“镇殿四将倒不足为虑,只是那个自称荒芜刀精的,对上了需要谨慎。这个‘天罗地网鸿蒙初临阵’虽然伤我们不得,今次被他在阵中困了五个时辰,却耽误了不少功夫。”

余奢哈哈笑道:“我知两位令主还等着参加新帝的登基大典呢。”

三个说笑着掠到阵前,一看茫茫四野,静寂无人,倒有一只奇怪物事搭在断树上,里面坐着几个陌生男女,顿时大为惊愣。

“你们是谁家儿女,拖老带幼的,此间乃两军战场,不是嘻耍之处。还是快快闪了,免得作了无辜冤鬼。”余奢双手一翻,白光闪烁,现出一对金蟾铜锤,黄澄澄的颇是勇武。

楚煌几人面面相觑,眼前情景太过匪夷所思,一时谁还搞不清其中关窍。

柳惟一将几人打量一番,略感惊异。以他眼力,自然看出秦筝几个多有不凡修为,恐怕倒是有所为而来。目光瞟到跨虎的柳梦梅时,不由轻咦了一声。

那黑虎低声噢叫,蓦地四爪翻腾,向着柳惟一跑来。

余奢牛眼一瞪,两只铜锤咣铛一撞,大喝道:“兀那孽畜,休要逞性伤人。”

“余兄慢来。”柳惟一连忙伸手将他一阻,须臾黑虎跑到跟前,仰着脑袋噢噢低叫。

“山君,你怎么来了。”柳惟一笑着解释道:“此乃家虎。”伸手在黑虎脑袋上抚摸一会儿,打量柳梦梅一眼,诧异地道:“这位小哥好生面善,可是我堂上柳氏子弟。我这黑虎顽劣,一向只供小儿驱遣,想不到小哥也能得它欢心。”

柳梦梅面皮通红,吭哧半晌才道:“你……大人可是‘蛟鞭缚魔’柳惟一。”

柳惟一颔首道:“正是老夫,你是……?”他见柳梦梅神情激动,更是讶然。

“先祖在上。”柳梦梅连忙跳下虎背,拜倒在地,“小辈乃十三世孙——梦梅。”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是谁的十三世孙?”柳惟一跟王、余二人面面相觑。

余奢道:“他称柳兄为先祖?柳兄见在呀。哈哈,你哪里多出来个重孙子,这般算来,柳兄怕不得有四五百年阳寿。”

柳惟一面色一变,抓着柳梦梅肩头提了起来,声色一厉,“你是谁的世孙?再敢胡言乱语欺诳于我,休怪……柳某辣手无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