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23章 坐观成败

第123章 坐观成败

赤飞霜的风雷金棍撑如云柱,却挡不住‘六道归元鼎’的狂坠之势。青鼎碾下如泰山压顶,将金棍夯入土层之中,金光闪烁,土石翻卷。

赤尊信强提道息将赤飞霜推开,头顶如负万钧,处境迫促,被青鼎急如流火推压而下,如何还有力气挣脱?

赤飞霜荡开数丈,耳畔劲风激荡,便见刀精踩着青鼎飞坠而下。呆了一呆,心胆俱裂。

“父亲——”

赤飞霜惊呼一声,雪翼乍收乍敛,带起一道急漩狂冲直下,一时竟忘了双翼伤重。白光红气涌动如云雾,激绕全身,双翼紧裹如花苞,整个人便如流星疾箭,御风追来。

“恶贼休狂,红霞刀气——”

赤飞霜清叱一声,双翼展处,万千赤红刀气箭矢般射出。

“雕虫小技,何乃太不自量。”刀精冷冷瞟她一眼,抬手一挡,掌中黑气如漩,将刀气卷没其中。

“秋水长波,九天一色——。”赤飞霜淡淡念了一句,眼眸微闭,双手合什,雪翼幻出淡淡光晕,掌中蓦然跳出一尾三寸长的红鲤,‘卟通’跳入黑漩之中,便似鱼潜波心。

刀精方自一讶,黑色气漩轰然一炸,散作气雾。红霞刀气破茧而出,厉啸声中,激射他全身魂窍。黝黑身躯被刀气攒射,不断冒出白色气雾,似被烫伤。

刀精伸手疾抓,那刀气好像无形利刃,将他掌心穿个通透,手背上现出半寸长一道红痕,稍时,又回复如初。

“通天六隐,婆娑世界。”刀精冷哼道:“想不到你还受过婆娑世界中人的点拨。倒有几分无色无相神通的样子。好,不错。”说着单脚在鼎上一磕,青鼎嗡得一声,凭空飞起朝赤飞霜砸去。

青鼎上绿芒幽幽,火焰张天,隔空呼啸而至,着实骇人。赤飞霜娥眉一挑,明眸不由睁开,登时守不住无色无相境界。收敛双翼,放出‘琉璃结界’遮挡。

青鼎被结界所阻,盘旋片刻。刀精隔空一指,鼎身青芒暴涨,将结界砸为冰屑,直撞赤飞霜。

……

……

“好一个‘六道归元鼎’。”楚煌长声一笑,适时赶至,近距离观看,那青鼎镌镂精工,果然是无价之宝。伸手一抖,湛龙矛上金光盘旋,现出一个硕大蟒头,狠撞在铜鼎之上,青鼎上气漩炸破,顺着原路飞了回去。

“楚相公——”赤飞霜咬牙轻喘,见楚煌有如天降,欣慰无已。

“稍时再谈。”楚煌回头说了一句,几个虚步,紧黏着青鼎追了过去。

“呵呵,哪来又跑来一个野小子,修为好似不弱。”刀精一脚踩在鼎上,微微冷笑。

“拿了你便是功德圆满。”楚煌在鼎耳上伸脚一勾,也站立上面。青鼎中火焰熊熊,两人隔火对望,却是夷然不惧。

刀精嘿然笑道:“某家今日出世,尚缺一副绝好肉身。你来得正好,这不正是得来全不费功吗?”

“好啊。”楚煌冷哼道:“本公子也听说你这凶刀在南荒甚有威望,拿了你南蛮可靖,何乐而不为?”

“哈哈……,小子口出狂言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。”

刀精横臂一削,手臂幻作一团灿然刀光,朝楚煌劈下百十刀。他本就身躯长大,臂刀带起一股凶煞之气,黑气腾腾,让人心惊。

楚煌挥矛格挡,一时却攻不进他的光网。灵机一动,使个离魂之法,留了假身在刀芒下格挡,幻出真身,悄悄掠入火焰之中。

刀精臂上刀芒暴涨,吞吐间楚煌假身抵敌不住,倏时化作云气飘散。刀精微微冷笑,已知就里。双手虚划,鼎中火苗大盛,好像傀儡般被他任意操纵,霎时封住鼎口。

“楚煌——”秦筝从后掠至,眼见鼎中已失楚煌踪影,目中惊异不定。

“清愿仙子?”刀精见秦筝云裳雪剑,风姿如仙,绝似自己记忆中人,不由愕了一愕。

“你认得我师父?”秦筝神情微讶,沉着俏脸道:“想你一个刀中精怪,能有多大神通。竟然连敌数位『阴阳天』顶尖高手,又几乎伤了赤尊信父女性命。好诡异的修为,我料你并非什么荒芜刀精,你到底是谁?”

刀精微笑点头:“你的‘云端步’已有六七分火候,机敏也不输于当年的清愿仙子。好得很,既然是故人之后,我今日便不伤你,快快躲开了吧。”

秦筝轻叱一声,洗月剑出鞘,指着刀精喝道:“你究竟是哪个?我师父下落成谜,你可知道?今日若不交待清楚,我决不与你干休。”

刀精微微一愣,摇头笑道:“你这段直爽性子,倒强似你师父许多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楚煌落足火焰之中,小心以定魂砂护住真身,火焰下深不见底,汩汩岩浆便如流水一般,细细吞咽,强大异常的精魂之气沉淀鼎中,沉寂如死。烈焰高炙,便是金铁也能溶化,死灵凶煞之气尽被炼去,一点渣滓也不曾留下。

楚煌使个‘遁地金光术’在火焰中穿行许久,居然感应不到刀精一丝气息,不由心头打鼓。抬头观望,鼎口焰火如漩,遮得风丝难进,左右上下俱是焰火熊熊,竟是难觅路径。

“不好,莫非我离魂之法被刀精察觉,反使手段将我困在青鼎之中?”

楚煌越想越是,一荡蛇矛反向上空飞掠,摸索片刻,仍无出路可寻。正骇异间,道道火龙从鼎下攒出,摆如青藤,向他缠来。楚煌在火光中左遮右挡,不妨那火龙拧系如笼,大张着巨口将他衔了进去。

……

……

“父亲——”赤飞霜见楚煌抢上和刀精缠斗,连忙掠身扶住赤尊信。

“不妨。”赤尊信见乃女形容狼狈,目中顿有怜惜之意,轻声叹了口气。

方时,楚煌在刀精臂刀下厮扑正紧。赤尊信观望片刻,收了羽翼,赶到血郁独身前,怒气冲冲地道:“血影魔,我父女为你不世之功披肝沥胆。若非搭救于你,我们岂会被那刀精缠住。为何你眼见我们被归元鼎压制,却袖手一旁,坐观成败。”

血郁独铁滑车接连被破,已是英雄气短,现在被赤尊信大声质问,一时默然不语。

风野干咳一声,打着圆场道:“赤鹤王且勿动怒,想你父女二人本是血影大王股肱国柱,一为王妃,一为国丈。大王岂会见死不救,只因当时情势危怠,我等掬水以救火,甚难奏功。好在贤父女吉人天相,终究履险为夷。……况且,大王万金之体,自古只有忠臣救主,奋不惜死。赤鹤王怎好反过来切责人君。”

“你放屁。”赤尊信气怒异常,口上自也不与他客气,“若非那姓楚的小子飞身搭救,我赤尊信挺尸多时矣。你们一个个大言擎天,事到临头,人人畏怯如鼠,还不羞愧。这锦绣江山,岂是尔等草莽有福歆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