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22章 一刀出,万兵折

第122章 一刀出,万兵折

“休得伤我父亲。”

红霞刀气攒空而至直射刀精,同时间,无数道白色光影织如云锦,海潮一般狂涌而来,千钧一发间堪堪铺到铜鼎之下。

轰!

铜鼎重重压下,‘琉璃结阵’水波般一阵变幻,青气流溢,白光如萤。赤尊信首当其中,立时一阵气血翻涌,强撑着一旋双翼,飞掠开去。

刀精见红霞刀气铺天盖地而来,双翼一张,黑气滚滚,缠绕全身,无数黑色光刀抖如箭矢呼啸飞出,和红霞刀气搅杀一处。

一声清叱传来,赤飞霜当空飞至,金棍砰得一声,在铜鼎上点了一下。轰鸣声中,铜鼎微微摇晃。刀精愕了一愕,急忙收敛黑翼稳住铜鼎。

赤飞霜滴溜溜几个飞旋掠开数丈,俏脸闪过一丝惊色,“你怎么也会我的‘红霞刀气’?”

红霞刀气乃赤鹤一族元力神通,非族长不传。赤飞霜修练此神通日久,眼力自也高明。方才刀精所施黑漩刀气,虽是掺杂一些死灵之气,法门窍要却分明跟‘红霞刀气’别无二致,赤飞霜如何不疑惑?

刀精冷笑道:“红霞刀气算什么?你再尝尝我的‘九幽法眼’。”鼻腔中沉哼一声,眉心凝起股股黑漩,墨珠般的双眼猛然射出两道魔杵般的黑电,照她面门悍然打来。

赤飞霜微吃一惊,雪翼收裹,驭起‘琉璃结阵’,放出一面白光闪烁的坚墙,挡在身前。

嘭!嘭!

黑杵打到结阵之上,迅速炸开,化作一片黑雾,卷噬而来,风声幽寒,伴随着冤魂索命的嘶叫。

“九幽法眼?那不是白禺族元力神通之一,据说此法早在五百年前就已失传,火弩等四大长老也未得修习,他如何能会?”

白禺族鬼爪尖利,趋动如电,目贯阴阳,因这三般奇巧衍生出三种神通,九幽法眼便是其一。此法修成极善破人结阵。

赤飞霜见琉璃结阵挡不住刀精神通,金棍一摆,从黑雾中嘶破一个缺口,张翼急走。

“女娃哪里逃?”刀精半空中看见,哈哈一笑,喝声:“闪婆步。”黑翼一敛,便失了踪影。

赤飞霜听刀精喝出白禺族另一神通‘闪婆步’,心头惊异,无暇深究他是否虚张声势。雪翼翕张,在云层中飞掠。

“哈哈……”一道黑云从耳畔急掠而过,笑声未落,刀精伫立青鼎之上,几个猛旋,挡到赤飞霜身前。

“红霞刀气。”赤飞霜早有戒备,也不与刀精搭话,雪翼一张,身上红光暴涨,金棍盘旋,幻出千百道红色刀劲朝刀精射去。

“幽冥鬼爪。”刀精朗声一笑,双掌虚合,黑气暴涨,呼啸声中,展出漫天爪影,搏击如鹰隼,撕抓如裂帛。

‘幽冥鬼爪’正是白禺族三大神通之首,攻坚之利不在赤鹤族的‘红霞刀气’之下。

赤飞霜闷哼一声,双翼顿被抓伤,雪白羽翼上有如丹染,好像开在雪地里的梅花,看起来惊心动魄。赤鹤族的羽翼和心脉气血相连,羽翼受伤,有如剜心之痛,赤飞霜娥眉凝起,身体失了平衡,从半空中倒栽下去。

刀精自语道:“这女娃修为不错,灵力比那些献祭的武士强大百倍,正好在归元鼎中炼上一炼,助我修行。”主意打定,立即拨开云层,驾驭着青铜朝重伤跌落的赤飞霜追去。

赤飞霜双翼披创,断线风筝般从云雾丛中栽将下来,天风激荡,下坠了一箭之地,大脑渐渐清醒,吃力的张开双翼,借以保持平衡。

“女娃,与其摔到地上跌个稀烂,何不成全了某家。你的红霞刀气还算精纯,以后可让某家代你显威。”

刀精驭鼎追至,一伸鬼爪朝她颈上拿去。

赤飞霜银牙暗咬,一旋金棍,毒蟒般点他手腕。

……

……

“飞霜——泼怪,休伤我女。”赤尊信见赤飞霜未战数合便伤于刀精之手,吃了一惊,连忙鼓翼追来。摩刀刃上红光如漩,摆手就是一串火球。

嘭!嘭!

刀精不妨有此,被火球砸得倒退数步,气得哇哇大叫。

赤尊信张翼掠到赤飞霜身前,急问道:“飞霜,你伤得可重?”

赤飞霜强打精神,摇摇头,“父亲小心。”

赤尊信嗯了一声,一横摩天刃道:“你先躲开了,让为父来对付他。”

“此獠术法诡异,竟然通晓赤鹤、白禺两族不传神通,甚难匹敌,还是会和了血影魔一同战他。”赤飞霜支撑着站立空中,目有忧色。

赤尊信方要答应。刀精老羞成怒,厉喝一声,双脚一摆将青鼎荡起,朝赤尊信父女砸来。

“父亲当心。”赤飞霜吃了一惊。金棍急点,砰的一声,光晕盘旋,抵住青鼎一足。

“飞霜——。”赤尊信见情势危怠,连忙撑起摩天刃,抵住平行着的另一足。

刀精张狂一笑,身形急旋,青铜人立而起,将赤尊信父女压在鼎下。大脚砰砰在鼎中踩踏两下,青光闪烁,震得两人气血翻涌。刀精浑身黑气卷裹,青鼎如陨石般压着两人急坠而下。

“飞霜,你快闪开了。”赤尊信咬牙大叫。头上青鼎重逾万斤,这般从百丈高空压将下来,父女两个怕不要砸成肉泥。

赤飞霜眼圈微红,金棍上光芒如电,死力抵住鼎脚,倔强的摇摇头。

青鼎天降何其迅快,倏忽间离地不过数十丈高下。天风扑面,吹得人遍体生寒。

“血影大王,当此危险之际,还不出手救我父女。”赤尊信回头见血郁独几个沉着脸观望,大声呼救,一口气没绷住,道息微微一乱。

刀精高踞青鼎之上,肌肉虬结,犹如魔神。墨珠般的眼睛在地上众人身上冷冷瞟过,神情睥睨。轻嗤一声道:“他们不是不救你们,怪就怪你们撞在某家手上,谁能救?谁敢救?哈哈……”

提脚一跺,青鼎狂坠十丈,离地不过二十步之距。沉雾微雨,天空暗蓝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呀——赤尊信父女要遭殃了。他们好心救了血影魔,不想却把自己填了进去。”回雪怯怯说道。

“这怪便是荒芜魔刀?”楚煌问秦筝。

“天地生成神器,必有妖灵,幻而为妖身,灵而成精魂。”秦筝沉思着道:“荒芜魔刀乃刀中魔霸,一刀出,万兵折,不知溶炼了多少精血,自成精魂,原本也是意料之事。”

“我们既然是为着此刀而来,现在魔刀肆虐,众人怯战。还不出手,更待何时?”楚煌轻轻一笑。

秦筝微一默然,淡淡道:“小心。”

子衿凑到回雪耳边,轻声道:“楚相公出手,看来赤尊信父女有望化险为夷。”

“你对他倒蛮有信心。”回雪咯咯一笑。

子衿雪颊微红,浅笑道:“你若对他没信心,何苦要巴巴地跟着跑来。”

回雪瑶鼻轻哼,暗道:“除魔为道么,好光明正大的幌子。我看就是跟赤飞霜眉来眼去的斗了一场,反而打出情意来了。”

……

……

赤飞霜清叱一声,手中金棍神光暴涨,眨眼变为数丈之长,水桶粗细,轰然一声,扎进地下。

“父亲,你快走。”赤飞霜手扶金棍,雪翼狂煽,要将赤尊信击飞开去。

“飞霜,傻丫头。”赤尊信慈爱一笑,同样的羽翼一煽。赤飞霜双翼已伤,自不如赤尊信羽肱多力,非但没推得他动,自己反倒一个踉跄,跌了出去。心头猛吃一惊,惶叫道:“父亲—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