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21章 荒芜刀精

第121章 荒芜刀精

蓦地,怪人低啸一声,挟鼎飞起,虚空中急掠百丈,当空一阵猛旋,轰声砸入王、柳所部军阵之中,将兵卒压死一片。

“怪物啊——”

兵卒们惨叫四起,又惧又怒。迟疑片刻,纷纷端起长枪大戟朝怪人冲去。刀枪如林,亦颇可惊。

怪人嘿然一笑,张口喷出一团黑气,搅舞如狂龙,择人吞噬,将面前兵卒缠飞出去。

一个兵卒大喝一声,从身后举枪搠来。怪人反手一抓,将那人举过头顶,拎如无物,往宽肩上一砸,折为两断。

“啊——”两个兵卒手持单刀惊怒抢上,奋力劈砍。怪人不闪不避,伸出两爪扭住。一个什长模样的飞身窜至,单刀铛的砍在那怪头顶,砰声中单刀反而断为两截。

怪人咧嘴一笑,尖牙挑来,将什长剜死在上面。脚下铜鼎盘旋飞掠,怪人提着两个兵卒当作武器,将阻截兵士砸得骨断筋伤,如入无人之境。

“哈哈,痛快。五百年未开杀戒,今日好生开开锋。王朕、柳惟一、余奢,你们三个免崽子还不快快滚过来送死,某家净跟这些愚蛋玩耍又有什么意思。”

怪人站立鼎上,提着两个死卒,放肆大笑。

柳惟一吃了一惊,沉声道:“你便是那荒芜刀精?”

怪人哈哈笑道:“不错。你们千里迢迢追来,不是就盼着拿我回去领功吗?如今荒芜神刀便在尔等面前,怎么还不施展本领来取呀。”

王朕一振长刀,大喝道:“是你便好。王某正要报五百年前之仇。”

“王兄,稍安勿躁。”柳惟一连忙伸手一拦,低声道:“此人手段惊人,决非一人可胜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“荒芜神刀——,荒芜神刀——,荒芜神刀何在?本王寻你好久了。”一声张狂大笑遥遥传来,砰砰震响中,一个铁甲怪球弹跳飞近,发如炮膛,落如雷震,肆无忌弹碾压着阵列兵卒,众兵卒纷纷惊避,惨呼叫骂之声响震旷野。

“这又是什么怪物?”三人急目看时,那铁球怪物上面撑着半个铁甲身子,骨胳奇大,犹如铁人。双肩上扯出几条银白链索,抖开数丈,每条链索的爪扣上都缠着一人,远远行来,好像蜘蛛一般。

“啊——,血影魔来了,……还有我哥他们。”回雪见血郁独肩上伸出几条银链,韩志公几个便如放纸鸢似的钳在爪上,蓦然从暗夜中走出,形如鬼怪。

“荒芜神刀在哪?”血郁独皱眉叫道:“风野,无忧谷中哪来这么多披甲之士,好像是雍廷走卒。着实怪诞。”

“是啊,整个招摇山都在我们掌握之中,一只雀鸟也休想无声无息的飞进飞出。这些甲兵却是哪里冒出来的,如此声势,怎会躲过我们的耳目?”风野眼神闪烁,也是大为惊异。

“呵——,又是一群冲着神刀来的。”荒芜刀精嘿然一笑,指着血郁独道:“你有何能,也敢打神刀的主意。”脚下一挫,铜鼎掠起将面前兵卒撞得人仰马翻,呼啸声中奔至血郁独身前,手爪一掀,煞气汹汹,猛厉如鹰,朝他头面拿去。

血郁独见刀精来势猛恶,微吃一惊,铁球一掂弹身飞起,大喝一声,“风野——。”银链一摆,将风野送到刀精面前。

风野厉吼一声,驭起‘八爪魔功’,身体暴涨,顿时精壮如树。骨爪飞揉,打出道道残影,阴风飒飒,鬼哭凄凄,和刀精四爪相掐。

刀精利甲如锥,十指勾掀,将风野骨手挠得咯吱作响。咧嘴一笑,对准他头骨撞去。

风野手如火炙,阴风鬼符尽皆失效,惊得黑脸一惨。慌忙急躲时,被刀精尖牙插进面皮,痛得咬牙。

“青狐王——。”血郁独见风野接战失利,又是银链一摆,将韩志公投了过去。

韩志公冷哼一声,‘属镂剑’出鞘,带起一蓬金光,瞳瞳如日,照得天地皆亮,让人眼目一眩。

“啊——好剑。”刀精眼珠微晃,大臂一翻。‘铛’的一声脆响,硬接韩志公一剑。臂上精芒暴涨,现出一柄刀锋幻影。刀剑相撞好似日月交挥,倏忽交还百余剑。韩志公虽然手持神器,却是修为不逮,道息强耗下金光削弱,额头隐隐见汗。

风野心知刀精强横,此时是一损俱损,一辱俱辱。不敢轻慢,厉喝一声,骨手暴涨,尖锥般的骨甲急拿刀精面门。

刀精一臂化刀格住韩志公长剑,随手一翻,臂如龙筋,将风野双手搅住。

“火弩——你也上。”血郁独见风、韩两个双战刀精不下,心头焦躁,银链一抖,将火弩推向中宫位置。

火弩眉眼沉冷,暗暗将‘火云弩’装上银色小箭,趁着三人胶战不下,猛扣机括。银箭撕破空气,划出一道细微弧线,射向刀精心口。

铛!

银箭穿心发出金铁交撞之声,刀精愕了一愕,大耳微动,耳上银环,叮的一声,激飞出去。好像一滴水落入湖心,人所难察。

血郁独正凝神观战,方要将雷宝和一真道长推出助战。不及妨银环凭空打出,砰的砸中额头,铁甲防护竟也禁受不住,惨叫一声,仰天便倒。

“好——。”刀精伸臂压住韩志公长剑,足下铜鼎暴窜而出,一掠数丈,照着血郁独当头碾下,任他铜皮铁骨,这一下若压实了,恐怕也要立成废铁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兀那怪汉,休要猖狂。”赤尊信展翼而来,看到血郁独危急,一转摩天刃,红光暴涨,卟卟打出一串火焰。

刀精微微一愕,竖臂一挡。火焰烧到臂上,红光大炙,竟不就燃,稍时隐没,又恢复成黝黑之状。

得这片刻喘息,血郁独撑臂一弹,掠开数丈。银链摆荡,将韩志公三个架在身前,雷宝和一真道长护住两翼,以妨追击。狠狠摇了摇脑袋,不由心头暗惊:“我这铁滑车是至坚之宝,我仗此宝横行,从未失利。想不到今次先被天参那东西坏了两腿,现在又被一个怪汉打了一跌。那银环也不知是何宝物,无端打我,着实可恼。”

“好啊,又来一个。”刀精斜瞅赤尊信一眼,冷哼声中,背上肌肉嚓嚓撑裂,缓缓长出两只墨云般的羽翼,羽肱劲翮,扑棱棱凶怪异常。除了颜色有别之外,和赤鹤族的羽翼倒有八九分相似。

刀精冷然一笑,挟着铜鼎,振翼飞起。大臂一转,带起一蓬冷锐的刀光,黑气汩汩包缠,煞气浓郁,让人心惊。

“你也吃我一刀。”刀气掠空,刀精振起刀臂,照着赤尊信颈上横截。

“赤鹤王小心,此怪臂刀利害。”韩志公急喝一声,微微喘气,他艺成以来,还从未经历如此恶斗。

赤尊信唬了一惊,摩天刃拦头一甩,朵朵火莲凝成光圈,向刀精臂上急搅。

砰!

刀精嗤笑一声,千百道刀气缕翻脔割,将火焰劈得四散飞去。黑翼一掀,更升一丈,挟起铜鼎朝赤尊信顶门压下。

“啊——”巨大阴影兜头罩下,赤尊信躲之不及,咬牙架起摩天刃撑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