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19章 六道归元鼎

第119章 六道归元鼎

王朕捋着长须一叹,“柳兄,是不是你柳氏子孙,以柳兄的修为,还看他不出来吗?”

柳惟一脸上青筋跳动,掰着柳梦梅的脑袋长吁口气,淡淡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“看来那‘天罗地网鸿蒙初临阵’果然没那么简单,五个时辰……呵呵,阵中一日,世上百年。想不到我三人魂寂如死,竟然大阵中生生困守了五百年。”

柳惟一怒哼一声,蛟鞭啪的当空一甩,便有一道雷电喀嚓射下,雷霆慑人,将旷野之中照得通明。

王朕嘿然道:“我方才也在奇怪,为何那‘天罗地网’忽然威能大降,在我的指爪之下如同朽物。看来我们不是破阵而出,却是……被人家放出来的。”

余奢听得恍然,他套着护腕,却无臂甲,露出两只肌肉虬结的臂膀,将铜锤磕得砰砰作响,大喝道:“白典、白贯、赤越、韩越浪,还有那装神弄鬼荒芜刀精,你们都给老子滚起来,真刀真枪见个输赢。”

喀丝——喀丝——

天空中雷声隆隆,健蟒般的闪电一道道怒劈而下。三人率领的甲卫兵卒甫脱幻阵,如梦方醒。夜雨霏霏,雷电交加,骇人电光照映人脸,漆黑夜色下如同鬼魅,万千军士操戈提盾,虽然阵型不乱,簇簇如乱草蝼蚁,都有萎靡之意。

……

……

楚煌迟疑道:“难道王、柳两将所率军士,并未身死。那无数怨灵又是来自何处?”

“能将‘卸甲’二位令主和一个副将外带数万甲士困入阵中,恍惚如死,那人修为实在骇人听闻。”秦筝轻叹一声,沉思着道:“荒芜魔刀是南蛮王佩刀,从古以来,杀戮无数,那刀更能锻炼生魂,自然吸附了无数死灵之气。……看来王、柳两人追击而来,却并未得手。”

两人议论之时,又是几道闪电在远处落下。狂龙叱咤,烛照天地。

“天雷不断,必是感应到异物出世。如此茫茫四野,暗无天日,也不知荒芜魔刀着落何处?”

喀喀嚓嚓——

一道闪电射下,数十丈外的土地上蓦然现出一个绝大的赤色光罩,赤光凝成大臂粗的栅栏,闪烁流转。罩下列四方,四方外又有八卦,卦外置十二辰位。光罩上排布着群星日月,粲灿照眼。闪电打到光罩上,便如瀑布流潭,消融于无形。

“有玄门阵法?”雷鸣双目一亮。

秦筝点头道:“这是玄门的‘诸天星宿阵’。无忧谷中阵法原不只这一个,只是大多年长日久,失了威能。只有这星宿阵不比一般,其中也不知锁着何物,我也曾设法探查,却难以走近此阵三十步之内。”

豆大的雨滴啪嗒落下,天色阴沉欲死。过不片刻,滚滚闷雷轰隆大响,一道道闪电银蛇般窜连射下,这回,却不向星宿阵光罩上招呼,反而沿着光阵边沿嘶绕不休,将土地激得砰砰乱响,泥草狂炸,乱石攒飞。

光罩周围隐隐有红光射出,未几,大片土地草垫狂掀而起,围着光罩现出一个数丈沉坑,形如地宫。地宫上红云密布,绵延数里,艳目处如同九天霞彩,此刻却凭生了几分诡秘意味。

楚煌几个高立断树之上,居高临下望去,目力好得便看见那深坑中人头簇拥,无数武士单膝跪地,面向中间光罩,意态虔诚。鼻下连缀着一根淡淡得红色气线,地宫顶上的红云便是这些气线纠集而成。

细看时,那些武士有的白耳绒绒,有的青狐摇曳,有的赤翼翕张,竟然都是碏山三族之人。只是,坑中武士身躯健美,除了白耳、狐尾、赤翼这些特征外,面目体态和常人无异,形貌竟比外间的族人漂亮得多。

“想不到三族武士尽皆在此。”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“他们是死是活?”

秦筝道:“这些人人中上都连着‘游红线’,精气流失,分明在供养着那星宿阵中之物?若非星宿阵能为尚在,五百年过来,恐怕早已死多活少。你看那阵外红云,便是三族武士的精气流溢所致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“白典辈为何如此愚蠢?那光罩下到底是何异物?他们竟由得那物事吸食族人精血,所为如此,真是猪狗不如?”

王朕三个远远站着,看那闪电撕破地宫,奇阵出世。一眼看出其中关窍,王朕老大不悦,一脸愤然。

柳惟一沉吟道:“当日对我们施下鸿蒙初临阵的那个荒芜刀精,出现的大是蹊跷呀。”

余奢道:“末将不才,少年时也于玄门中修行。我师言道,世间万物,莫不有灵。群物灵长,称之曰精。那荒芜魔力也是经久之物,多阅世事。能化出刀精,也不为大奇。”

“荒芜有刀精,我并不奇怪。”柳惟一喟然一叹,“我艺成已来,鲜逢敌手。坐到这卸甲令主的位上,也算一帆风顺。素来也颇以些许术法为傲,可在那鸿蒙初临阵中,竟然神魂如醉。如此修为,已隐合仙道。岂是荒芜刀一蛮霸之精所能有。”

王朕点头道:“这一点我跟柳兄颇能共鸣。说起当朝诸将,以魏老太师修为最高,我王朕不及远矣,但若使魏老太师化出阵法,让我假死五百年,我却不信这种手段。”

余奢双眼一唬,摇头晃脑的道:“两位令主以为,那荒芜刀精的修为还在魏老太师之上?”

王朕两个沉吟不语,却没有反驳之意。

……

……

地宫之上红云滚滚,缓缓将中间的光罩裹住。雷电天降,叱咤不绝,好像毒蛇噬人。试探片刻,猛然朝光罩之上噬下。

轰!

光罩上明光如金,彩霞万道。天雷、地阵、人精,三气交撞,银色电光击在光罩顶上,落雪般流转冲下,红云搅裹如漩,厮斗半晌,又是一声轰然剧震,光罩下土垒龟裂开来,光屑纷飞,现出一个四方高台。

高台上立着一只高大的青铜古鼎,两耳四足,色如墨玉,上有巫祝祭礼,高帽窄袖,手舞足蹈。古鼎造工奇伟,浑身弥散着一股淡淡青气,看得人心目一亮。

红云包裹着鼎身,渐渐隐没进去。鼎中‘吼’的一声,燃起一蓬熊熊火焰,张牙舞爪,赤焰蒸天。

秦筝瞳孔一缩,惊疑的道:“这是六道归元鼎么?”

“九大鼎炉之一的六道归元鼎?”楚煌问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