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仙帝国

第12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
第12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

“你……”风野心头一怒,嘿然道:“赤鹤王如此失语,莫非早有不臣之心?”

赤尊信气结,拂袖冷哼道:“那又如何。这等色厉胆薄,临危狼顾之主,谁能保他?”

“赤鹤王何须动怒。”韩志公见赤尊信不顾而去,慌忙说道:“那荒芜神刀乃大王志在必得之物,决无作壁上观之意。方才变起仓猝,我等皆不及援手,岂有他念。尚幸赤兄无恙,更当同仇敌忾,作奋戈一击。赤兄可不要一时错会,失了君臣之义。”

赤尊信回头冷笑道:“和你们共做事业,那何异于与虎谋皮。我赤尊信没有三头六臂,只怕冲锋在前,反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,稀里糊涂的做了死鬼。”

火弩轻咳道:“我等三族一体,如今大敌未除,赤鹤王何故变心?”

赤尊信鄙夷盯了火弩一眼,也不搭话,大步向前走去。

“赤尊信,你安敢背弃盟誓,妖言惑众,乱我军心。”

血郁独怒不可遏,铁手一指,一条金背驮龙爪跳了出来,爪手一张向赤尊信抓去。银链如蛛丝,铁爪钩寒,慑人心魄。

赤尊信方要辩驳几句,不及妨血郁独无声无息便动起手来,一回头金爪已飞至眼前,铁爪一掀便朝他颈上扣下。

“血影魔,你欺人太甚。”

赤尊信怒哼一声,摩天刃光晕流转,反手劈到金爪之上。两人各施灵力,兵刃光彩流溢,各不相让。摩天刃固然是上佳灵器,金背驮爪乃铁滑车上十八般神兵之一,也是不凡。僵持片刻,只听‘喀嚓’两声,金爪铁指勾动,将摩天刃锁住。

赤尊信抖手翻转,一时却挣他不脱,双翼一张,便要和血郁独近身搏击。

“父亲小心。”耳边突然传来赤飞霜一声惊叫。

赤尊信身形一滞,头顶罡风鼓荡,青鼎携着万钧之势当头罩下。

……

……

原来,秦筝认定荒芜刀精和师傅清愿仙子失踪一事难脱干系。一挽洗月剑,凝起广寒真劲向刀精攻去。长剑划处,好似漫天洒下一层霜色,淋漓细雨凝结成细小冰霰,蓬蓬扎人的脸。

刀精漠然一笑,就势接了一刀,脚下微挫,借着她飞劈之势,天外陨石般盘旋飞落。

赤飞霜见赤尊信并未受伤,注意力便放在楚煌和刀精的争斗之上。这时见刀精挟鼎飞下,落坠之地几乎便在赤尊信头顶,不由惊呼失声。

赤尊信见青鼎当头罩下,心中大骇。摩天刃被血郁独金爪拿住,回夺不出,双翼猛张,掠身斜飞。

“釜底游魂,终是我掌中之物。”刀精驭使青鼎,轰然一声砸落地上,气漩激荡,将近旁兵卒震得凫雁般四散飞去。赤尊信勉强躲开,也是一阵气血翻涌。

刀精黑眼珠一转,双手隔空虚抓,冷喝道:“千幻手。”

施为之下,长草地衣卟卟被撕扯起来,如同狂风卷肆,黄叶惊飞。一些兵卒躲之不迭,甲衣立被抓得乱絮般飞舞,肌肤上现出血洞。

“青狐族神通‘千幻手’,此术不是早失传于韩浊浪之手了吗?”赤尊信双眼怒睁,刀精身兼三族神通,已让他见怪不怪了。摩天刃搅着金爪离地盘飞,双翼翕张免不得被千幻手劲气抓伤,痛入骨髓。

“让你见识见识荒芜神刀的威力。”

刀精见赤尊信尚不就死,大臂一横,臂上白光暴涨,一道弯月刀光盘旋而出,随手一指,刀光呼啸掠起,一晃如新月,长可数丈。

赤尊信方自极力躲避千幻手抓印,见新月刀光合身劈下,双翼急收,当空滴溜溜几个猛旋,尽力闪避。新月刀光看似柔和、清冷,薄纸一般贴着赤尊信削过,黯了一黯,便消失无踪。

赤尊信蹲伏在地,呼呼喘气,正在暗呼侥幸。急觉背上一痛,一边赤翼便如冰块般脆响一声,断裂下来。

“啊?——啊……”赤尊信一愕,猛然厉叫一声,额头大汗涔涔下落。

缠在摩天刃的金爪悄然脱开,倏声中,小鱼般疾跳而起,将他脖颈抓得稀烂。

“父亲——”赤飞霜顾不得千幻手的威胁,急步抢上扶住赤尊信摇摇欲摇的身体。

“呃——血影魔……”赤尊信怒目圆睁,将金爪猛得拔出,带起一片血肉,脖颈上鲜血汩汩,一片狼藉。他将金爪死死抓在手中,骨节绷起的大手上血肉模糊,嘴唇翕张,已是说不出话来。

赤飞霜心头一酸,想起父亲英雄一世,却落得这步田地,泪珠止不住簌簌掉落。

“飞霜……”赤尊信嘴唇喃动。

赤飞霜应了一声,连忙抹抹泪水,附耳过去。

“要……要带好……族……族人。”赤尊信将摩天刃塞到赤飞霜手中,强撑着说完,大臂一振,蓦然一声闷哼。

赤飞霜正要安慰父亲几句,顺着他手臂一看,不由柳眉一竖。却见赤尊信紧握的金爪不断**,奈何他这口气抓得甚紧,金爪在他掌中尽力翻转,将他的手掌划的血肉尽起,一时却挣之不开。

“血影魔……”赤飞霜怒愤填膺,翻转摩天刃崩的朝银链上劈了一下,那银链刚韧异常,竟尔纤毫不坏。

血郁独冷哼道:“这……就是你们父女背叛我的下场。赤飞霜,我劝你省把力尽,我的‘金背驮龙爪’乃千年寒铁石所铸,你一把区区灵刃,岂能坏它?”说着一勾银链,又要将金爪拽回。

“世间万物,皆有生克,我便不信此爪敢大言称尊。”秦筝清叱一声,洗月剑清寒迫人,铮的一声,将银链削为两断。

血郁独愕然半晌,怒喝道:“秦筝,你斗胆坏吾宝物。”

秦筝轻哼道:“彘狗之辈,早晚要你血溅三尺。”

“父亲——”赤飞霜见秦筝削断银链,微松口气,回头却见赤尊信神情不变,已是断了气息,顿时一种茫然之感涌上心头,失声大恸。

……

……

楚煌猛然被火舌衔住,心知触动了什么玄机。他有心要探看究竟,当下闭了灵窍,只以定魂砂护住真身,放出神识查看,由得那火舌一路拉拽,也不十分抗拒。

烈火中温度极高,元力却甚是精纯。楚煌知那‘六道归元鼎’中燃得是地心不灭之火,至浓至烈,经历亿万年沉淀,早凝成一种血琥珀,元力浩大。

当年,归元鼎凿成,夏武王大会群臣,遍询无数英俊睿智之士,绞尽脑汁也难以引燃此火。

夏武无奈问计于大巫,大巫曰:火乃地之宝,血乃人之宝。要引燃血琥珀,需得人间智慧通达之士以精血喂之,凡世间之有情众生莫不沉溺于六道轮回,惟有智慧通达者方能高蹈出世,成就真人。也惟此真人之气血,才能与地火交感,化身大道。

夏武问群臣:当今之世谁是大智慧之真人?

群臣皆曰:王弟仲康。

夏武唏吁道:“生为真人,死为神灵。为大夏万世永宁,朕何惜一弟?”

仲康道:“愿大夏昭昭如日月,臣死不恨也。”

吉日,夏武王列鼎真武大殿之上,素衣白冠,为仲康践行。满朝文武俱服白衣,冠带似雪。大巫亲为前导。仲康作歌曰:风萧萧兮江水寒,王子一去兮不复返。

歌毕,跃鼎而逝,归元鼎红光笼罩,火焰三丈气冲云霄,三日不息。百官皆叹惋。;